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唠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陈凌他们卖完猎物,庆了功,陈王庄其它几个进山的队伍也陆续返回,收获都不算差,这次进山的基本都分到了钱,家里也不至于再像之前那样勒紧裤腰带,紧巴巴的过日子了。

  在这期间,陈凌蹬着车子去了趟乡里,把两只羊带了回来。

  不巧的是,这次过去让李站长和老巴头儿拉着当了半天帮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饲料厂的饲料有问题,乡里的养殖户基本都遭了殃,那家伙,陈凌来的时候就见到马家坳的饲料厂乱成了一锅粥,厂子的大门前大清早就堵满了人,喊着骂着,还往厂子里泼粪,闹腾得很凶。

  闹腾归闹腾,家禽和牲口也不能不管,畜牧站难得有这么忙的时候,陈凌刚来就赶上了,跟着又是给牲口打针,又是给鸡鸭配药消毒的,治病防疫一把抓。

  这次,还认识了另外两个老兽医。

  见他上手不慢,态度认真,这些人欣赏之际也热情得很,小半天就跟他混熟了。

  忙活完,回来的时候,李站长翻箱倒柜摸出来几本书,是有关畜牧养殖的,让他拿回来看,又仔细的给他讲了讲母羊生产的需要注意点啥,还给了他点给羊安胎的药。剩下就是让他路上走慢些,记得让羊多休息休息,缓一缓之类的话,有啥问题随时来乡里找他。

  经过这次,这位李站长也是真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到家后给王素素一讲,素素也很高兴,畜牧站虽然冷清,但大小也是个正经单位,平日里还没人管,自由得很,不仅对陈凌的性子,也合她心意。

  “以后啊,我给牲口看病,你呢,就给人看病,咱们夫妻都是医生,并称陈王庄雌雄双煞……”

  夜里,陈凌抱着媳妇躺在床上,美滋滋的畅想道。

  今天从乡里回来就很晚了,把羊安顿好,吃了晚饭,两人简单洗洗就躺上炕了。

  “你就会瞎说,医生咋能叫雌雄双煞,多难听。”

  王素素轻轻在他肩膀咬了一口,“再说,我也当不来医生的。”

  她脸皮薄,不太会给人当面看病。

  让她张罗自家事还行,里里外外都能收拾的很好,但让她看病,她就总觉得自己年纪太轻,不太敢下手,开药看病心里更没底。

  “双煞确实不好听啊,那不如叫双侠好了。”

  陈凌俯身亲了媳妇一口,咧着嘴笑道。

  “不叫不叫,什么都不叫,你以后不许乱取外号。”

  王素素很气闷的哼哼道。

  她知道,丈夫是武侠故事看多了,就老想着取外号,让她庆幸的是,还好之前陈凌中毒不深,不然家里的狗跟牛恐怕都会被叫成武侠人物了。

  就像最近,陈凌就老想着把附近的鹞子勾搭下来,还一口一个雕兄,让王素素好几次忍不住掐他。

  不过还好,那鹞子本就怕人,见陈凌这样,以为他也有啥图谋了,以往还会偷偷跟着他,在他四周打转,现在见他出门,都离他远远的,让他好一阵郁闷。

  “好好好,不取外号,不过医术咱们得好好学啊。”

  陈凌抚着媳妇光滑的背脊,安慰道:“你想想,以后等咱们自己的娃娃长大了,也不至于没有一技之长是不是,学点本事好传家的。”

  “也对。”

  “我也就会这个了。”

  王素素想了想,是这个道理,轻轻点了点小脑袋。

  随后,她又忽的抬起头:“要是孩子们不想学医,也可以跟你学做饭的啊,长大了当个厨子,什么时候都饿不着。”

  “厨子?”

  “厨子有啥好的,整天烟熏火燎,围着灶台打转,太苦太累了,你忍心吗……”

  陈凌大摇其头,觉得还不如当医生,以后医生多吃香啊。

  “我是不忍心,万一孩子就喜欢当厨子呢?”

  “啥喜欢不喜欢,当厨子能有啥出息,他敢不听话,看我不揍他?”

  “你一着急就知道揍人,以后有了孩子,不让你教,我来教。”

  王素素顿时气鼓鼓的,狠狠拧了他一下,侧过身子背对着,不想理他。

  “这,我……”

  陈凌一下傻眼。

  我就说说而已,至于吗。

  清晨,雾气还没有消散,陈凌就起床了。

  眼见着露水较重,他便换了件旧衣服和旧胶鞋,车子推出来,把铁锹和锄头担上去,又背上喷雾器,就蹬着车子下地去了。

  距上次花生踩完秧之后,已经过去半个月时间。

  现在花生差不多都已经下针了,黄豆也开完花,进入了结荚期,这个时候水肥要照顾好,主要是浇灌要勤快,水勤量也要控制稳,花生、豆子才能长的更饱满。

  不然浇水太多,还会烂根,这个也要注意。

  这阵子他和王素素基本每天要下地忙活,浇水是其次,现在忙的是给花生和黄豆打药,坐果结荚期间,病虫害防不胜防,几天不下地,叶子被咬得厉害。

  昨天他去乡里,王素素就背着药桶打了两遍。

  今天他在家里,自然不能再让媳妇去了,自家媳妇是什么样的人,他早摸得透透的。虽然怀了孕,也老是闲不住,她是受不得清闲的性子,总爱忙活,眼里看到活儿就要去做的。

  陈凌是今天把她按在了被窝里,让她多睡会儿,自己早早跑了出来,就让她给王真真在家做饭好了,在家里忙活总好过下地的。

  晨露未散,陈凌趟着露水在花生田和黄豆田来回转了转,这些王素素打了两遍药还好些,不过白菜地也有点长虫的迹象。

  这也不能不管,就提着药桶来到水沟边,把药配好倒进去,灌上水化开,然后背上药桶,从白菜地开始,抓着把手“嘎吱嘎吱”的打起药来。

  打完一桶又一桶。

  晨起和黄昏打药效果比较好,太阳光线弱,给足了药效发挥的时间,多来两遍就能把病虫害止住了。等过两天在稀释点洞天水来上一遍,今年就不用再多管了。

  “素素啊,这是鸡蛋的钱,你算算对不对。”

  “另外,俺想问问,能不能卖给俺们两只土鸡,公鸡也可以,不是为了下蛋的,就炖着吃,你说啥价钱就是啥价钱,行吗?”

  “这个不用问了婶子,我们当家的说了,鸡鸭都是不卖的,啥价钱也不卖。”

  日上三竿的时候,陈凌蹬着车子回到家,王素素正在院里数钱呢,边上围着两个上了年纪的婆子,穿着打扮干干净净的,较为富态。

  其中一个陈凌认识,是秦秋梅的婆婆,另一个就是生面孔了,他没见过。

  看到陈凌回来,就又问了一遍。

  “小陈,你媳妇说鸡鸭不卖,到底卖不卖啊?”

  “不卖,留着自家吃的。”

  “别啊,你看俺这又给你介绍人来买鸡蛋了,以后也常来的,就不能卖我们几只?”

  “就是,要上价格你说,都好商量。”

  陈凌放下药桶,自顾自的去井边洗手,还是摇头说不卖。

  这几天,秦秋梅的公婆常过来给女儿买鸡蛋,有时还会带人来,也都是些不差钱的人家,知道东西好,再不用多说其它,要啥价格就痛快的给钱了。

  有人上门来买,陈凌自然没意见,还省了他往县城跑呢。

  就是鸡鸭是绝不肯卖的,整天吃自家的好东西,哪怕以后不下蛋了,杀了吃也不卖,鹌鹑鸽子也一样。

  两个婆子在院子里磨了一阵,没有办法,只好说去其他村民家里找找,挑两只好的回去。

  epzw/html/103/103376/《骗了康熙》

  附近转了转,最后还是玉强家的长的好一点,但也不算太满意。

  走的时候还念叨,说陈凌家的鸡鸭不仅肥实,浑身羽毛都是亮的,爪子恁粗,炖了绝对香,就是人家不肯卖。

  王素素听了之后,也没啥想法,其实不用陈凌去说,就自家鸡下蛋的勤快劲儿,她自己也舍不得卖掉。

  “饭菜在厨房温着哩,你换好衣服,赶紧去吃吧。”

  “一大早就下地去,忙活大半天不知道饿吗?这都几点了,快晌午了才回来。”

  “稀饭热好了,放凉了,又热好了,又放凉了,都快熬成粥了。”

  回到屋里,王素素给他换着干净衣服,小声嘟囔着。

  “嘿嘿。”

  “素素,我发现你现在变化有点大啊。”

  陈凌听着她在耳边碎碎念,忍不住笑道。

  “啊?什么变化?”

  王素素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摸了摸自己肚子,还没鼓起来呢啊。

  陈凌笑着捏了捏她鼻子:“变唠叨了,就像个老婆子。”

  王素素闻言一愣,反应过来后,皱着小鼻子去咬他的手。

  “你又笑话我!”

  “没有,老婆子也是我家的老婆子嘛,我喜欢得很……”

  其实唠叨不是唠叨,是她想的事情有点多,另外比起以前,更加不想让陈凌到处乱跑了,守在家里她才会安心一些。

  可能这是怀孕后,脾气上的小变化吧。

  “素素,素素在家吗?”

  两人在屋里闹着,闹到最后又被陈凌搂进怀里一顿亲热。

  却不料家里又来人了。

  被狗挡在了院门外。

  两口子出门一看,是秦秋梅带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同志过来,两人打扮的都很漂亮,推着自行车,围着小丝巾,跟两个来乡下出游的大学生似的。

  陈凌瞧得仔细,是上次遇到的那个凌云中学的老师。

  这位是个近视眼,上次没戴眼镜,打过照面也没认出来是他。

  一边往家里让着,一边就对秦秋梅说道:“你们家今天咋回事?你婆婆前脚刚走,你就来。”

  “咋?不能来吗?我来找素素的,又不是找你。”

  “素素,我来看看你,顺便找你帮个小忙。”

  然后指着那位名叫钟晓芸的女老师给她介绍,三人就进了屋,一阵小声嘀咕。

  陈凌知道婆娘家说私密话,也不往那边走,钻进厨房匆匆填饱肚子后,就出门去崔瘸子门前找人下棋去了。

第一百六十二章唠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