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294 山海自可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白玉京与荒银猞跑下众山之巅、穿越稀疏山林,绕崎岖山路搜寻。

  也不知从何时起,以杜愚为中心点,方圆百米之内,再无落雷。

  杜愚心中恍然。

  现在看来,众山之巅果真是雷霆降怒的密集区域。

  一旦远离那傲骨铮铮的嘉荣草,这支小队也不再受上苍针对。

  杜愚并不认为,是自己服用了嘉荣果的缘故。

  毕竟在他离开山巅之时,就已经吃了果子,而那条粗大曲折的闪电,依旧劈落在他百米之外。

  “青师发现没有,不仅周围的雷霆少了,连雷声好像都小了一些?”杜愚仰起头,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

  杨青青自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推测道:“也许是嘉荣果实特性所致。”

  “青师的意思是?”

  “既然生灵服用嘉荣果之后,有避雷的功效,那么对于山之界而言,嘉荣草的存在就是不可容忍的。”

  听着女人的分析,杜愚暗暗点头:“所以,山之界可能真的具有灵性。”

  难怪雁族后人,要远离嘉荣草生存。

  却又不能离得太远,毕竟还要仰仗其果实功效,外出行动。

  山巅外的雷电的确少一些,但不意味着没有!

  杨青青遥望着远处山壁,眉头微皱:“也有可能是云中生物作祟。”

  对哦!

  杜愚心思活泛了起来,乌云之中,还藏有不知名的妖兽呢。

  就连千百年来位居山巅、日日夜夜与天争斗的嘉荣草,都未能见其真身。

  “那边。”杨青青手指前方。

  杜愚从沉思中惊醒,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向左前方望去。

  荒银猞心领神会,尽量靠右侧山壁前行,给主人足够的角度去观察。

  此刻,小队已经进入峡谷底部。

  此处道路狭窄,宽不过2、30米,两侧山壁垂直高耸,又是一个“一线天”的地形。

  这里显然是天然的避雷所。

  谷底越深、两侧山壁越是高耸,蜿蜒雷电就越不容易坠落至此。

  “山洞。”杜愚眼眸微微睁大,说话间,荒银猞又窜出去十余米,更让他确认了自己所见。

  “百里之外,峡谷之底。”杨青青喃喃低语,“应该就是这里了。”

  两人放缓坐骑速度,来到山洞入口处。

  其中隧道幽深,不知通往何方。

  杨青青抬起一手,指尖萦绕出片片玫瑰花瓣。

  “呼”

  花瓣徐徐飞舞,燃起赤红色的火焰。

  随着女人一手前送,燃烧着火焰的花瓣河流,向漆黑的隧道中涌去。

  “来,幽萤。”杜愚双手捧在脸前,幽萤娃娃抱着大火炬,悄然出现。

  “唔!”

  “给我们照明,小心一些。”杜愚双手捧着小家伙的脑袋,将它转了一百八十度。

  “唔!”小幽萤挥舞着火炬,洒下点点萤绿色星火,蹦蹦跳跳的向隧道内行去。

  二人一路向下,直至遇到了隧道分叉口,这才驻足脚步。

  足足五条通道,深不知几何。

  “先走最右边吧。”

  “是。”杜愚心念一动,小幽萤脚踏符文,跑向右侧。

  这是一条盘旋向下的通路,越走,就愈发的幽静。

  仿佛天空中的雷声都被隔绝在外,幽长的隧道中,只剩下了白玉京雪蹄轻踏的“哒哒”声响。

  至于荒银猞.

  她爪爪下的柔软肉垫,让她连脚步声都没有。

  前行良久,地形突然开阔。

  而杜愚和杨青青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反而眼神复杂。

  偌大的区域内,整齐排列着一个个碎石土包,小土包前方,还竖立着一座座木质墓碑。

  放眼望去,足有200余座。

  杜愚并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这场景很凄凉。

一代又一代立下墓碑的人,到底是有多么绝望  墓碑文字大都很简单:姓名,生卒年月,立碑人。

  雁声之,雁映南,雁云珂.

  虽然年代久远,但木质墓碑上的名字入木三分,尚能清晰辨别。

  这些人曾来到这个世界上,却又饱经战火荼毒,只能于此处艰难求生。

  然而雁江误判了形势,人族并未亡。

  或许,他也没有误判。

  在那个年代,家园位于战场中央,真正存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

  杜愚小声道:“524年。”

  听着徒儿的话语,杨青青看向右手边最后排的墓碑。

  雁遥之墓,神树历524年,雁锦书敬立.

  墓碑上雕刻的文字很简单,没说立碑人与死者的关系,甚至死者都没有生年,只有卒年。

  或许,连卒年都有待考证。

  毕竟在这山之界,天空中唯有乌云雷腾,没有日月流转,年份必然是存疑的。

  杨青青淡淡开口:“雁家人,坚持了200多年。”

  在此肃穆之处,杜愚的声音也很轻:“青师知道他们是何时被收入山之界的?”

  “嗯,山海钟开口了。”

  杜愚:“它终于愿意交流了?”

  杨青青轻轻颔首:“雁族人应该是在大夏历303年进入钟内,也是山海钟诞生的第三年。

  走吧,上去吧。”

  杜愚招来小幽萤,默默跟着青师离去,只是在临走前,又深深望了一眼这林林墓碑。

  这样的结局,太过凄凉.

  山海钟只是一个传送门,在这山海之界,毫无灵气可言。

  除了第一代在此处生存的人之外,第二代人,乃至后几代的普通人,的确很难存活。

  甚至包括第一代的御灵者,他们没有了灵气补给,生活同样艰难。

  随着杜愚在隧道中行进,他这才意识到,山内家园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一条条路走下来,随处可见生活的痕迹。

  直至在一处宽敞的区域内,杜愚找到了封尘已久的古籍。

  “别碰。”杨青青突然开口。

  杜愚立即缩回手,转眼看向师父。

  杨青青:“书籍脆弱,让专业人士来取。”

  “是。”杜愚忍住了好奇,看向四周。

  这里像是一个学堂,但并不严肃,墙壁上还留有模糊的痕迹,像是有孩童曾在这里涂鸦作画。

  在这犹如迷宫一般的山中家园内,杨青青带着杜愚寻觅良久。

  仙师思路清晰、极具条理,只走右手边,而后在尽头回转,不放过任何一条通路。

  二人在山内登高不知多远,终于来到了居所区。

  此处虽空空荡荡,杜愚却仿佛穿越了数百年的光阴,看到了古人生存的痕迹。

  “唔!”众人安静走过数十住所,小幽萤突然叫出声来!

  它抱起了大火炬,站在隧道口,瞄准了正前方。

  “停!”杜愚急忙上前阻止,双手抱住小幽萤的同时,也看到居所内,有一具森森白骨歪倒在地。

  想来,他/她原本是靠墙而坐的。

  “此人会是那个最后的立碑人么?”杜愚缓步上前,“雁锦书?”

  白骨堆内,好像还有一柄匕首。

  他是自杀的?

  在这山之界的恶劣环境里,乌云雷电、饥饿病痛,精神上压抑与绝望,这一切的一切,构成了灭族的原因。

族人们一个接一个死去,直至最后,这最后的族人  到底还是选择了离去。

  却也连个立碑的人都没有了。

  杜愚抿了抿嘴唇,不知该说什么好。

  “捡起来。”

  “匕首?”杜愚转头看向青师。

  “带回去吧,算是给山海钟一个交代。”

  “好的。”杜愚小心翼翼的拾起匕首,其上锈迹斑斑,像是凡品。

  “走吧。”杨青青轻声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杜愚收好匕首,默默跟了上去。

  二人一路走走停停,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最终返回了入口处。

  “呵”杜愚长长舒了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山海钟,愿意为我们开天门,二队的人也已经先行离去了。”青师的柔软手掌,轻轻拍在他的肩膀上。

  杜愚心中疑惑:“山海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因为我们找到了正确地点,被流放至此的二队,不再被山海钟需要了吧。”

  杨青青哼了一声:“众山之巅,嘉荣草旁。走,回家。”

  “嗯!”

  师徒二人原路返回,走出狭窄谷底,冲出燃烧着山火的密林,踏上登山之路,一路直抵众山之巅。

  乌云翻腾,雷霆如故。

  红叶花海渐渐映入眼帘,而乌云之下,竟还有一口虚幻的古钟悬浮着。

  忽有一道炸雷,狠狠劈落在海洋边缘!

  “轰隆隆!”

  “喵!”荒银猞炸毛似的一声咆哮,速度骤减。

  狂风呼啸中,杜愚一手摘下嘉荣项链,直接塞进了暴君嘴里:“不怕!暴君,冲!”

  “喵!”荒银猞口衔果实,甘甜汁水在口中爆开。她的速度骤然加快,直扑红叶花海。

  苍老的声线再度传来:“找到了吗?”

  杨青青:“节哀。”

  嘉荣草似是早有预料,深深叹了口气:“哎”

  杜愚仰起头,望着高空中虚幻的、巨大的山海钟。

  这就是所谓的天门?

  杨青青:“刚才,是不是有三男一女来到这里?”

  “是的,他们被山海钟吸引而来,与我交流的时候,被天门笼罩离去了。”

  “谢谢你的帮助,嘉荣,后会有期。”杨青青双腿轻夹鹿腹,白玉京纵身一跃,携风而起。

  她手中探出一条花藤,正要卷向杜愚之时,却看到山巅上的红叶红花突然疯涨!

  长长的草叶仿佛能无限延展,它们纵横交错、急速编织。

  顷刻间,一座深红色的通天桥赫然现世!

  “谢谢!”杜愚低下头,大声喊着。

  “咔嚓!”

  天空中一道雷霆劈下,前方红叶桥瞬间被击垮!

  杜愚心中一惊,掌心中浮现出一枚诡异符文,准备给荒银猞搭建空中落脚点。

  “嗡!!!”

  本就巨大的山海钟,竟然再度变大,将师徒二人笼罩其中。

  “啪!”

  “啪”一鹿一猞只感觉眼前一阵模糊,足下水花四溅。

  面前,是一张张眼神炽热、欣喜万分的面庞。

  身后,是高耸屹立,呈青铜色泽的山海古钟。

  “青师!”

  “杜愚.”深坑已然不再是禁地,林诗唯和李梦楠一直守候于此,纷纷大步上前。

  杨青青面露赞赏之色,徒弟们,也能独当一面了。

  她俯身探手,奖励似的拍了拍两人的脑袋。

  “唏律律”风痕驹一声嘶鸣,呼啸而过,破碎成无尽的风妖息,涌入了女人的体内。

  “奈!”白玉京被狂风吹得一歪,不满的唤着。

  杨青青一手遮在脸前,长发飞舞之际,透过纤细的指缝,恰好看到钟壁前,一个默默伫立的樵夫。

  风浪渐止,杨青青轻声道:“杜愚。”

  “是。”杜愚翻身下猞,从兜里拿出一柄锈迹斑斑的匕首,递向山海钟器灵。

  “246座墓碑,算上最后离去的人,共计247人。”

  山海钟器灵双手渐渐凝实,颤抖的接过匕首,但它的脸庞却愈发虚幻。

  凄凉的笛音,依旧缭绕河谷。

  可惜的是,不再有最后的族人了。

  没有了,

  活在山海钟幻想中的身影,在这锈迹斑斑的匕首面前,终被一一刺破。

  “他叫雁锦书。”杜愚拍了拍山海钟的肩膀,低声道,

  “也许。”

  (本章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