设置
书页

第七十一章 小心哦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克拉苏轻轻放下勺子,盘子里已经一粒米饭都没剩下,细细嚼着最后一口炒饭,感受着美味在嘴里扩散的感觉。◢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咽下之后,化作一股暖流,滋养着他已经接近干涸的血肉,似乎有新的生命力在绽放,哪怕只是最后的回光返照,也让他觉得生命变得美好了一些。

  “老板,给我再来一份吧。”克拉苏放下勺子,抬头看着麦格说道,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再来一碗的冲动,但是今天感觉还可以再来一碗。

  “抱歉客人,今天早上的营业时间已经到了,而且是超过三分钟了,客人可以等其他的营业时间再过来吃。”麦格微摇摇头,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九点零三分,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我只要再来一份,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克拉苏看着麦格,摸出了三个龙币轻放在桌上。

  “抱歉,这是餐厅的规矩。”麦格还是摇头,如果换一个老人的话,他或许破例一下就答应了,但是克拉苏的话,他现在巴不得让他早点离开,在他看来,这是个有些危险的人物。

  “父亲……”艾米抬头看着麦格,有点犹豫,她觉得白胡子爷爷看起来也挺可怜的,而且还给了双倍的价格,不过看到麦格的表情,又是把后边的话咽了回去。

  “好,下一份等中午再过来吃。”克拉苏深深看了麦格一眼,确认他并没有期待着他继续提高价格,伸手收起了两个龙币,关于生命之泉的问题他虽然想问,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晚点再提。

  理了理身上的法师袍,稍稍坐直了几分,他看着麦格说道:“老板,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我是克拉苏,一位从洛斯帝国来的十阶魔法师,因为年纪大了,想要收一个弟子来继承我的衣钵。刚刚我感应到这小姑娘身上有奇异的魔法波动,可以让我查探一下她的天赋吗?或许她和我有缘。”

  麦格瞳孔微缩,十阶魔法师,代表着诺兰大陆最强一个阶层的魔法师,整个大陆上的十阶魔法师不超过十五个。

  洛斯帝国的供奉当中也只有四五位,但是当初给出的名单当中应该不包括这位克拉苏才对,但看他现在的神情,就像是在说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并不像说谎。

  “你如果要收艾米为徒的话,是不是打算带她回洛都?”麦格看着克拉苏平静问道。

  “对,法师塔里有许多适合初学者练习的道具,而且在那里有完备的魔法室,可以让学习者更容易亲和魔法,作为我的徒弟,她有资格进入法师塔,那是魔法师心目中的圣地。”克拉苏点点头。

  法师塔在诺兰大陆的大多数魔法师心目中地位崇高,洛都能留住数量恐怖的魔法师,法师塔是重要原因,就算是普通人也应该知道进入法师塔意味着什么,他不担心麦格会拒绝。

  “抱歉,我不想让艾米离开我身边,更不会让她一个人去洛都,所以大概是没有这个缘。”麦格摇头道,没有丝毫犹豫。

  “嗯,我是不会离开父亲大人。”艾米跟着点头道,坐在椅子上,伸出小手抓住了麦格的一根手指。

  “这……”克拉苏愣了一下,他一个十级魔法师,洛斯帝国的供奉,打算测试一下艾米,如果条件符合的话,就可以收她为徒,带她带回洛都法师塔学习魔法。

  这个条件就算是帝都的贵族都会为之疯狂,没想到在这混乱之城的一家小餐厅里,被一个餐厅老板给拒绝了。

  这一路走来,克拉苏看了许多苗子,许多人甚至不需要他亮明身份,便想抢着把自己的儿女送到他手底下,哪怕是当一个魔法师学徒也行。

  而麦格甚至连测试的机会都不打算给他,出现在这种落差让他有点意外,不过还不至于失态,重新微笑着说道:“老板,你在混乱之城,可能对魔法师不太了解,法师塔……”

  “要艾米离开我,这一点就足够了,其他的东西,我并不想多了解。”麦格直接打断了克拉苏的话,看了一眼表,面带礼貌性的笑容道:“抱歉客人,我们还要出门给买点羊奶给小家伙吃,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等下次的营业时间再来吧。”

  “对哦,丑小鸭的肚子都快要饿扁了。”艾米摸着丑小鸭的头跟着点点头,从小口袋里摸出了四个金币放到桌上,然后把那个龙币拿走了,看着克拉苏道:“白胡子爷爷,你那么瘦,吃太多也是浪费了,反正都不会长个子了,还是留着下一顿再吃吧,呐,钱找给你。”

  “……”克拉苏心情有点复杂,要是被别人知道他亮明身份,诚心诚意想要帮这小姑娘进行魔法测试,打算收她为徒,竟然还比不上一只小奶猫要和羊奶重要而被拒绝,估计没几个人会相信吧。

  这一路过来虽然没有收到徒弟,但是几乎人人对他都是尊崇有加,恨不得送钱求他给测试一下。

  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而且看父女俩有点神同步的送客动作神态,根本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

  “好吧,那我下次再来。”收徒第一次被拒绝的克拉苏有点无奈的收起了桌上的金币,拿起魔法杖向着门口走去。

  “小心台阶哦,白胡子爷爷,要是摔倒的话,你可能就爬不起来了。”艾米看着抓着门把的克拉苏说道。

  克拉苏握着门把的手突然一僵,猛然回头看向了小脸上有点担心的艾米,恍然间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精灵少女。

  那时候他扶着法师塔三十二层的窗台上猛烈的咳嗽着,生命将尽,突然一道清脆又带着几分担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小心窗台哦,白胡子大爷,要是掉下去的话,可能会砸死别人的。”

  他回头,是个十六七岁的精灵族的少女,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她的话让他意外又有点想笑,就像面前这个小姑娘一样跳脱而毒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