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三百四十三章 笔友上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初春风大,雪化后麦田也不湿软,几个有风的晴日就干了。

  这个经常来麦田放风筝的小娃子是最清楚的。

  陈凌驾着摩托车,带着一帮汪汪乱叫欢快跑动的小狗子,越过坡上,开着大灯驶入坡下的麦田,继续巡视猎物。

  小狗子们独自捕捉到一只兔子之后,变得十分兴奋。

  往往是陈凌摩托车上明亮的大灯一照到兔子身上,它们一帮子就飞快的冲过去。

  跟在摩托车旁簇拥着,全程警觉的顺着灯光张望,寻找野兔的踪迹。

  可惜依然不会叼回来,逮住兔子就当场吃掉了,还得再多加训练。

  趁着这个正月的小尾巴,陈凌就白天开拖拉机带一车狗,晚上骑摩托车,带着小狗子们到处狩猎。

  不仅在陈王庄周围,别的地方也去,有时候带上老婆孩子,有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有拖拉机了,也有摩托车了,跑远了也没问题,方便得很。

  白天开拖拉机去哑巴湖、去疙瘩台那边的林场,也去韩闯家黄泥镇附近的土包岭。

  发现猎物之后小狗子们就纷纷跳下拖拉机去狂追一通,逮到猎物叼回来,陈凌再给它们点奖励,打开拖拉机车斗的挡板,让它们再跳上去,继续找。

  经过黑娃的两三次教导,它们已经知道往回叼东西了。

  不再逮到就吃,这是很大的进步。

  而且全程不叫。

  现在也没教它们特意去拿骚寻猎,不叫其实就是最好的了。

  正月在吃喝玩乐之中度过。

  入了农历二月之后,陈凌本想着去赶赶集,买几头牲口回来的。

  结果一件事跟着一件事接踵而至。

  先是陈三桂给把中药柜做好了,也上了漆,能够直接用了。

  二月初一,陈凌骑着摩托车去把王真真接回来上学。

  次日就和王素素把药铺在村里开上了。

  家里常备的草药,去年秋里就晾晒了不少,两人把药材分门别类的归置到各个小抽屉里。

  这个小小的乡村医药铺也算开张了。

  陈凌这次也没叫什么亲朋好友来,平平静静的,王素素就这样开始了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她虽然比不上陈凌这样人尽皆知,但由于钟晓芸和秦秋梅不停地介绍,她们在县城的朋友长辈亲人前年和去年没少来,山里人对中草药接受程度高,加上价格也便宜,回去吃几次,发现效果好了自然有点小病小灾的就会过来。

  尤其是钟晓芸,去年有一次从她学校带了两个中年女老师过来,除了治疗一些妇科病之外,还讨要了一些给家里丈夫戒烟的偏方来。

  结果三十多年的老烟枪就给治好了。

  肺部竟然也舒畅不少。

  所以呢,今年入了二月之后,药铺没开几天,就陆续有人来。

  虽说人不多,前两天来抓药的还是钟晓芸两人带来的,但这就已经给了王素素很大的鼓舞了。

  每天跟上班一样,吃了饭就抱着娃娃从农庄来到村里,坐在陈凌给她整得“办公桌”后面,写写方子,翻翻杂七杂八的医书。

  有时候一整天没有一个病人,她也不觉得无聊,和陈凌一起看看书,带带娃,顺便在院子里晾晒些草药。

  陈凌就陪着她,在家里在农庄换着地方鼓捣那些观赏鱼,有时看看相关书籍,什么样的鱼算是好的观赏鱼,价值比较高,自己也琢磨着如何培养。

  这是他的正经事。

  真就和玩一样,但也是学习着玩。

  除了每天接送王真真,他在闲暇放松的时候,就带着小狗子们在田野里跑着撵撵鸡,追追兔子。

  或是在家给笔友们写几封信。

  逢年过节,日常问候从没断过,年前买年货的时候,还去邮局寄过土特产包裹。

  小两口各有各喜欢的东西,两人乐在其中。

  天气一天天回暖了。

  去年秋里的野鸡苗和野鸭苗也在农庄逐渐长起来。

  这是王真真和村里的小娃子抓回来的。

  先是在学校除草的时候找了一窝,后来在农庄附近的芦苇荡和草丛也陆续找了几窝。

  村里没人要,秋里也养不活这些玩意儿。

  丢在农庄这边让鸡群和鸭群带着。

  早晨喂食的时候,陈凌两人发现这些小东西经过一个冬天之后,竟然开始换毛了。

  野鸡身上的羽毛越发鲜艳,尾巴和鸡冠也逐渐有了雏形。

  野鸭子则是变得黑色、绿色和酱色相间,看上去比村里的土鸭子漂亮多了。

  这样的变化,意味着距离产蛋就不远了。

  自家养的野鸡蛋和野鸭子蛋腥味不重,葱花炒鸡蛋、蒜苗炒鸭蛋,喷香。

  就是这些家伙吃得太多了,吃不饱就喜欢嘎嘎乱叫,鸡鸭是这样,鹅也是。

  时间久了,吃饱了也叫个不停。

  陈凌听它们叫得心烦,就把鸡舍和鸭圈全部打开,让黑娃把它们全轰了出去,惊蛰过了,天也回暖了,那就自己出去找吃的去吧。

  山上,果林随便跑,爱去哪儿去哪儿。

  打开门,鸡群是不用驱赶的,直奔山上而去。

  鸭子不管是家鸭子还是野鸭子,都是凑在一起,齐齐的晃着脑袋,黑娃往左边赶它们就嘎嘎叫着往左边走,往右边赶它们就往右边走,一个冬天没往外放,跟傻了一样。

  直到跑到了水渠跟前,才扑棱着翅膀扑通扑通跳进水中,嘎嘎叫着游起来。

  几只鹅伸长的脖子,倒是依然澹定的踱着步,在林子走来走去。

  陈凌和王素素也不多管它们,只是带娃看了会儿,让两狗盯着,就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

  上午,阳光正好。

  一家三口兴致勃勃的在村中的院子里给小白牛刷毛,睿睿这臭小子最喜欢干这样的活,咧着嘴,露着整齐洁白的小嫩牙,嘻嘻哈哈笑声不断。

  直到韩闯带着江晓庆过来。

  江晓庆今年有身孕了,是来找王素素请教养胎经验的。

  王素素生娃顺当不费事,产后恢复得又好,尤其一点妊娠纹没有,皮肤比怀孕前还要好。

  身为准妈妈的年轻姑娘谁不羡慕。

  两人正月就来了两三趟,入了二月也隔三差五的来。

  陈凌有摩托车之后经常带着狗往黄泥镇跑,去找韩闯玩。

  有时候也带王素素和孩子过去。

  主要今年江晓庆专心养胎了,在家闲着。

  两家子就来往频繁得很。

  不过王素素药铺开张之后,他们两人就经常往这边跑了。

  每次来了,江晓庆就和王素素在家。

  陈凌就带着韩闯,两人领一帮狗漫山遍野的乱跑。

  跑了几趟之后,韩闯连说这比游戏好玩刺激多了。

  今天陈凌见他俩过来,高兴得很,喊上韩闯就往外走:“今天不赶山了,我农庄外的那片竹子出笋子了,今天挖点笋,晌午就靠它来炒肉下酒了。”

  韩闯听了还是懵懵的,挠挠头道:“山、山上春笋多啊,农庄外头那片小林子,出的笋子够吃吗?”

  “够,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冒出来好多呢。”

  陈凌喜滋滋的带着他往村外走,正对着农庄大门的小竹林虽说前年冬天刚种下的,才生长一年时间,但由于整日受优良水源滋养,青翠欲滴,这初春的时节,竹笋长势就相当喜人了。

  韩闯跟着过去后,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长势如此好的笋。

  还问陈凌是怎么回事,他们家前年也种了竹子,却明显没这边长得好,更别提现在就出笋了。

  “嗨,你不知道,这还是那洪水后的影响。”

  陈凌半真半假的说道:“洪水后土地肥力强啊,地力很壮实,去年小麦和玉米的收成几乎比往年翻了一番,贼吓人。”

  这收成大涨的事情是确有其事,可不是假话。

  所以陈凌家的果林在洪水后长势越发好了,上面也能生长花草树木了,大家都不奇怪。

  十来年时间,地力恢复,加上一场洪水后的影响,足以消弭。

  “啊,对,我想起来了,这个去年我们那儿也增收了,好像我哥也提过一嘴,说是洪水也不全是坏事。”

  两人说着话呢,突然汪汪汪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一群小狗子一蹦一跳的从河沟附近枯黄的草丛里蹿跃而出,往这里跑了过来。

  这一看就是跟着小金去和狐狸们玩去了。

  小时候就整天和小狐狸抢食吃,长大了倒亲密得很,就是打闹起来没个度,它们虽小,身上力气却足,经常把小狐狸拱翻几个跟头,引得狐狸妈妈追着它们咬。

  它们知道理亏,也不反抗,不一会儿就忘了又去撩拨狐狸。

  陈凌见这群小东西们过来,就把它们往农庄里边赶,让它们回去看家去,它们就黏着陈凌不舍得走,一个个摇着小尾巴,扑在陈凌身上,又舔又蹭,弄得人痒痒的。

  不过它们到底是长大了,知道听话了,虽然不舍得离开人,但陈凌和韩闯挖好竹笋,又拿了些腊鱼腊肉往村里走的时候,它们只在果林边上目送陈凌两人离开,没有再跟上去。

  有黑娃小金看守农庄就够了,再加上这帮子小东西逐渐长成,凶性外露,一个个都是看家护院的好手。

  不管人还是野兽,想进犯农庄,它们在黑娃小金两狗的带领下一拥而上,再厉害的人也能挡在外面。

  多数情况下,陈凌夫妻两个不出远门,也就是在村里和山上活动,没啥可担心的。

  到了晌午,陈凌和韩闯两人下厨,简单做了几道菜。

  结了婚,韩闯这傻大个也学会烧菜了,味道还不错。

  “哈哈,闯子的刀工还得练啊,比凌哥差远了。”

  “凌哥和嫂子做的咸鸭蛋我是最喜欢吃的……”

  饭桌上,江晓庆没吃别的,专门盯着咸鸭蛋来吃。

  煮熟的咸鸭蛋切成两半儿,蛋白如玉,桔红的蛋黄腌得已经流出油来……

  吃一口咸鸭蛋,夹一快子鲜笋,配上白面馒头,一口下去,清爽与浓香齐齐在味蕾上爆炸,满嘴是春天的味道,别提多美了。

  吃过饭后喝着茶,江晓庆抱着睿睿不撒手,带着他看蚂蚁,撵鸽子,一会儿又去祸害陈凌养的观赏鱼。

  原本说去农庄休息会儿的,今天来抓药看病的也没啥人。

  没想到刚有这个想法,说要动身往农庄走的。

  有村民就领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陈凌家的院门前。

  在陈凌几人疑惑的眼神之中,车上走下来个戴墨镜和鸭舌帽的男子。

  “那个就是俺们村富贵,你有事和他说吧……”村民冲陈凌笑笑,对那男子说道。

  那男子摘下墨镜和帽子,远远地就伸出手向陈凌走来,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第一次见面,我是周卫军,幸会啊陈兄,没想到陈兄本人这么年轻,看文字书信我以为和我年纪差不多呢……”

  周卫军?好家伙。

  陈凌顿时恍然大悟,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幸会幸会,周兄风采更胜文字,我就早盼着你周兄过来玩了。”

  好家伙,真是没想到啊,新年刚过,竟然有笔友找上门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