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五十七章 敢问大王,是何处重镇?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东海。

  九湾河尽头。

  九曲十八弯的滔天河水在此奔流入海。

  在九湾河入海口和东海的交汇之处,矗立着一座巍峨的重镇。

  这里正是东海第一雄关,陈塘关。

  此时,陈塘关总兵李靖,正满面愁容的坐在院中亭下和一位身着便服的中年男子对饮。

  突然间。

  中间男子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打了喷嚏,还未来得及咽下去的酒水和菜叶,全部喷了李靖一脸。

  “卧槽……”

  “李总兵见谅见谅,老杜好像有些着凉了。”

  李靖如行尸走肉一样将脸上的酒水抹干净,摆了摆手道:

  “杜太师不必在意,这海边海风微凉,的确容易受风寒。”

  “只是,本官听你刚才那句卧槽,颇有感触。不知为何,很想说上几句……”

  “哎,本官夫人已经怀胎十一月了,迟迟没有分娩的迹象。”

  “她甚至没有一点不适,平日还在舞刀弄剑,时不时拉着本官较量一番。”

  “若非本官练得一手空手接白刃的功夫,怕是早已遍体鳞伤了。”

  “本官真是……卧槽……”

  杜元铣深以为然。

  “这句口话儿,本官是从大王那里听来。”

  “当时,大王突然让我隐姓埋名,组建暗网,一时深有感触,就学了过来。”

  说完,他举起酒,敬了李靖一杯,道:

  “李总兵,怀胎十一月者虽少,却也不是没有,你不必太介意。三皇五帝时期,怀孕三年者也有之。”

  “只要夫人身体康健,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难道,能生出来一个妖怪?”

  李靖闻言连连点头,顿时觉得胸中郁结散去,他端起酒,一饮而尽,感激涕零道:“下官,多谢杜大人开导!”

  二人哈哈大笑,痛饮几杯!

  杜元铣见李靖心情平复,收敛了神色,突然沉声道:

  “东海龙宫,李总兵已经走一趟了?”

  李靖点了点头,道:“不错。当日,大王试探着发了第一封封神诏书,下官就去了那东海龙宫,找那敖广一叙。”

  杜元铣目光闪烁,问道:“那位东海龙王怎么说?”

  李靖饮尽杯中酒,舒了胸中之气,缓缓道:

  “东海龙王言这无量四海,何时归人王管了?”

  杜元铣目光中闪过一道寒意,冷笑道:

  “哼,东海龙王的态度,大王早已经猜到了。”

  “堂堂四海霸主,怎么会轻易向人间低头。”

  杜元铣痛饮一杯酒,骂道: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竟然还如此幼稚,真以为依附天庭,就安然无恙了。”

  “三教的弟子,就算杀了他儿子,他连个龙屁也不敢放。”

  李靖哑口无言,觉得这位同僚说的语言虽然粗鄙,但句句真实,让人无法反驳。

  杜元铣一边倒酒,一边问道:“管不管得到四海,先不说。他的龙王庙,还在陈塘关吧。”

  李靖点了点头,道:“龙王说他领了昊天法旨,不再庇佑人间,不过这龙王庙他也不会拆。”

  杜元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完,他一把捏碎手中酒杯,道:

  “大王早就说过,何为一個真正的帝国。”

  “真正的泱泱大国,不仅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是你视线所及,均是吾国之领域!”

  “吾等国人的脚步,能走到何处,何处就是大商!”

  “这才是大王心中的国度!”

  “这头老龙想两头吃饱,也不看他有没有这个命了。”

  “视线所及,均是吾国之领域!”

  李靖听的心动目眩,人族真的能建立起这种国度吗?

  杜元铣说完,取出一张密旨交给李靖,将他从幻想中拉回,道:

  “大王说,等你三子出生,他亲自来陈塘关认作弟子。”

  “若有他人来收徒,法宝收了,人赶走。”

  李靖连忙领旨谢恩,确定杜元铣又说:

  “大王还说此事不急,还有两年时间。”

  李靖恍然,两年后这孩子也两岁了,正是拜师的年龄。

  于是赶紧谢恩。

  与此同时。

  天外天。

  乾元山金光洞。

  正在打坐的太乙真人突然觉得心口一疼,好像被掐断了什么机缘。

  他皱了皱眉,左思右想也不明白,最后凝声道:

  “不好,这李夫人成日舞刀弄剑,不会小产了吧。”

  “呸,瞎担心,灵珠子采东海天地灵气而生,死不了,死不了。”

  太乙真人一挥手,一圈、一绫、两轮三件宝物从洞府深处飞了过来,绕着眼前的莲花池不断地旋转。

  他喃喃自语:

  “哪吒啊哪吒,为师等的你好苦啊。”

  龙门客栈。

  子受一进店内,小二就直接把店门关上,挂上了歇业的木牌。

  “大王,您已经很久没来过龙门客栈了。”

  路人甲恭敬地站在子受身前。

  子受摆了摆手,路人甲立刻明白,将早已准备好的地锅抬了上来。

  大王每次来龙门客栈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吃。

  每次,大王都会提前把新鲜的玩意丢过来,等他们做好了,就会来品尝味道。

  半年前,大王扔来一个叫地锅的烹饪之法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这半年来,他们每日都会把最新鲜的菜品准备好,等着大王驾临。

  大王不来,也不能浪费,他们就分分吃了。

  地锅架好不到一刻钟,火焰苗苗,香气弥漫,很快味道就散发了出来。

  “尝尝吧。”

  “这鸡可是刚从轩辕丘抓来的新鲜雉鸡。”

  袁洪有些局促,他实在跟不上这位大王的节奏。

  现在,不该去朝堂册封,然后他披甲上任吗?

  怎么这就吃起来了。

  他正疑惑间,二楼突然探下来一个长长的马脸,马脸只是一露头,赶紧缩了回去。

  袁洪双眉一凝。

  修仙者!

  子受见状,笑了笑,道:

  “这龙门客栈是孤闲来无事开的一家店,平日里从不招揽客人。”

  “楼上这位,是唯一一位。”

  袁洪:“大王,他是?”

  子受笑道:“截教随侍七仙之一的长耳定光仙,现在应该是领了那西方二圣的法旨,来朝歌盯着孤。”

  袁洪顿时哑口无言。

  这里面的信息,有点多。

  他梳理片刻,突然有些古怪的看了眼二楼,嘴角抽搐。

  这,是个叛徒?

  而且是一位自投罗网的叛徒?

  袁洪忍住表情,问道:

  “长耳定光仙据说也是天仙修为,他入红尘却不为官,不怕沾染红尘之厄,修为终生不进吗?”

  子受掀开锅盖,糊好的饼,冒着蒸汽,被他毫不在意的拿起来,香喷喷的味道,流进了袁洪的鼻孔。

  子受满意的笑了笑,他发现修行还有一个好处。

  吃美食再也不怕烫了。

  他扔了一块给袁洪,道:“谁知道,西方圣人许诺了他什么好处。或许是法宝,又或者是机缘。”

  袁洪觉得自己万年来的脑回路快被打断了。

  人王思考的事情,不应该只是人间之事吗?

  怎么动辄就和圣人扯上关系了?

  他不由问道:“大王有护体国运,这只兔妖等在这里做什么?”

  子受吃完手中贴饼,淡淡道:“他在等三月十五,女娲诞辰。”

  袁洪:……女娲。

  又牵扯一位圣人?

  袁洪突然觉得人间的水,比他想象的要深得多。

  子受说罢,盯着袁洪道:

  “袁将军,如今大商各路城关,都有总兵统领。只有一处城池,还缺一个总兵,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袁洪小心翼翼道:

  “敢问大王,是何处重镇?”

  子受敲了敲桌子,手指指着下方,道:

  “人间帝都,朝歌城。”

  袁洪再也不拘谨,跪地抱拳。

  “末将领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