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小姑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三爷爷,您应该看过了关于这吕布的情报吧。”小姑娘将身前矮几上的一卷竹简摊开,上面写满了关于吕布的事迹,虽然不算详细,但也把吕布的大概情况都写清楚了。

  “如果只从这份情报上看,这吕公子确实是一代人杰,可是北地地处偏僻,这情报多是道听途说,可信度不高。”

  老者摇着头,对于竹简上的情报他并不全信,这世上的事一旦是传出来的,可信度就非常低。

  “三爷爷是说仙人转世?还是龙王传说?”

  小姑娘又打开一卷竹简。

  “可是十二年前九原确实出现过霞光,里面还有仙人,这事当初五原郡好几个县都看见了,当时还惊动了边军和州府,当年的刺史亲自上书朝廷,天子在洛阳城北祭拜。”

  “还有这龙王的传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和龙王有关,但那水车确实是有的,听说确实很神奇,借用大河之力就能带动水车日夜灌溉。”

  “最近还听说,吕家附近出现了奇怪的风车,借用风力就能磨面粉,速度比畜力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说完小姑娘还津津有味的看着那竹简,“还有前几天,他在官学校场,那一弓三箭的技艺也是骗不了人的。”

  “小姐,这些也不算奇事,早年老奴随着商队去西域时,在大草原上也曾见过那霞光与仙山,当时老奴也以为是仙人要降世,可时间一长也就不奇怪了,大漠、草原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景象,那吕布出生时的霞光和仙人也不过是巧合而已。”

  “再说那水车和风车,不过是些木匠技巧,和车船一样,没什么可稀奇的。”

  “至于一弓三箭的技艺确实有些意思,如此年轻就能有这本事,看来是个弓马奇才,不过他是李彦的弟子这就不怎么奇怪了,这李彦天下第一戟的名头确实是货真价实的。”

  老者看着小姑娘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很想打消小姐对吕布的好奇,这番话也有故意贬低吕布的意思。

  仅仅半个时辰,他就已经看出了吕布的不凡,不是那些神和龙王的传说,而是吕布那独特的眼光,十二岁的少年人,进了一个陌生的店铺,那份随意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吕布不是百宝楼的熟客,也不是阅历丰富的成年人,在自己说出了百宝楼势力之后,他竟然完全不在意。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要么是二愣子,什么都不懂,但吕布明显不是,那就只能是真的没把百宝楼放在眼里。

  吕家再怎么发展,几十年里也不过能成为并州有数的大富商,怎么能比得上百宝楼这种势力遍布天下的累世巨商?

  但老者从吕布的身上分明感觉出了那种气势,没把百宝楼放在眼里的气势。

  他很害怕小姐会被吕布这神秘的俊俏少年迷住了,小姐天资聪慧,是家族百年难出的经商奇才,也是家族未来的希望。这些身份决定了小姐的婚事不能由小姐做主,如果出了什么岔子,他就是家族的罪人。

  他现在很后悔前几天为什么要带着小姐去官学看考校,让吕布这小子进入小姐的眼里。

  “三爷爷,我知道您是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这家伙有些奇怪罢了,难得遇到一个有趣的家伙,看来这晋阳我是来对了,本来以为晋阳会很无趣的,没想到比洛阳有趣多了!”

  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铺了一桌子的竹简。

  “让手下仔细收集吕布的情报,我要好好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一般有趣。”

  “诺。”

  老者躬身领命,虽然他很不想小姐在想吕布的事,但小姐的命令他是必须服从的。

  看着一脸担心的老者,小姑娘噗嗤笑着说,“三爷爷,您是怕我看上那家伙了?”

  “小姐恕罪,老奴不敢。”老者一下子跪倒在地。

  小姑娘连忙从矮几后走下来,扶起老者说,“三爷爷,我对那吕布感兴趣也是因为家里的生意,这杜康仙酒的生意可不容小视,只要经营好了,富甲天下也是轻而易举。”

  “小姐,这吕家生意做得再大有哪里能比得上咱们家?”老者不解的看着自家小姐,目前看来,吕家虽然赚钱很暴利,但和自己家比还不值一提。

  “三爷爷,我感兴趣的是这杜康仙酒的经营方式,您看看。”

  小姑娘拿过一卷竹简摊开,“从杜康仙酒在晋阳出现,就分了好几个等级,后续由于供不应求,又微微涨价,但直到这吕布来到晋阳,杜康仙酒开始用白瓷瓶装,酒没有变,但加上了这白瓷瓶的包装,一下子价格就翻了两倍半,就这样,有了白瓷瓶的杜康仙酒卖得更加火热,听说订单已经排到两个月以后了。”

  “小姐您的意思是?”老者看着竹简上的情报。

  “这一切都是那小子策划的,今天他的表现您也看到了,这家伙带着家里的部曲,俨然一副家主的模样,丝毫不扭捏,这可不是临时装得出来的,他平时在家里就能做任何决定。”

  小姑娘眯着眼睛回想着吕布今天的表现,那份随意让她很感兴趣,没想到天下竟然有这么有趣的同龄人,聪明人是孤独的,从小就比同龄人聪明的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手,她很想看看她和吕布谁的手段会高一些。

  看着小姐那一脸古怪的微笑,老者低着头不敢看,小姐上次有这种表情的时候差点把蜀中的商人给逼疯了,这次吕家那位公子肯定要倒霉了。

  “小姐是想要那杜康仙酒的秘方?”老者小声的问。

  “要那秘方做什么,酒我又不喜欢喝,我感兴趣的是这个。”

  小姑娘把手里的白瓷杯子往地上一扔,一声脆响,白瓷杯子成了碎片。

  “小姐您这是?”老者一脸不解的看着小姑娘,他不在乎这两千多钱的杯子,只是害怕小姐不高兴。

  小姑娘蹲下身子准备去捡那些碎瓷片。

  “小姐,小心手。”老者连忙弯腰捡起那些瓷片。

  “三爷爷,您看这个。”小姑娘拿着一块最大的瓷片,指着瓷片碎裂处给老者看。

  “这些看起来精美异常的瓷器,和陶器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东西烧出来是白色的,并且有了一层白色的釉,这才会这么漂亮。”

  “小姐的意思是?”老者也捡起一块瓷片看着。

  “这东西就是泥土烧出来的,一个陶杯不过两钱,他这个瓷杯就敢卖两千钱,价格直接翻了一千倍。”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