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140 偷糖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人们常常睡过头,而杜愚更高级一些,在苏阿姨家住过了头......

  本想小住几日的他,回过神来之际,已经是月末了。

  没办法,这座妖宠乐园实在太适合修行了。有合适的妖宠陪小颜、小幽萤对战,也有林诗唯陪杜愚对练。

  没带妖兵弓的他,心无旁骛的训练近战技艺,手持一柄花纹银刃与林诗唯火拼,也是被女孩虐得毫无脾气。

  就很难受!

  在不涉及生死、纯粹切磋的范畴内,杜愚身体素质上的优势,显然弥补不了技巧上的不足。

  值得一提的是,林诗唯也在训练过程中晋级御妖士·大成期了。

  漫山的枫糖树,释放的皆是木、火属性妖息,女孩省去了转化妖息属性的环节,又在修炼材料的堆砌之下,她的确是成长速度飞快。

  林诗唯无疑是一名战士,更是受训了十余年的格斗家,在她的眼中,杜愚的功夫足以用“三脚猫”来形容。

学艺嘛,挨打什么的,不丢人  反正杜愚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被三妹蹂躏了这么多天,他也终于摸清楚了这家人的生活作息。

  29号这天夜里,杜愚悄悄咪咪的打开房门。

  “咔嚓”

  透过门缝,杜愚看了看外面静谧的客厅,随即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直至溜进后院,杜愚这才松了口气。

  夜风吹过,枫叶林沙沙作响,夜色下的妖宠乐园还算安静,大多数妖宠都休息了。

  他沿着枫林屏障一路向左,心中满是感叹。

  月色下,枫叶林一片火红,偶有枫叶散发点点暗淡红芒,美得令人心醉。

  作为妖植,枫糖树是不会落叶的。

  它会变绿、会染红、会泛黄,但即便是在严寒冬日,枫糖树依旧有着勃勃生机,枝叶不会干枯。

  杜愚额前一阵妖息拼凑,一支火炬迅速成型。

  小幽萤好奇的四处观望着,当它转了一圈,脸转回来的时候,只见杜愚面色严肃:“不许炸哦,我带你去吃糖。”

  小幽萤顿时睁大了眼睛,开心得又转了一圈。在这里这么多天了,它可太知道枫糖浆的美好滋味了。

  杜愚笑着攥住火炬柄,带着小家伙来到秋千旁,仰望着高大的枫糖树,小声道:“让我们吃点呗?”

  “吱嘎......”

  秋千突然前后晃了晃,这是枫糖树在给杜愚回应。

  至于秋千为什么会摇晃......因为组成秋千的“绳索”和“座位”,统统都是枫糖树的枝条拼凑的。

  “谢谢。”杜愚将火炬头对准了树皮,探手抵上前。

  霎时间,火炬头上的火焰亮了不少,小幽萤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大肆焚烧着树缝中流淌出的枫糖浆。

  “嗯?”杜愚突然转头,只见枫叶林内亮起了一盏盏提灯。

  火木双系·天宝族妖兽·夜火笼!

  一时间,枫叶林内充满了浓郁的古风气息。

  一只只古香古色的提灯笼,仿佛跨越了时代,从古代元宵节的热闹街景中走出,闯入了杜愚的世界。

  它们大都是长方体,上有提杆,下有吊穗。

  提灯笼每一面上的图案不同,也稍显模糊,其中泛着温馨的灯光。

  “你们玩你们的,没事没事。”杜愚急忙摆手。

  夜晚时分的妖宠乐园,与白天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你甚至可以当成是另外一个世界。

  然而,提灯笼似乎很想帮助杜愚照明,并没有顾自玩耍,而是纷纷凑了过来。

  杜愚:“......”

  你们可真是爱心满满的好灯奥!

  早知道这样,我就先舔树了呀,现在被这么多夜火笼围观,我......

  “杜愚杜愚”

  “啊?”

  “快点快点,我馋啦”

  “行吧。”杜愚移开大口朵颐的小幽萤,上前一步,看着眼前的树皮纹路。

  小幽萤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自己吃得正开心呢,主人这是要干什么?

  随即,小幽萤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因为它的主人探前脑袋,竟然舔了舔树皮......

  确切的说,是舔了舔其中流淌出来的枫糖浆。

  “嚯”杜愚踉跄后退了两步,苦得他龇牙咧嘴。

  周围的精美的夜火笼纷纷散开,似乎也在用特殊的方式,观瞧着这个傻乎乎的人族生物。

  这可是妖植的产品,那枫糖浆看起来很诱人,但那是给人吃的吗?

  “唔好吃。”小焚阳开心极了,很是满足。

  “呕。”杜愚一手捂着肚子,阵阵干呕,总觉得自己的胆汁都快苦出来了。

  蓦的,身后传来了一道颇具磁性的女嗓:“杜愚?”

  杜愚面色一僵,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这也太尴尬了吧!

  林诗唯抬手握住一只夜火笼的提杆,向前方照去:“你在这...你怎么了?”

  杜愚尽力恢复着表情,扭头看向了身后。

  月色下,女孩穿着漆黑的长睡裙,裙摆随着夜风轻轻飘荡着。夜火笼的映衬下,是女孩关切的面庞。

  “怎么哭了?”林诗唯心中一沉,还以为杜愚在家园里受欺负了。

  “没哭没哭,误会误会。”杜愚连连摆手,干呕的时候,流点眼泪很正常好吧!

  林诗唯眉头微皱,抬手探向杜愚的眼角。

  而杜愚下意识的含胸低头,左手探前干扰女孩的手、右手也护着下颚,做出了较为标准的防御姿态。

  林诗唯:“......”

  杜愚:“......”

  尬住!

  其实杜愚也很冤枉,你天天被一个人盯着揍,你也会有自然反应的。

  林诗唯放下手,看着周围的提灯笼,又抬眼看了看枫糖树,面色不悦:“它们怎么你了?”

  “跟它们没关系。”杜愚急忙转移话题,“你大晚上不睡觉,跑这里来干啥?”

  林诗唯面色怪异,总觉得这话应该自己先问?

  看到杜愚却是没什么大碍,她开口道:“我小舅要过来领妖宠,就是土绒熊的主人。妈妈让我问问你,想不想看一看人宠重聚的画面。

  我刚才去你房间找你,没找着,就想着来后院看看。刚出门就看到这边聚着一群夜火笼。”

  “啊...这样啊。”杜愚挠了挠头,那你叔来的可真是时候奥!

  “土绒熊的主人是你舅?”

  “嗯,苏方。”林诗唯松开了提杆,任夜火笼悬空飘着,她来到秋千旁,一屁股坐了上去,“你要看么?”

  “好啊,正好看看土绒熊的主人是什么样的。”

  “呵呵。”林诗唯前后荡着秋千,轻声笑道,“你知道,我之前苦求成为御妖者,却迟迟无法觉醒。

  我妈就一直想着把我培养成一名饲育家助手,以另一种方式解我心头遗憾。”

  杜愚拾着幽萤火炬,将火炬头抵在了枫糖树上:“然后?”

  林诗唯:“妈妈给我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关于饲育工作者的守则:不要以批判的眼神,看待那些向你求助的御妖者。”

  杜愚焚烧着树皮缝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林诗唯:“御妖者将妖宠放在这里,大都是因为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问题。既然他们求上门来,就意味着他们想要解决问题。

  万物生灵,皆会犯错。

  我们要做的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给出指导建议,希望他们未来更好,而不是用异样的目光看待这些人、这些宠。”

  “有道理。”杜愚点了点头。

  饲育一职,更像是一种服务类职业,也为御妖一职提供了一定的保障。

  如果你以鄙夷的眼神去看待“病人”,让他们羞愧难当,那么来寻求帮助的人会越来越少,但人宠之间的问题依旧存在,世间的悲剧也会越来越多。

  “他们来了。”林诗唯看着远处别墅后门亮起了灯光,她握着秋千吊绳,轻轻拽了拽,“借我件外衣。”

  杜愚当即褪下灰色运动服外套,转身递向林诗唯的时候,动作却是微微一僵。

  只见枫糖树的枝条已然探下,红色的枫叶层层拼凑,化作了一件火红色的枫叶大衣。

  林诗唯迟疑片刻,还是拍了拍身上的枫叶大衣:“谢谢。”

  随着层层枫叶如潮水般退去,她也伸手接过灰色外套:“走啊。”

  “哦。”杜愚仰望着极具灵性的枫糖树,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以后自己家里,一定要种几株听话乖  铅笔小说23qb

  巧的妖植,日常生活简直不要太方便!

  嗯,闲着没事还能让小焚阳扒扒树皮,泄泄愤......

  四人于途中汇合,杜愚尚未开口,中年男子已经探来了手掌:“杜愚小兄弟,谢谢你的帮助。”

  苏方大概三十中旬的年纪,身材甚是魁梧,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非常奇妙的是,有些人即便是穿着便服,你也能看出来他的军人气质。

  杜愚和男子握了握手:“苏...呃,前辈别这么说,我也是按照苏阿姨的指点,才敢和土绒熊套近乎的。”

  他想叫大哥来着,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由于林诗唯穿着灰色外套,显然和杜愚的灰色运动裤是一套,苏方不免多看了两眼。

  他抬手拍了拍林诗唯的脑袋:“几个月没见,御妖生涯还适应?”

  “适应,挺好的。”

  “走,先去看看你的妖宠。”苏茗安轻声说着,打断了几人寒暄,引着众人直奔庭院西北。

  土绒熊依旧盘踞此处,此刻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仅从它的睡姿上也能看出来,土绒熊觉得所处环境非常安全,都敢把柔软的肚皮露出来。

  苏茗安:“去吧。”

  苏方看向了自家亲姐,咨询道:“就这么叫醒它?”

  显然,人宠之间的关系还比较紧张,苏方自然不想扰人清梦。

  苏茗安却是笑了:“为什么要叫醒它呢?你不是有好几天的假期么?”

  苏方:“姐的意思是?”

  苏茗安稍稍扬头,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土绒熊:“趴它肚皮上,和它一起睡吧。”

  苏方贵为一名大御妖者,但是在苏茗安面前,完全就是个“病人”,医生说什么他就干什么。

  只见苏方放轻脚步,缓缓走上前去。

  但显然,这魁梧的汉子没有趴在熊皮大床上睡过觉,他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尝试着爬上去。

  “噜。”土绒熊虽然睡得熟,但毕竟实力摆在这里,自然也察觉到身旁有个小东西在作祟。

  它怕是把苏方当成了杜愚,一只熊掌探来,直接将苏方拎了起来,扔在了自己的肚皮上。

  随后,它就又睡了过去......

  苏方愣了一会儿,在苏茗安点头示意之下,他也缓缓的躺了下去。

  柔软的熊皮大床,随着土绒熊的呼噜声上下起伏,遥望着夜空中繁星点点,渐渐的,苏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明明是个三十中旬的中年人,更是个行伍出身的钢铁硬汉。

  如此孩子般的笑容,怕是足有二十多年,不曾在他的脸上出现过了。

  铅笔小说23qb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