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三十二章 小阁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哞!!”

  青年道人身后极其遥远之处,传来一声气喘吁吁地牛叫声。

  “大老爷等等我……”

  这是一头乌黑色水牛,牛身周围有祥光瑞霭、五彩庆云腾腾而起。

  两只牛角形如弯月,牛头额间正中有太极八卦图纹。

  牛蹄踏空之处,有雷鸣阵阵,周身闪耀日月光芒。

  正飞奔而来!

  “大老爷……老牛是您的坐骑啊,咋地老牛每次都追着大老爷飞啊!哞!”

  老牛很快追上青年道人,气喘吁吁的唠叨个不停。

  青年道人摸了摸老牛的牛角,起身坐了上去,目光看着玉虚宫中。

  他不是旁人,正是截教教主灵宝天尊。

  一声金戈交错之音响起。

  八宝玉如意被这道剑光斩的一阵悲鸣,飞进了玉虚宫。

  玉虚宫内传来一声怒喝。

  元始手持玉如意,坐着九龙沉香辇,身后伴随着浩大仙光,缥缈仙音飞上天来。

  元始冷冷盯着青年道人,道:

  “通天,果然还是你!”

  通天毫不在意,飒然笑道。

  “师兄说是我,那便是我了。”

  “师兄堂堂圣人,竟然对一位天仙出手,你玉虚宫无人了吗?”

  元始淡淡道:

  “吾若不出手,师弟的青萍剑,怎么会出鞘呢。”

  “本尊坐下这些徒弟,可配不上这柄剑啊。”

  通天哈哈大笑。

  “现在师弟来了,师兄得偿所愿可,还要出手?”

  元始道:

  “吾偏要出手呢?”

  通天自在一笑,道:

  “看来,师兄最近闭关有悟,能破得了诛仙剑阵了。”

  元始嘴角抽搐,脸皮直跳,咬牙切齿道:

  “你莫非以为,此处只有本尊一人?”

  通天哈哈大笑。

  “哦??师兄凑齐了四圣吗?”

  元始:“你!狂妄!”

  “哈哈哈!”

  说罢,通天不管元始天尊铁青的脸色,拂袖而去,一步踏出穿透了时空长河,长河尽头正是那上清天境内的金鳌岛!

  通天身影转瞬消失,缥缈的声音却如一道剑气浩荡而来。

  “二师兄,凑不齐四位圣人,就躲在你这玉虚宫发号施令吧。”

  “弟子们怎么闹,师弟我懒得管,若是尔等长辈教主出手,别怪我通天手中诛戮陷绝四把剑,不认同门之谊!”

  话音散去。

  身影消失。

  玉虚宫,寂静无比。

  一头老牛正牛脸抽搐,讪讪的看着杀气腾腾的元始天尊。

  然后他浑身一个激灵,道了声见过圣人,扭头就跑。

  “哞!!”

  “大老爷……大老爷,等等我!”

  老牛惨叫一声,他又被落下了。

  “老爷哎,老牛这脚力,就算是把牛蹄子磨破皮了,也追不上您呐!”

  “哞!!!”

  老牛顿时踏着雷光,气喘吁吁地追了上去。

  麒麟崖。

  元始脸色铁青无比,他胸口起伏,最后猛一拂袖,回到了玉虚宫内。

  此时,接引准提二人正露出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心中早已瑟瑟发抖。

  这搞得算什么事。

  封神还没开始,就差点和诛仙剑阵对上。

  “元始师兄……方才非吾等不出手。”

  “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吾师兄弟二人就算……”

  元始摆了摆手,知道二人的意思,沉声道:

  “封神刚起,还不是时候和我那位师弟大打出手的时候。”

  “这里是本尊的玉清天,真的做过一场,这玉清天只怕要被他的诛仙剑阵撕得粉碎。”

  “元始师兄……通天摆明了护着帝辛,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准提面带愁苦本相,也不是自带的,还是真的愁。

  元始淡漠一笑,脸上的怒容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好像前后根本不是一个人,他没有情绪的淡漠道:

  “师兄的太极图定人族气运,不过分了殷寿二十八年的国运。二十八年里,他就算有通天谋划,又能如何?”

  “五百年前,有妹嬉乱夏。遂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助商汤伐桀。”

  “五百年后,亦是如此。”

  他话音落下,随手一挥,凭空出现一方棋盘,棋盘下无数采莲无根而生,他拿起一枚棋子屈指一弹,落入了西方,口中喃喃自语。

  “商王无道,凤鸣西岐,”

  “天命兴武伐纣,成汤当灭。”

  “天意如此。”

  此话罢了,他望向接引、准提二圣,道:

  “二位道兄,让北海叛军降了吧。”

  “西伯侯乘胜而归,名望四起,当有北海美人献于人王。”

  接引准提对视一眼,道:

  “此计甚妙!”

  “西伯侯乘胜而归,凤鸣西岐,名望大增,此计一也!”

  “献俘之机,将天命妖妃送入朝歌,此计二也!”

  “吾等佩服!”

  “只是……那闻仲怎么办?”

  “贫道渡化的一位道友,在朝歌传来消息,说那帝辛选了六人,成立了大商的内阁,这内阁六人替人王待批天下奏折。闻仲正是第一任首辅……”

  “帝辛亲自下令,首辅不得出帝都。”

  “这是无计可施了啊。”

  元始天尊脸色不变,又扔下一颗棋子,淡淡道:

  “闻仲有一子名曰闻天,当与你西方有缘。”

  接引准提眼前一亮,打了個稽首,道了声告辞,化作金莲消失在玉虚宫。

  “师兄,元始不愧是玄门里心机最深者。此次封神,伱我师兄弟想计破三教,将吾西方妙法传入东方大地,还要提防他才行。”

  “不错,此人城府极深,难以揣测。不过,他心高气傲,早晚和通天大打出手,惹怒道祖,不必担心。”

  “咱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去渡化那位首辅之子。”

  “那只兔妖说,人间对他有个称呼。”

  “不错,他是内阁首辅之子,人间都称他小阁老。”

  此时此刻。

  元始扔下两枚棋子之时。

  人间大地,十万大军正浩浩荡荡的星夜赶程,大军军威气势磅礴,所过之处,无人不称赞。

  十万大军之中,有一架不需要马匹的仙车,上有七香阵阵,仙音渺渺。

  车内,正摇头晃脑的西伯侯姬昌突然睁开半阖的双眼,他冥冥中感到了一股天意涌来,赶紧洒下袖中的龟甲,顿时大喜过望。

  “上上卦,大吉!”

  “此战必胜!”

  “好好好,今日五月十五,本侯当能在八月十五祭月节,回国祭月!”

  西岐城。

  姬考正在上大夫散宜生辅佐下批改奏折,突然右眼狂跳,心里慌得很。

  “不好!”

  姬考突然捂着胸口,躺在藤木靠椅上。

  散宜生大惊:“世子殿下,咋,咋了?”

  姬考:“本世子有种不祥的预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