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三百七十三章 鸟笼与贼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感谢淡茶柸香大佬在起点包场(包场时间12月1日、12月1117日),请大家免费追读!

  书友们可以在起点读书APP搜索名,到详情页预约哦!

  12月预约免费看书,认准起点读书APP。

  “哦,是宝栓呐。”

  “我还以为是谁逮到了只鹞子呢,原来是纸鹞子啊。”

  前两天王立山就说,宝栓要是知道陈凌要纸鹞子,一准儿给送上门去。

  没想到真给送来了。

  纸鹞子就是风筝,用竹片扎好架子,再糊上花纸,就制作成了。

  说着简单,做起来也得有一定的手艺才行。

  陈宝栓就有这样的手艺,看到这两天有人一直在水库摆摊,他便也有样学样去摆摊卖纸鹞子,坐在摊子后面一边扎风筝,一边卖,倒是每天都能吸引一堆村里村外的小娃娃围观,也卖了些钱。

  钱虽不多,但肯定是比在家里啥也不干强远了。

  “可不是纸鹞子嘛,俺可没富贵你那么大的本事,能抓到真鹞子……”

  陈宝栓笑道,跟着陈凌走到竹楼的廊檐下,把两个做工精美的风筝拿出来,“山里春天风大,天晴了就带娃放着玩去吧。”

  放下风筝,又把竹筐和蛇皮袋里的东西乒铃乓啷的倒出来,拼成一个简易的木头箱子。

  “这又是干啥啊宝栓?”

  “俺达打的蜂箱,你看能用不,俺达听存业叔说你今年还想在家养两窝蜂哩,正好俺家里还有些剩木头,闲着没事就弄了一个这玩意儿。”

  “你看这能用的话,剩下的打好了,我就给你提溜过来。”

  陈凌翁婿俩,还有周卫军、余启安三人听到这话就凑到跟前,围着这简易的小蜂箱看了看,别说,到底是老木匠的手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不错不错,这蜂箱挺好看的。”

  “嘿嘿,你满意就行,满意俺明天就给你提溜过来,这蜂箱打起来快。”

  陈宝栓蹲在地上,仰着紫红的脸膛嘿嘿笑。

  王立山有一样没说错。

  陈宝栓捞了陈凌的鱼苗,这次又知道了这玩意儿的价格,心里感念陈凌大方的同时,也是挺不好意思的。

  后来和陈三桂一商量,得知陈凌今年还琢磨着养两窝蜂呢,爷俩就决定先给他打些蜂箱,以后人家再有啥木匠活要做,自己能不收钱就不收钱了。

  陈凌倒是没想到这茬,只是道:“嗨,这你还送啥,到时候喊我一声,我过去拿就行。”

  “没事,没事,这不下起雨了嘛,想去水库摆摊也不成了,我这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找你打会牌呢。”

  陈宝栓笑笑。

  这时余启安问:“这会儿水库没人了吗?我们从聚胜家出来的时候还见有人去那边儿磕头烧香呢。”

  “对啊,现在也还是有人过去磕头,不过也就是俺们村的人去,昨晚雨挺大的,外村没啥人来了。”

  现在天空还在飘着蒙蒙细雨,但这阻挡不了人们祭拜鳖王爷的热情,且这一拜,得拜足七天,村民们是风雨无阻,去年的时候就是如此。

  当然了,像今天这种天气去烧香是不行的,最多也就点几张火纸罢了。

  说到这里,陈宝栓看向余启安:“对了,这老板你前两天不是让人帮你抓鸟了吗?你要鸟笼不?俺和俺邻家都会扎鸟笼。”

  “要啊,肯定要鸟笼啊,我抓的相思鸟到现在还是用富贵装鹌鹑的小铁笼子养呢。”

  余启安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家里有现成的鸟笼子吗?”

  “现成的俺家没有,俺邻居家可能有,要不俺带你去看看?”

  陈宝栓说的邻居自然就是陈大志了。

  他两家离得比较近,以前陈宝栓还站在房顶往陈大志家水井里丢砖头来着。

  最近这一年多时间,陈宝栓老实安分不少,陈大志两口子又是出了名的仁义厚道,看在陈三桂的脸面上,他们这邻居也慢慢来往了起来。

  不然换成以前,陈宝栓可不敢说带着人去陈大志家串门的。

  “行啊,你带我过去看看吧,没有现成的也没事,随便做两个,应付着用用就行。”

  鸟笼子没什么复杂的,选几根合适的木头或者竹棍、竹片,钻孔,再磨出来一根根的圆澜光滑的竹签,拼装在一起就行。

  不过养观赏鸟呢,就是个笼子美不美观的问题。

  只要会点竹编手艺的,扎个鸟笼子一般都不会太难看的。

  陈大志本来就会竹编。

  陈宝栓这个是以前跟着他爹学木匠活的时候,不好好学,自己瞎玩玩出来的,也做不成什么正经的竹具,只是扎个风筝和鸟笼子,摸个竹哨啥的,这就算不错了。

  余启安也不在乎好坏,就是临时装鸟的,说完一挥手:“走,富贵,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跟我们一块弄俩鸟笼去。”

  “算了吧,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陈凌指了指农庄外边,“下了一晚上雨,果林的家禽牲口啥的还没管呢。”

  “这样啊,那行吧,那你先忙活着,我们去去就回,回来就给你帮忙。”

  “嗨,没事,我这儿就那么点事,玩你们的吧。”

  说着,陈凌翁婿两人把他们送出农庄。

  这时的雨丝越来越细小了,飘飘洒洒的打在脸上,犹如茫茫水汽扑面。

  置身在果林之中,几乎感受不到在下雨了。

  两人去看了看鸡鸭,精神头都挺不错,看上去并没有受到昨晚雷雨的影响。

  打开门将鸡鸭放出来,果然个个活蹦乱跳的,咕咕嘎嘎的叫着就朝翁婿二人围过来讨食吃了。

  有些老母鸡或许是饿了,还扑棱着翅膀,来啄两人的脚面。

  被陈凌一脚踢开后,还是死皮赖脸的往他们两人跟前凑,赶也赶不走。

  见此,陈凌只好把狗喊出来,将它们一群驱赶开,让它们去果林之中四处找食吃去。

  至于鸭子,讨不到食物早就跟着几只大白鹅扑通扑通跳进水渠,迎着微风细雨,彻底的撒起欢来。

  不一会儿,就嘎嘎叫着,扑棱着翅膀从水渠之中跳出来,啄着从水渠爬到草间的一些小螃蟹和小螺壳。

  小螺壳自不必多说,这玩意儿村里村外,只要是有水的地方,总会滋生出来一大片。

  主要是螃蟹。

  这些小螃蟹都是指甲盖大小的,在湿漉漉的草间来回爬动,不仔细看的话,非常容易当成是一堆大蜘蛛。

  此前陈凌还真没怎么注意到过。

  所以看到之后还挺纳闷的:“啥时候这水渠里头冒出来这么多小螃蟹啊?是山上的山螃蟹顺着雨水下来了?”

  抓起来几只放在手里,老丈人也凑过来看,说这就是刚长起来的小螃蟹苗。不是刚刚从山上跑下来的,就是去年在水渠和山脚小河沟里的老螃蟹产下来的。

  农庄的水渠与山上的溪流、山脚的河沟连通,螃蟹、虾、河蚌、螺壳什么的从来不缺。

  只是这么大点的小螃蟹从来没今天这么多。

  仿佛和去年在果林集群的那些蝎子似的,满地乱爬。

  螃蟹这玩意儿和鱼不大一样,只要遇上下雨天,它们就会发疯似的往岸上爬,尤其是在夏天要下大雨的时候,螃蟹甚至还会爬到树上,一爬就把树爬满了,小螃蟹虽然还没长成,但也是这德性,在雨天到处爬个不停。

  这下鸭子可是有口福了,摇晃着肥硕的身躯,嘴巴在地上来回探寻,一口就是两三个小螃蟹进嘴,吃的那叫一个香啊。

  不一会儿,鸡群也被吸引了过来,这些鸡整天在山野中跑来跑去,性子野得很。

  发现食物后,就一个接一个的咯咯叫着,扑棱着翅膀就飞到水渠旁,对着那些小螃蟹和螺壳就是一阵梆梆猛啄。

  鸡鸭是吃尽兴了。

  小螃蟹却是遭了殃,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四散而逃,像无头苍蝇一样,爬回水里一些,还有很多就藏在草里,陈凌有时不注意,一脚能踩死三四个。

  这样实在太可惜了,陈凌便和老丈人两人拿来小桶,捡了一些,准备中午炸点小螃蟹吃。

  雨天没什么事情要做,鼓捣下酒菜,喝点小酒,也是很惬意的。

  幸好,家里的狗对这些螃蟹之类的向来不感兴趣,嫌腥味太重,一般嗅两下就走开了,不然它们要是来了兴致,加上鸡鸭吃,人也吃的,这些小螃蟹八成没活路。

  蒙蒙细雨,时大时小的下了一整天。

  直到傍晚时分,村里各家各户升起炊烟,才彻底停下来。

  这样的雨天,还是在家窝着舒坦。

  中午,炸了点螃蟹,喝两杯小酒,傍晚接回来王真真后,又是一顿纯牛肉炖煮的锅子,贴上饼子,热腾腾的吃上一顿。

  吃完就睡觉,真叫一个舒服自在。

  雨后的夜晚非常安静,雾气笼罩下的大山似乎也沉寂了下来。

  陈凌一家三口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睡得正香呢,却被外面嘈杂的鸟叫声吵醒了。

  推窗一看,果然就在近处的屋顶上落了一群杂七杂八的鸟,叫的贼难听,比喜鹊还吵,见到陈凌看过来,便立马扑棱棱飞走。

  “呸,二秃子这不靠谱的,几天不回家了,再回来可得好好把这些吵人美梦的贼鸟给教训一顿。这些贼鸟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家里的鹞子在周卫军、余启安三人来的第一天还在来着,夜里就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啥时候走的。

  不然这些鸟是不敢靠近农庄的。

  陈凌走下楼,在后院朝着大山的各个方向吹了几声竹哨,叫了一叫二秃子。

  农庄内外的花草树木还在不住的朝下滴水。

  啪嗒啪嗒的声音,配着悠长的哨响,在这雾气蒙蒙的大山脚下,倒是别有一番意境在其中。

  “外边的鸟活蹦乱跳起来了,今天肯定是个好天气啊。”

  陈凌放下竹哨,望了望四周,东方已经隐隐有红光出现,红日将升未升,雾气遮掩着红彤彤的朝霞,有种云蒸霞蔚般的氤氲之美。

  家里的狗早就带着小花猫撒着欢到处跑了。

  这小花猫是山狸子留下的崽子,和一般家猫不同,现在也是越长越漂亮,毛发呈现出一种金红色,很是好看。

  就是从小和狗待在一起,一块长大,沾染了狗的习性。

  在院子撒欢跑动的时候,伸懒腰的时候,乃至丢给它食物的时候,表现都像是一只披着猫皮的小狗子一样。

  尤其在喂食的时候,它凌空接物,和狗没啥两样。

  把早饭做上,王素素也抱着睿睿出来了,陈凌扫了扫院子,就出去放马遛狗。

  可出了果林,还没走几步远呢,陈凌忽然发现自家菜园子不大对劲。

  当即就撒开马缰绳,让狗和马去自由活动。

  自己去菜园子查看情况。

  其实种菜的时候一般不是秧苗移栽的话,直接播种的种子是不能浇太多水的,也就是要蹲苗的意思。

  不过刚种上就碰上了大雨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反正有一半是移栽的菜秧子,这个没事。

  再者,有灵水这一大杀器,陈凌也不担心菜园子的这些蔬菜长不好。

  所以这两天也没过来检查。

  可现在一看,不得了啊。

  菜秧子和红薯秧也不知道被啥东西祸害了,竟然一点绿叶也看不到了,只剩下了光秃秃的茎秆。

  连种下去的那些蔬菜种子也被翻了出来,只留下一个个小土坑,种子却不见踪影。

  “这他奶奶的,肯定是那些贼鸟干的。”

  陈凌一看湿澜土地上留下的脚印,就知道肯定不是野鸡、鹌鹑之类的东西,绝对是别的鸟干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鸟来这儿使的坏。

  这两亩的菜园子,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种的啊。

  这被搞的一塌糊涂,很多地方还得补种,想想就麻烦。

  “看这脚印也不像是喜鹊,也不知道是啥鸟。”

  “不管是啥,敢来我家菜园子撒野,你们完了。”

  陈凌看着乱七八糟的菜园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二话不说就返回农庄拿了几个套子出来,设在那些种下去的菜种子旁边,不管是啥鸟,再敢过来偷吃,一套一个准,让它们有来无回。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