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七十七章 大商说书人求首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同福茶馆。

  乃是朝歌七日前新开的一家茶馆。

  茶馆位于朝歌最繁华的地界。

  茶馆一开,里面竟有一俊俏男儿,手持横木,站在方桌之前,说那天下大事!

  自称大商说书人!

  但在座的所有人都认识他。

  这张脸在朝歌太有辨识度了,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正是那闻仲独子,威名赫赫的小阁老闻天!

  堂堂古往今来第一位相国的独子,竟然开了家茶馆,给朝歌民众说书,当真是闻所未闻,前所未见!

  一时间,朝歌全城空巷,把同福茶馆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此时,闻天话音落下。

  台下议论纷纷。

  突然听到惊堂一拍。

  中年男子卖了个关子,道:

  “大王说,他若算准了,坐实他能提前得知叛军南下,岂可饶他!”

  看官齐齐说道:“大王所言极是。”

  “只不过……如此一来,这姬昌怎么算都是个死啊。”

  “他若算自己能活,大王定然杀了他。他若算自己会死,大王就如他所愿。”

  “左右都是个死,这姬昌又如何活命?”

  闻天手持横木,他开口道:

  “姬昌闻言,那是惊魂甫定,心惊胆战啊。最后他灵机一动,说了一句话。他说:他命中注定,比大王早死一日。”

  众人纷纷瞪大双眼,一阵错愕,有人奇道:

  “妙哉,非是老奸巨猾,说不出这等话来。”

  “是也!”

  “此人也是胆识不凡,一句话便破了大王的死局。”

  “比大王早死一日!大王若要信守诺言,岂不是要护着他,让他长命百岁?”

  闻天嗤笑一声,道:

  “狗屁的见识不凡,不过是取巧罢了。”

  “大王本就不想杀他,不然有的是办法,让他生不如死。”

  “若是我,遇到这种奸猾之徒,先砍了他的四肢,再放到瓮里当摆设,好好养着他。”

  “不死?”

  “不死就不能治你了?”

  “嘶……”

  众人看着台上这位风度翩翩的小阁老,惊得浑身发冷。

  此人气质不凡,竟然有如此歹毒之心!

  闻天丝毫不管众人的视线,神色一变,又是一拍惊横木,接着说道:

  “说完这姬昌,再说那西岐城!”

  “如今西岐大军,还在骑马赶回的路上!”

  “但那二十万叛军,已经围城七日,攻城三次,西岐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说完,闻天突然顿了顿,不再说话,顿时引起看官的强烈不满。

  “怎么停了!”

  “然后呢!叛军打进去了吗?”

  “西岐究竟守住了没有?”

  闻天笑了笑,喝了口水,道:

  “大家别急,且听本公子道来!”

  “且说那叛军攻城三次,西岐城守军死伤无数,连西岐子民都要上城墙守城。”

  “就在此刻!”

  “一位雍华端庄的中年妇人,从西岐王宫现身,只身一人出了西岐王城!”

  “她要一人闯军营,退那二十万叛军!”

  中年男子此话一出,宛若石破天惊,酒馆里顿时炸开锅来!

  西岐竟然有这种巾帼英雄!

  谁知所有人正听得兴奋无比,闻天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值此关键时刻。

  闻天竟然又停了下来,高深莫测一笑。

  顿时,台下爆发出轰天的骂声。

  “卧槽!别停!”

  “你是不是人啊!”

  “继续,继续,继续!!!”

  “日欧……我恨不得打死你这个断章狗!”

  “断章卡文不得好死啊!”

  “有朝一日刀在手,杀尽天下断章狗!”

  同福茶馆之中,国骂四起,有人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打人。

  “我让你台上无大小!老夫我给你台下立新坟!”

  闻天饱经风雨,闯荡朝歌勾栏几十年,还未曾见过这等阵仗,吓得一跳。

  他指着撸袖子打人的老头正要大骂,一眼看去竟然是商容老丞相!

  闻天一头黑线。

  老丞相你来凑什么热闹。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一边坐着一位身材魁梧的熟人。

  不是别人,正是司神监新任少监正恶来,

  “恶来老兄!保护我……”

  “保护你?”

  恶来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我都想打死你。”

  闻天:……

  大王啊!

  这说书人,不好当啊。

  闻天看着台下汹涌的民意,脸色惨白,却又不敢说,因为剧本上的时间还没到。

  没错。

  他的卡文断章,都是按照台上的剧本所演。

  七日前,大王召他入宫,随后将他单独留了下来,给了他一道密旨。

  密旨内容便让他是在这朝歌,开一家茶肆,当一位大商说书人。

  大商说书人的任务很简单。

  每天按照剧本说尽天下大事,平日里再加一些古书奇谭,吸引客人。

  “大商说书人,不是一个人,他将会是一群人。一群走遍天下,说尽天上人间的浪子。”

  “孤只给你半年时间,半年孤要看到这人间境内,每一方重镇,都有一位大商说书人。”

  “你就是说书人的祖宗。”

  “当然,你若是干得不好,孤也不会罚你。那西城林麻子家的七个闺女,可看上你的身子很久了。”

  闻天脑海里,还浮现着子受如沐春风的笑容,以及林麻子家七个闺女的身影。

  想到这里,闻天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掉满地。

  “大王……你就是个魔鬼!”

  闻天自诩:世间如他这般人,没有女人配进门。

  若真的把七位林妹妹嫁给他!

  “老子宁愿死!”

  闻天咬咬牙,一拍惊堂木!

  “肃静!”

  “现在进入布告时间!”

  “本人……将收学徒十人!”

  “啪!!”

  台下一只木屐扔了上来。

  “布你母也!快继续说!”

  “祸不及家人,竟然骂我娘!”

  闻天大怒,正待破口大骂,却见来人是他亲爹。

  与此同时。

  西岐城。

  王城中的青石大街。

  一位雍容大雅的中年妇人,穿着华丽的宫装,款款玉步,从西岐王宫中走出。

  “王妃,外面是二十万杀人不眨眼的叛军啊!”

  “您不能中他们奸计,出去送死啊。”

  中年妇人身后,跪着一群朝臣侍卫和宫娥,他们哭泣不已,却不敢拦。

  中年妇人英姿不凡,手中一柄长剑,鲜血淋淋。

  有人拦她,已经被一剑斩了。

  她身旁,一位年仅十岁的西岐世子,手中拿着一份议和文书,静静站在她身后,低着头不敢说话。

  中年妇人淡淡道:“议和文书有言,本宫可不去叛军大营,只在城前和议。本宫身后,站着西岐将士。你们,不必担心。”

  众人嚎啕大哭。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