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找情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军队一连行进了三天,这才到了上艾城旁。

  上艾与其说是靠近太行山,不如说就是在太行山上,几十年前上艾还属于冀州常山国,划归到并州晋阳郡也不过是这些年的事。

  并州下辖的郡县有个特点,在中间盆地上的就是富庶的大城,靠近山脉的就是贫穷的小城。

  上艾城就是个例外,这座山里的县城是一座相当繁华的大城,不然也不可能挡住那些不要命的赤眉军的猛攻。

  之所以变成大城,得益于驰道,从晋阳一路向东过上艾城,就能直接沿着驰道穿过太行山到达常山国的井径县,这就算到了冀州了,千里平原就在眼前。

  天下往来的商队少不了要走这条驰道,并州和冀州、青州、幽州、兖州甚至徐州、扬州,都要靠着这条驰道。

  有这么方便的地利,上艾这座山城想不富庶都难。

  大军到来,上艾县的县令、县城、县尉早早的就出城十里迎接。

  大军没有进城,上艾城虽然大,但一下子塞进两千多人和上千匹马还是会对本来的秩序有影响。

  萧千将带着人就开始在城外扎营,张司马则带着一队骑兵去了县令那边,似乎有什么要交接。

  吕布这几天也得到了军中的命令,因为贼人已经躲进深山,大军就在上艾城外驻扎,等待下一步命令。

  扎完营吕布这些学子就等于是放了假,他们没有军务,也不需要一直待在军中,当然这也是张司马故意的,与其让一群纨绔子弟在军中当祸害不如放他们去上艾城中转悠,也省得自己麻烦。

  “张辽,要不要去城里转转?”

  吕布这几天也在军营里也没什么事干,除了赶路就是扎营休息,张司马似乎很不想见他们这些学子,每次都是派传令兵过来传话。

  今天反正也没事不如去上艾城里转转,穿上一身常服,带着高顺一起去上艾城里,也可以顺便买些补给。

  “好啊,这几天在军队里也待烦了,早知道这么无聊我也不来了。”

  张辽对于这次军营体验很不满,军队里的事务都不让他插手,行军打仗这些事他也没见着。

  “看你那样子,真让你去了你又能说什么?问你怎么打仗你会吗?”

  吕布这几天没少听张辽的唠叨,这家伙估计快憋疯了,现在要是路边跳出个劫道的小贼,张辽非得笑着削那家伙一百刀不可。

  “我不会可以学啊,这中军大帐商议军事都不让我去,那我们来干什么?真就是来看看的?”

  张辽在马背上四处观望着,很想找到不久前赤眉军留下的蛛丝马迹。

  “别找了,赤眉军都走了半个月了,这官道总少不了人走吧,怎么可能有线索留给你看?”吕布根本不指望路上能留下什么。

  “那张司马肯定是去找县令问赤眉军的情报了,那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能找到那些人?”

  张辽突然想到今天张司马去找县令的事。

  “这个你也别指望了,要是县令有赤眉军的情报早就快马报告给张司马了,怎么可能等人来了再报告?你还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

  吕布又是一盆冷水泼在高顺头上,浇灭了他上战场的激情。

  “持久战?多久?”张辽有气无力的问。

  “如果第一场雪下下来之前无法剿灭赤眉军,那今年就没指望了,只能等明年开春。”

  “第一场雪?那不是没多久了?最多再过一个半月,雪就会下下来了。”

  张辽一脸失望,他不明白想上战场怎么就这么难。

  他不笨,吕布说到下雪他就明白了,雪一下,大军的粮草运输就会变困难,赤眉军又藏在深山里,大雪封山,赤眉军不出来就拿他们没办法。

  “别失望了,你不是想找情报吗?我带你去找点。”吕布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饭馆,一拉赤兔的缰绳就过去了。

  “有什么情报?”一听吕布的话,张辽来了兴趣,拍了一下身下的马匹,跟上了吕布。

  小饭馆很小,只有一个厨房和一个草棚子,几副供人坐的胡床和吃饭的桌子,小饭馆就开在上艾城外几里的地方,今天的生意似乎不怎么好,小饭馆也没一个客人,掌柜和伙计都无精打采的坐在铺子里。

  “有人没有!”

  走到小饭馆跟前,掌柜的和伙计还在打瞌睡,没意识到客人来了,张辽本来就有火气,这会儿就已经准备抡鞭子抽人了。

  “两位公子里面请,里面请。”伙计被张辽一吼也醒了过来,看见两个衣着华贵的公子,知道有大客户了,连忙笑着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伙计这么识相,张辽的鞭子也没处抡了。

  马匹在旁边有专门的地方栓和喂,吕布没有把赤兔栓过去,而是牵在手里。

  伙计以为吕布等着他服侍,伸手就想去接过赤兔的缰绳,帮吕布栓马。

  还没碰到缰绳,伙计就被赤兔喷了一脸白吐沫。

  “谁让你牵缰绳的,去,准话一桌好菜。”张辽瞪了一眼伙计,自己没法发火,赤兔这算是帮了自己了。他也算是知道赤兔脾气的,一个伙计也敢牵赤兔的缰绳。

  吕布拿了几个钱扔给伙计,“再拿一大盆新鲜的豆腐,加点盐端过来,这是赏你的。”

  伙计拿布巾子擦了擦脸,笑着看着赏钱,也不生气,笑着就跑回厨房去了。

  “两位公子一路辛苦啦,喝点水吧。”

  掌柜的笑着端来一壶水和几个陶碗,就给吕布张辽倒了两碗水。

  高顺和张辽家的护卫栓完马也走了过来。

  吕布对着高顺指了指一旁的的胡床,示意他坐下。

  高顺也不说什么,直接就坐下了,吕布吩咐的,他都会照做。

  张辽家的护卫就没这胆子了,和公子同坐他们是不敢的。

  “掌柜的,你这店里生意好像不怎么样啊,不会是饭食不好吃吧。”

  吕布看了看空荡荡的小店问掌柜的。

  “公子,您误会了啊,我这小店的饭食那是上艾县出了名的好吃,来往的客商都会上我这来吃上一顿才赶路,平时都是座无虚席,很多时候我还得在外面在摆上好几副胡床和桌子。”

  掌柜的连忙解释,这要是让眼前这两位贵公子误会了,直接离开,今天就又得赔本了。从刚才打赏伙计就可以看出,眼前这两位绝对是出手阔绰的有钱公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