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八十七章 询问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经历了一天是非的墨画想早点睡,但睡不着。想了下,还是到识海中,在石碑上练习了一晚上阵法。

  画阵法的时候,心无旁骛,心情也更容易平静下来。

  第二日,张澜就找到了墨画。

  他坐在食肆角落的一个八仙桌上,桌上摆着几盘下酒菜,还有一壶酒。

  张澜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看着墨画道:“说吧,昨天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张澜撇了撇嘴,“别给我装傻,钱兴的事。”

  “他欺负我,然后大柱哥他们帮忙,就打起来了,然后你们就来了。”墨画避重就轻地道。

  事情经过都有,关键内容一点都没,张澜忍不住道:

  “别给我打马虎眼,那个阵法,是你用的吧。”

  墨画吃了一惊,“张叔叔,你都看到了?”

  “没看到,”张澜喝了口酒,“要是看到了,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么胡来。”

  墨画疑惑道:“那你怎么知道用的是阵法,而不是法术呢?”

  地火阵炸过后,灵纸成了飞灰,除了亲眼看到,不然应该没人知道是墨画用阵法伤的钱兴。

  “雨过留痕,雁过留声,修士做任何事,都会留下痕迹。你看不出,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出。”

  “都有哪些痕迹呢?”墨画虚心请教。

  “阵法用的纸,焚烧后留有余烬,与其他事物焚烧后的灰烬不同。阵法爆炸后,残留的灵力气息也很容易分辨,如果懂行的,甚至能看出你用的哪种阵法。再加上炼气期能用的法术不多,除了法术,也就只有符箓和阵法有这等威力。符箓昂贵,而且更容易辨识,这么一想就只有阵法了……”张澜说起这种事情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原来如此,”墨画恍然大悟,“那这些痕迹要如何抹掉呢?”

  “灵纸的灰烬遇风则散,遇水则融,或者直接用其他阵媒画阵法,就不会残留余烬;阵法爆炸后残留的灵力气息,可以人为混淆,不过也不打紧,正常修士根本分辨不出阵法和修士的灵力区别,还有就是……”

  张澜说着说着,发觉不对了,自己好像是在教墨画做坏事后“毁尸灭迹”一样……

  “还有什么?”墨画正听得津津有味。

  张澜咳嗽了一声,“这些不关键,你就说吧,是不是你炸伤了钱兴。”

  “不是。”墨画又不傻,怎么可能认,平白惹麻烦。

  张澜一脸不信。

  “张叔叔,你想啊,我才炼气四层,怎么可能画出威力这么大的阵法?”

  “嗯,这个借口不错。”张澜敷衍地点了点头。

  “是吧,”墨画刚说完,就反应过来了,纠正道:“这是事实,不是借口!”

  张澜好笑道:“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就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又不会真的把你送到道廷司审问。”

  “你们道廷司难道不管吗?”

  “道廷司管,也不可能不分是非,莫非在你眼里,道廷司都是跟世家宗族他们沆瀣一气的么?”

  “是的。”墨画诚实地点了点头。

  道廷司和世家,不沆瀣一气才奇怪吧。

  张澜呛了一口酒,想了想也举不出什么例子去否定,只好自证清白:“好吧,的确有沆瀣一气的,但至少我不是,这总行了吧。”

  墨画有点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悄悄道:“张大叔,你是不是受排挤了,所以他们不带你玩?”

  张澜脑袋有点疼,心也有点累,刚想辩解,才突然察觉,话题被这小子不知道扯到哪里去了,他想问的事还没问完。

  张澜瞪了墨画一眼:“别绕关子,跟你说钱兴的事。”

  “哦。”墨画乖巧地坐着,反正他什么也不会说的。

  不过这件事,两人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明说而已。

  张澜也不想追究,便道:“你才炼气四层的修为,的确画不出这种阵法,所以伤钱兴的人,肯定不是你。”

  “那可能是谁呢?”墨画试探着问道。

  张澜挑了挑眉道:“钱兴作威作福,肯定得罪了很多人,这次他当街闹事,有修士趁机暗中下手偷袭,至于下手的具体是谁,就要花时间查查了……”

  墨画佩服不已,能进道廷司的果然都是人才,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自己也要多学学。

  “张典司辛苦了,这顿饭,我请了!”墨画拍了拍胸口,大方地道。

  “哦?”张澜逗趣道,“既然如此,那再来两盘牛肉,两壶美酒!”

  墨画有点为难:“小本买卖,差不多得了。”

  张澜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对了,你和钱兴有过节?他为何特意为难你?”张澜突然想起,开口问道。

  墨画想了想,道:“没什么过节,他让我替他办件事,我没答应,他就恼羞成怒了。”

  “就这样?”

  “嗯。”墨画点了点头,“他说要杀了我,还要把我丢到山里,让妖兽一口一口地吃了,这样道廷司也查不到他……”

  “他妈的!”张澜气得一拍桌子,其他食客都循声看来,张澜只好咳嗽了一声,掩饰道:“好酒!”

  墨画忍不住道:“你把我们家桌子拍坏了。”

  桌子被张澜拍过,多了几条裂缝。

  张澜平日会收敛自己的血气和灵力,此时一时生气,所以用了点力。

  “记账,从我的灵石里扣。”张澜讪讪道。

  墨画也就随口说说,然后问了一个自己很疑惑的问题:

  “张叔叔,钱兴,不会真的杀过人吧……”

  墨画长这么大,所见的修士,大多都是为生计奔波,即便有厮杀,也是和妖兽,修士之间,很少有互相杀害的情形。

  所以当时钱兴一言不合就想下死手,墨画还是很吃惊的,而且钱兴说杀人时轻描淡写的样子,还有把人吊在山里,让妖兽一口一口吃掉这种事,如果不是真做过,大概不会说得怎么笃定。

  这也是墨画第一次亲身体会到藏于平凡日常之下的险恶和莫测。

  张澜的神情也渐渐凝重起来,“不是没有可能……”

  “道廷司不管么?”

  “有人报案,道廷司才会管,有了线索,道廷司才会查,证据确凿,道廷司才会定罪。否则要么根本无法插手,要么即便插手,也没有结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那钱兴做的事,估计都是会不了了之了……

  好多人喷我啊……

  这段剧情也没那么差吧……

  类似日常放学回家,突然就被校霸带人堵了,明显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放过你,所以主角也不太想废话。

  主角的阵法水平与同龄人相比已经很强了,他虽然不会主动惹事,但也不代表他会怕事。

  主角解决了自己的问题,打赢了,后面的事自然有大人出手解决。

  猎妖师内部是团结的,而且护短,每天跟妖兽厮杀,也都有血性,自然不可能看着猎妖师的孩子被欺负。

  不光是主角,放到其他孩子身上也是一样的。

  何况主角的人脉已经很广了,炼丹师、炼器师、道廷司、他爹在猎妖师里也是能说上话的,还有雪姨和庄先生这种高人。

  这种情况下,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他为什么要忍着。

  没能力的时候忍是谨慎,有能力还忍不就是窝囊了么……

  另外,虽然有好多人喷,但首订和追订其实还行,至少对一个新人来说还算不错了,也在预期之内。

  就说到这吧,之后我就专心码字了,评论也会少看点了,被喷多了真的一个字都不想写……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十更吧。

  米读手机版:

点此报错  请:wap.ishuquge.net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