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152 骑鹿少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噜......”狼湖犬趴伏于草丛中,猩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远处众人,突然一声嘶吼,“呜!”

  林诗唯眉头紧皱,如此声音,不像是为了震慑敌人,更像是在召唤同伴?

  远处巨木旁,树丛再次一阵耸动,又一只猩红色的眼睛亮了起来。

  李梦楠面色错愕:“还有?”

  杜愚眼眸一凝,座下小白自作主张、缓缓后退:“不止这两个,还有更多!”

  一只地级狼湖犬,显然不可能给几人造成什么麻烦,但如果是一群呢?

  在狼湖犬发出类似狼嚎般的叫声过后,一只又一只狼湖犬悄然现身。

  小白猛地一转身,杜愚视线当即调转:“后面也有!”

  隐藏在狼湖犬体内的“狼”的基因,就这样呈现在众人眼前。

  当他们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时候,狼湖犬群体,已经将几人围住了!

  1只,2只,3只...8只!

  而且这都是在明面上的,藏匿起来的可能还有更多!

  “这是新手异境啊,怎么像无底洞一样。”李梦楠攥紧了双剑,再也不“晕鹿”了,已然被吓清醒了。

  林诗唯很是不解:“它们显然在合作狩猎、协同作战,这不符合寒兽的特点!”

  林诗唯始终认为,寒兽之所以能被妖灵部队镇压、没有杀出无底洞,就是因为寒兽内部的内耗极其严重!

  这群生性暴虐、极其凶残的寒兽,凡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它们摧毁的对象!

  也正因为此,每一座无底洞内都是一片混乱,寒兽们自相残杀,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冲杀。

  可是这群狼湖犬......

  杜愚沉声道:“虽然不符合天宝族·寒兽的特点,但却很符合狼湖犬的特点。”

  狼湖犬的代名词:忠诚、可靠!

  只是区别于清醒之时,此刻加入寒兽阵营的它们,将周围同样被寒气入侵的狼湖犬当做同伴,也对着人族亮起了尖牙利爪。

  “汪!汪汪!”犬类的嘶吼声,终于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远处,巨木左右两侧的狼湖犬,脸前浮现出丝丝水流,纷纷拼凑成菱形。

  林诗唯只感觉脚下一阵水妖息翻涌,她脚下一弹,急忙侧身跃开。

  “噗!”

  一股水柱从地底窜出,直射天际。

  而另一道水柱的目标是白露,也被其轻易躲闪开来。

  “集火左边!”杜愚大声喊着,那里是包围网最薄弱的地方。伴着弓弦绷直的声音,杜愚一箭双珠,直射左侧树丛中那孤零零的狼湖犬。

  一面水墙悄然拼凑,挡在了狼湖犬的面前。

  不屈银·水铁幕!

  “上,风巫巫!”李梦楠迈开长腿,大步前冲,脸庞飘着的风巫巫立刻飞上天际。

  四四方方的水墙,能拦得住前方,却挡不住头顶。

  林诗唯同样前冲,肩膀上的玫瑰双灵,花骨朵脑袋突然绽放了些许,一瓣瓣燃烧着火焰的玫瑰花,迅速飞上天际。

  不屈银·花火之舞!

  “汪!”

  “呜呜!”狼嚎声与犬吠声四起,一道道水枪拉出了长长的水流线条,战场内一片枪林弹雨!

  “走,我们扰敌!”杜愚将小白的鹿角向右侧一推,白玉京顿时窜了出去。

  二女向左,他却向右?

  杜王并不是在逃跑,他一支支弓箭接连速射,虽然准头差了点,但也起到了扰敌的效果。

  足足5只狼湖犬,顿时被杜愚吸引了注意!

  看得出来,狼湖犬虽然狼性十足,意欲完成一场有组织、有纪律、分工明确的狩猎。

  但它们到底还是被寒气入侵了,性情暴躁的很,脾气更是一点火就燃!

  足足5只狼湖犬在杜愚的骚扰之下,当即调头,追杀而来。

  “汪!”

  “汪汪!”伴随着愤怒的犬吠声,一道道水流裹着浓郁的妖息,与杜愚擦身而过。

  一股股水柱从地底喷射而出,甚至还有狼湖网笼罩而来,却无论如何也碰不到小白!

  “奈!”白玉京高昂着鹿首,一声鹿鸣甚是悠扬,意气风发!

  小白的确是在逃命,听起来很狼狈,但她的姿态实在是太过优雅......

  与其说是亡命逃窜,不如说她在戏耍敌人。

左右左  小白闲庭信步一般,潇洒至极。

  “汪!”

  “汪!!!”可惜杜愚听不懂狼湖犬的吼声,不出意外的话,它们应该是在骂街?

  追?狼湖犬如何追得上尘灵鹿?

  杀?狼湖犬的妖技的确很适合捕猎,但它们根本摸不着白玉京的行进轨迹!

  问题也就出现了!

  狼湖犬摸不着小白的轨迹,杜愚也摸不透啊......

  如若小白一路直行,杜愚还能射上一两箭。

  但小白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像拿着手柄搁这调秘籍似的,杜愚也是一脸懵逼!

  别说什么拉弓搭箭了,此刻的杜愚双腿夹紧鹿腹、一手抓着鹿角,身体左歪右斜,生怕自己一头栽下去......

  “慢点,小白,我受不...呃。”杜愚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刚才他还暗暗发笑,觉得猛男大哥太丢人了,还能晕鹿?

  而打起来之后,杜愚切身体会到了小梦楠的滋味。

  就这仙鹿,谁骑着不迷糊?

  “奈”小白突然一个甩尾,稳稳停住。原来,身后的狼湖犬已经被甩没影了。

  杜愚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小白突然又转了90度,面朝一棵大树,一声鹿鸣:“奈!”

  “嗯?”杜愚抬眼望去,并未发现那棵树有什么异常,但小白却是稍稍下伏鹿首,做出了一副战斗的姿态。

  树后有敌人?

  杜愚当机立断,额前一阵妖息拼凑,幽萤火炬瞬间汇聚成型。

  “准备。”杜愚通过契约传递着讯息,手中汇聚出一枚空心火球。

  火灵技·烛芯炮!

  只可惜小颜在二女那边帮忙呢,要不然的话,火花溅一定效果更佳。

  杜愚将炮弹塞进了火炬头里,手执幽萤火炬,直指远处大树:“幽萤礼炮!”

  小幽萤紧闭双眼,一股风柱推射而出。

  幽萤礼炮画出了一道完美弧度,落点正是树后。

  然而烛芯炮尚未落地,一道身影已经窜了出去。

  杜愚:“啊?”

  那身影半蹲在地,横向滑动着,一手在地上抓出了长长的指痕,躲闪的动作相当炫酷。

  更炫酷的是,他身上穿的是迷彩服......

  “呯!”幽萤礼炮在树后炸响,一阵火气息翻腾、气浪推射开来。

  士兵:“......”

  杜愚:“......”

  年轻的士兵小哥站起身来,解释道:“这是一支被感染的狼湖犬族群,数量多且实力不俗,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我在此守护。”

  杜愚一脸乖巧,连连点头:“抱歉抱歉。”

  士兵小哥疑惑道:“你刚才释放的是什么妖技,我怎么感觉不到妖息?”

  “我...喔!”杜愚刚想说什么,小白调头就跑。

  小幽萤:(o_o)?

  我主人呢?

  幽萤火炬呆呆的转了一圈,睁大眼睛四处观望着,最后看向了士兵,一脸的疑惑。

  我的主人...消失啦!?

  士兵:“......”

  小幽萤火炬头上的火焰骤然亮起,困惑的大眼睛中,渐渐充满了愤怒,对士兵怒目而视。

  你把我的主人藏到哪里...诶?

  潇洒飘逸的骑鹿少年,又从林间突兀跃出。

  只见他一把抓住了幽萤火炬柄,随着尘灵鹿调头,身影又消失在士兵的视线中。

  远远的,还传来了杜王的话语:“一会再说啊”

  密林间,杜愚的上身歪着,双腿紧夹鹿腹,直至跑出去十几米远,他才堪堪坐正身体。

  不行,这样下去可怎么战斗?

  他和小白没有契约,本就不能精神沟通,无法提前预知她的行动。

  她的速度这么快,再加上一惊一乍的,他早晚得摔下鹿背。

  “小白,我们来制定一下规则。”仙鹿飞奔之际,杜愚俯下身,开口喊着。

  “奈”

  与此同时,另一方战团上。

  被杜愚吸引走了大批狼湖犬后,大哥与三妹的战团压力骤减。

  尤其是李梦楠有小颜相助,林诗唯更有一头天级·尘灵鹿帮忙!

  平日里,尘灵鹿一族不会参战,它们见人就躲,游离于一切争斗之外。

  但成为了林诗唯的妖宠之后,这头天级·大成期的尘灵鹿,自然会忠心护主。

  一头头由仙雾拼凑的尘灵鹿身影,可谓是横冲直撞,杀得几只狼湖犬毫无脾气。

  “奈!”

  荣耀金·尘雾袭!

  一头狼湖犬正在极力躲闪着火焰玫瑰花雨,却是被雾气拼凑的尘灵鹿一头撞向远方。

  “咔嚓!”狼湖犬的妖息战袍,碎得彻彻底底。

  林诗唯自然不会给敌人重塑战袍的时间,她脚下一崩,猛地窜了出去:“刺!”

  不屈银·玫瑰刺!

  玫瑰双灵有两条藤蔓,一根缠绕主人的身体,一根用来杀敌!

  只见那探出的藤蔓尖部,化作一根锋利的长刺,追着被撞飞出去的狼湖犬,长刺硬生生贯穿了它的腹部。

  “呜呜呜呜”狼湖犬痛苦的呜咽着,极力挣扎着,被玫瑰刺钉在了树上。

  “咚!”

  一声闷响!

  林诗唯的身影直逼大树,却不是挥拳,而是一掌按住狼湖犬的头颅,将它死死按在树皮上。

  “嘘......”林诗唯唇齿间发出了噤声的指令,像是在安抚这痛苦挣扎的生灵,口中喃喃着,“没事了,没事了。”

  说话间,林诗唯一手固定着狼湖犬的头颅,身上窜出了焰魂禁锢!

  “嘶!”火焰轮廓一手拾起主人身上缠绕的另一根花藤,用那花藤尖部,刺进了狼湖犬的下颚。

  “呲!”

  伴随着尖刺入肉的声音,狼湖犬终于没有了挣扎。

  焰魂禁锢悄然收束,缩回主人体内的同时,又将花藤缠回了女孩的腰腹。

  林诗唯稍稍歪头,用脸蛋抵了抵肩膀上的玫瑰花灵:“下次,刺得准一些,痛苦少一些。”

  “唔。”玫瑰双灵乖巧的应着,抽离狼湖犬身体的长刺,又向左侧甩去!

  “嗯?”林诗唯身体紧绷,下意识跳步右退,完成了半转身动作的同时,也做出了防御姿态。

  “汪!”一头狼湖犬眼放红光,凶狠扑杀而来。

  显然,它并不属于原战场,应该是后来的援兵。

  “叮!”

  “呲!”一箭碎战袍,一箭入头颅。

  一箭双珠!

  急速射来的火矢虎口夺食,探出去的花藤尚未扰敌,偷袭的狼湖犬已然死亡,干脆利落。

  凶狠扑来的狼湖犬,当即改变了行动轨迹。

  它被火矢贯穿头颅,于林诗唯眼前横向飞过,远远钉在了一棵树上。

  杜愚回来了?

  林诗唯望向箭矢袭来的方向,然而...哪里有杜愚的身影?

  密林间,唯有一道淡淡的仙雾尚未散尽,勾勒出了骑鹿少年的行动踪迹。

  林诗唯一双美眸微微亮起,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所以...弓骑兵?

  天上白玉京,追风逐日!

  弦外连珠箭,流星赶月!

  啥也别说了,

  快,就完事了!

  今日三更.12.17.20

  ------题外话------

求些票票  天才一秒:m.linlida.net/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