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七十章 当年那个姑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好,请稍候。◢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麦格点点头,转身向着厨房走去,艾米的回答还是让他挺满意的,至少小姑娘没有听到人家说教她魔法就立马答应了,不过看样子这位魔法师还没有放弃的意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警惕。

  “白胡子爷爷,你是从哪里来的呢?”艾米确定克拉苏不是来卖火柴的,而且身上有钱之后,也就不着急让他走了,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叫克拉苏·艾欧,从洛斯帝国的国都洛都而来,路上走了半年才到混乱之城,那可是一座比混乱之城要大十几倍的大城市。”克拉苏微笑着说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表情和善一些。

  如果让供奉塔的那些人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甚至是有些刻板的克拉苏大人,竟然和一个小姑娘这样和善的说着话,一定会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刚走到厨房门口的麦格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不禁握了一下拳头。

  强大的人类魔法师有一半在洛斯帝国国都洛都,其中最强大的一茬被供奉在皇宫那座三十六层高的辉煌法师塔中,这些人被皇室尊为供奉,所以那座塔又被称作供奉塔。

  当年对他出手的三位魔法师当中,有两位就出自供奉塔,说明这件事是皇室默认的,至少是皇室之中有一部分人授意过的。

  虽然那件事发生之后,帝方震动,国王下令整顿法师塔,从皇室里抓了两只小虾米丢出来当了替罪羊,才将这件事压下。

  而克拉苏的名字,麦格在前身的记忆中有找到,他是帝国王室供奉的魔法师之一,据说年纪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岁,性格孤僻,有些神秘,基本上不踏出法师塔半步,就算洛斯帝国有什么重大活动,他也从来不参加,连国王都拿他没办法。

  而麦格身为骑士,对于魔法师本来就有些看不上眼,更没有见过克拉苏,只是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当年那件事是法师塔里所有的魔法师讨论的结果,还是那两个魔法师被单独授意的行为。

  但不管怎么样,麦格都要让艾米里这个克拉苏远一点,供奉塔的水太深,而且克拉苏作为其中资历最老的魔法师之一,对于当年那件事肯定有所耳闻,他的眼力绝对不能轻视。

  而且看他现在循循善诱的在这里诱导艾米,试图让她对洛都感兴趣,更是让他有点不安,他绝对不会容许艾米离开他的身边,更不会让她去洛都那座暮气沉沉的法师塔。

  心里做了决定,麦格直接进了厨房,开始处理食材做扬州炒饭。

  “走了半年吗?”艾米仰着头认真想了一会。

  就在克拉苏以为她会期待的问洛都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时,艾米叹了口气,看着克拉苏有些语重心长道:“白胡子爷爷,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这么点路就走了半年多,在家里待着多好呢,要是倒在路上的话,别人还要帮你运回去,这样多麻烦呢。”

  克拉苏觉得有口气噎住了自己,差点没喘过来,洛都到混乱之城坐马车的话,每天赶路,差不多二十几天能到。

  但是他这一路走来,目的就是为了找一个好苗子,所以饶了不少远路,沿途去了不少地方,没想到在艾米这里,竟然成了半条腿已经埋进土里的最佳佐证。

  “其实我还会更厉害的魔法的……”克拉苏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点,试图再次靠魔法吸引艾米的注意力。

  “丑小鸭,你想看吗?”艾米低头看着丑小鸭问道。

  丑小鸭看了一眼克拉苏,摇了摇头。

  “我也不想看了。”艾米也跟着耸耸肩道。

  “……”克拉苏第一次觉得原来小孩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骗,或者说这个半精灵小姑娘比想象中的更难搞定一些,毒舌加上思维跳脱,完全不按照套路走。

  就在克拉苏苦思冥想着该怎么让艾米对他感兴趣的时候,麦格端着一份扬州炒饭出来,轻放到他的面前,微笑道:“你的扬州炒饭。”

  “这是?”克拉苏看着面前色彩鲜艳的炒饭,眼睛顿时一亮,就像艾米说的一般,如彩虹一般七彩的颜色,切碎了炒成一盘一般,包裹着金灿灿的鸡蛋的米饭和精湛刀工切出来米粒大小的各种食材,竟是组成了这样一盘精致漂亮的食物。

  扑面而来的蛋香味和各种食材混在一起组成的独特香味,让他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这样浓郁的香味,比起皇宫里那些大厨们做的更加诱人,让已经多年没有什么食欲的克拉苏,有了一种想要尝尝的冲动。

  他伸手拿起了勺子,从中间舀了一勺喂到嘴里,包裹着米饭的鸡蛋竟是如此的香嫩,火腿咬开之后的咸香肉汁溢出,各种食材的味道融合在一起,那种美味让他觉得沉寂已久的味蕾,似乎重新焕发了新生一般,在美味中得到了滋养,重新体验到了美味时什么样的感觉。

  “这是!”不过,在咬开那鸡蛋中包裹着的米饭的时候,克拉苏却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这米饭格外的甘甜爽口,而且带着一股让人舒服的气息,顺着喉咙滋养着身体里的每一处血肉。

  正是这种熟悉的气息,让他感到吃惊和不解,这生命之泉的味道!

  精灵一族的圣泉,当年有个有趣的精灵族姑娘来拜访他的时候,给他带了一小罐生命之泉,那味道让他记忆深刻,也是他这些年续命下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那东西,就算是他,这一生当中也只尝过三次,两次是身为皇室供奉的福利,只是可惜了那个姑娘,多好的一个姑娘啊,遇错了人。

  而且,这份扬州炒饭里的生命之泉的味道是怎么来的?难道这老板在做饭的时候,把生命之泉倒进去一起煮了吗?哪怕只是一滴,那可都是不得了的东西啊。

  克拉苏的手停顿了一会,不过很快又是忍不住舀起一勺喂到嘴里,感受着美味在嘴里扩散的感觉,什么生命之泉,什么回忆烦恼、收徒不顺利,这些东西通通都被他丢到了脑后,这个味道,让人可以暂时放下一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