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六十九章 千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漫天仙神都惊呆了,怔怔看着身披金甲的孔宣,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那天地间第一只孔雀吗?”

  “不愧是元凤遗腹子,连圣人都敢骂……这等傲气,洪荒独一份。”

  “不……不仅仅是胆大,他真的接住了圣人一击。”

  “不成圣人,均为蝼蚁。他竟然和圣人针锋相对……”

  “人王何德何能,让孔宣甘为麾下!”

  “据说孔宣是为了人族气运,为了最后一个成圣的契机……”

  漫天仙神窃窃私语。

  准提闻言脸色阴沉,心中怒火燃烧,他正在思量是否要下杀手,万丈法身突然突然一震!!!

  此时此刻!

  一道冻彻元神的杀戮气机,从无数道时空长河里骤然涌现。

  须臾之间,遍布洪荒大地!

  紧接着。

  一剑自天外而来,瞬息而至,斩在加持神杵之上。

  铛!!!!

  一道让人灵魂惊悸的声音响起。

  加持神杵哀鸣一声,倒飞进准提手中!

  这件西方至宝上,竟然被斩出一道裂纹!

  三十三外天外。

  三柄仙剑腾空而起,破开时空长河。。

  每一柄剑都缠绕着符文无数,剑光如同星河倒挂,把加持神杵上的梵音金光绞得粉碎。

  下一刻,无量剑气汹涌而起!

  三柄仙剑陆续从九天纵横飞驰而来,带着荡涤虚空寰宇的剑势,将接引、准提周遭天地封禁在内!!

  四剑齐至!

  空间封禁!

  这一刻!

  诸天仙神,九幽鬼怪,都齐齐看向人间!

  眼中,纷纷露出惊骇之色!

  “西方二圣”

  “通天圣人的诛仙剑阵!!”

  这一刻,一道淡漠的声音从禹余仙境传来。

  “贫道有言在先。”

  “尔等圣人若要出手,先问一问贫道手中,这诛戮陷绝四把剑。”

  “二位道友,当贫道在此嚼舌吗?”

  话音落下。

  一位俊美的青年脚踏时空长河至,周身不沾因果!

  在他脚下,一道笼罩九天寰宇的阵图凭空生出,将半个洪荒笼罩在内。

  “哞!!”

  这时,一声牛叫从无尽遥远之处传来,让紧张的气氛突然消散。

  “大老爷,等等俺!”

  “您就不能骑俺老牛一回,让俺威风一场!”

  诸天仙神哑然无语的视线里,一头通体乌黑的独脚奎牛,踏空而来。

  奎牛脚下风雷生起,周围雾霭阵阵,鼻孔中喷着百丈白烟!

  通天脚下诛仙阵图盘旋不止,他淡淡一笑。

  “让你威风了,本尊怎么威风。”

  奎牛:……

  通天说罢,一脚踏出,诛仙阵图随之一转。

  诛戮陷绝四剑齐至!

  周遭天地空间封禁!

  接引和准提均是骇然失色,想都没想,立刻显出万丈法身!

  准提手持七宝妙树,亿万丈佛光仿佛能刷落万物,他脚踩十二品净世白莲,面露疾苦之相。

  接引手持青莲宝色旗,万朵仙花飘洒人间,他脚踩十二品功德金莲,面带悲天悯人之相。

  两座圣人法相各现十八手,手持西方至宝,警惕的看着溜溜直转的诛仙四剑!

  这一刻,一道仙光从大罗天照耀而下!

  一方太极图盘旋在人间之上,将人间罩住,免受剑气波及。

  同时一道法旨从紫霄宫落到了人间。

  “人间气运仍在,尔等要打去混沌打。”

  接引、准提赶紧冲三十三外天道了一声是。

  随即,他们转过身,冷冷盯着通天。

  “通天!”

  “孔宣斩我西方教徒,本尊还不能教训一头孽畜了?”

  “你为何要拦贫道。”

  通天淡淡看着准提,冷笑不止。

  “一头孽畜?”

  “是谁刚才说,披毛戴甲之徒,湿生卵化之辈,不配修行大道。”

  “你这是骂我截教万仙吗?”

  准提哑然无语。

  他心里的确这么想。

  但想归想,承认是绝对不能承认。

  准提冷冷一笑,道:“道友何必往自己身上揽。吾岂敢小视截教万仙……”

  通天冷笑,周身诛仙四剑转不停,淡淡说:

  “废话少说,打还是不打?”

  “不打就滚回西土,别再让我见你欺负晚辈。”

  “要打就混沌一战,贫道一人打你们两个。”

  “你!!”

  接引准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最终收敛了怒意,脸上挂起笑容。

  “通天师兄误会了。”

  “师弟此来,只是为了保我西方教众,并无他意。”

  通天撇了撇嘴,道:“不打啊,那就快滚。”

  接引准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师兄着相了。”

  “伱我为天道圣人,岂能轻言打打杀杀。”

  “如今封神将至,师兄还是莫要陷得太深。”

  接引准提说完,坐下十二品莲台腾空而起,飞往三十三外天去了。

  两位圣人一走,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无穷的怒火在极乐世界涌现,亿万颗星辰在雷音古刹之上坠落!

  “通天!”

  “欺人太甚!”

  “封神将至,贫道且忍你一忍!”

  “汝那截教万仙,早晚是我西土向有缘之人。”

  “到时你截教气运崩塌,休怪贫道落井下石。”

  西方二圣说罢,目光看向白莲童子。

  接引喃喃自语:

  “白莲体内佛印消失,他对吾十分陌生,毫无敬畏之心,似乎被禁锢了元神。”

  准提沉声道:

  “帝辛的轮回权柄,一定要查清楚!”

  “天数可以遮掩,现实却不可遮掩!”

  “你我推算不出,便让弟子去人间走一遭,查個清楚!”

  二人话音落下,遁入了雷音古刹之中。

  “见过圣人。”

  古刹里西方教众纷纷行礼。

  其中弥勒道人元神萎靡,浑身剑伤无数,五行之气在体内肆虐,一道道人间气运缠绕着伤痕累累的元神。

  口中不断呢喃:“帝辛断我机缘,截我道果,断我机缘,截我道果……”

  准提叹息一声,大袖一挥,一道金光笼罩住弥勒。

  下一刻,弥勒身上伤势痊愈,眼中萎靡消失,只剩人间气运如附骨之疽,让他道行在不断的跌落。

  他脸色难看至极,心中全是惊惧。

  人间气运太过恐怖。

  自他在人间出手,至今不过一刻钟。

  修为竟然跌了上万年。

  他甚至能感应到,已经斩却数万年的本我,正在归来!

  本我归来,他将直接跌落成二尸准圣,万万年斩尸的修行毁于一旦。

  弥勒站起身,对着接引准提行一西方礼数。

  “谢圣人疗伤,还请圣人除去弟子体内的人间气运。”

  准提点了点头,道:

  “吾等先闭关炼化人间气运,否则任由修为跌落,不堪设想。”

  “封神之事此后再议。”

  “这一次朝歌横生意外,让吾等算计落空。”

  “看来,重新计较了。”

  说罢,他目光看向北海。

  “姬昌,莫要让本尊失望!”

  准提话音落下,高声说道:

  “诸位道友助我!”

  雷音古刹内,顿时金光绽放!

  准提和弥勒坐在正中,上百道金光落在二人身上,不断磨灭着他们体内的人间气运。

  人间。

  接引准提走后,通天收回了诛仙四剑。

  诸天仙神看架打不起来了,纷纷散去,各回各的洞天福地。

  还有些爱好八卦之徒,驾云前往三山五岳寻找一起修道的道友。

  一杯杯鲜酒入肚,大谈今朝之圣战!

  通天站在人间之上,目光看向朝歌,嘴角微微上扬。

  “千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有意思。”

  “不过贫道这柄剑,磨了何止千年万年。你说这天地间,有人配得上它吗?”

  说罢,他视线从白莲童子身上一扫而过,若有所思,一步跨过亿万里时空!

  “哞!!?”

  朝歌。

  一头雾水的奎牛还没来得及发牢骚,就见一张大手从三十三万天回首抓了过来!

  这只大手一把抓住了奎牛的尾巴,直接拖进了上清天。

  半空中。

  顿时传出奎牛的惨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