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105 离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直至杜愚的身体再次被掏空,指尖燃不起一丝一毫的火苗,一群仙鹿们“奈奈”叫着,果断扭头离去。

躺在地上的杜愚,从被众人环绕到无人问津,他又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了  杜愚一手撑着地面,起身回头望去,仙鹿们成群结队,悠闲的散着步,向远处走着。

  “奈”

  “还是我的小白好。”杜愚看着唯一一个陪伴在自己身旁的小仙鹿,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奈。”远处,高大雌鹿回首望来,轻声呼唤着。

  小白扭头看向母亲,当即开心的原地跳了一下,随后一蹦一跳的离开了,追上了族人们的步伐。

  杜愚:“”

  “呵呵。”身后远处,女孩忍俊不禁。

  杜愚眼神幽怨的望着小白的背影,大声喊着:“你出去野吧,不用理我,但要记得回家啊。”

  仙鹿成群结队,渐渐远去,既然它们没有再邀请杜愚骑坐,那显然就是要顾自玩耍。

  “天黑前记得回来!”

  “奈”

  “怎么感觉有点卑微呢?”不知何时,林诗唯已经站在了杜愚的身前。

  他转头望来,也看到林诗唯俯身探手的动作。

  握着她的手掌,杜愚站起身来,拍了拍胡须树大衣:“小白好久没回家了,估计得疯玩很久。”

  林诗唯点了点头,提议道:“那趁着小鹿玩耍的工夫,我带你练练短刃技艺?”

  “好!稍等一下,我先给妖宠吃个早餐,小颜也应该睡醒了。”杜愚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牛油纸袋,额前一阵火妖息拼凑。

  小颜出现的第一时间,火红色的长尾一搭,便跃上了杜愚的肩膀,刚想撒娇之时,却是看到了面前的短发女孩。

  “嘤!”小颜顿时身体紧绷,一脸警惕的看着林诗唯。

  “她是我们的队友,不打不相识嘛。”杜愚一边将果脯送到小颜嘴边,一边开口解释着。

  “嘤?”小颜叼住果脯,歪着小脑袋,好奇的看着林诗唯。

  “你好。”林诗唯笑着打招呼,既然是同伴的妖宠,而且曾经还对战过,她自然想要消除误会。

  然而,当林诗唯的名字从敌人名单中划掉之后,小颜看林诗唯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诗唯,金棕色的狐眸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审视的意味。

  如此眼神,让林诗唯心中有些怪异,感觉眼前的小狐狸就像是一位评审?

  “嘤”小颜缓缓探出一条长尾,用那带有丝丝金绒的尾巴尖尖,轻轻掠过林诗唯的白皙脸蛋,稍稍托起了她的下巴。

  林诗唯:???

  这是...这是什么操作?

林诗唯从未想过,活了十八年,竟然被一只小狐狸给调戏了  关键是这小狐狸美得惊人,大多数人都会很喜爱,很难去厌恶。

  “嘤!”小颜毛茸茸的小脑袋轻轻碰了碰杜愚的脑侧。

主人的眼光可以啊?爱了爱了  这可是本狐从未解锁过的全新类型!

  看看这黑短发、英气眉,还有这稍显凌厉的眼神,简直就是个英姿飒爽的战士。

  小颜吞掉了果脯,轻盈一跃,跳上了林诗唯的肩膀。

  林诗唯也是看着火红色的身影入了迷,很愿意给小颜的示好行为做出一些回应,她也用脸蛋蹭了蹭小颜的柔软皮毛。

  杜愚召唤着幽萤火炬,一边往小幽萤的火炬头里投食,一边开口说着:“提前跟你说一下哈,我的小火狐比较黏人。”

  “火狐一族,腻人很正常。”林诗唯伸手去抱,小颜却是轻盈一跃,躲到了她肩膀的另一侧,像是在玩躲猫猫。

  “嘤!”随着一声嘤咛,她到底还是被林诗唯抱在了手里。

  隐隐的,杜愚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转眼看向小颜,而小颜又对着杜愚叫了两声,像是在催促他做什么事。

  林诗唯:“怎么了?”

  杜愚无奈的笑了笑:“她说,她喜欢你。”

  林诗唯嘴角微微扬起,看着怀里仰头望着自己的美丽小家伙,不禁开口道:“小东西,才见几面就喜欢上了,你是不是见谁都喜欢?”

  “嘤!”

  林诗唯再次抬眼看向杜愚:“她又说什么了?”

  杜愚面色有些迟疑,小声道:“你是我见一个喜欢一个的人里,最喜欢的那个。”

  林诗唯:“”

  她不太确定,这其中是否有杜愚二次加工创作的成分,如若没有的话渣狐?

  “呼?”呆萌的幽萤火炬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昨天那个把主人按在墙上揍的女孩么?

  幽萤火炬飘到林诗唯脸前,左飞飞,右飞飞,眨了眨大眼睛,火炬头渐渐亮起。

  “嘤!”小颜顿时就不喜欢林诗唯了,那真是掉头就跑,直接返回了杜愚的印堂穴里。

  “别炸,幽...吃的,幽萤,好吃的!”杜愚拿着果脯,向远处一抛。

  小幽萤顿时睁大眼睛,一路爆炸着,追向了远处的果脯。

  杜愚尴尬的笑了笑:“小幽萤也在和你打招呼。”

  阵阵微风袭来,林诗唯一手掩着口鼻,面色怪异:“你的妖宠都很独特。”

  杜愚小声维护道:“战场上都挺靠谱的。”

  闻言,林诗唯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来吧,训练吧。”

  “好!”

  在这峡谷之巅,杜愚开启了新一轮的学习生涯。

林诗唯远比火桐树细心多了,也让杜愚活得更有尊严,起码她不会拿枝条去抽杜愚的屁股  从执刃的几种手型,到基础招式用法,甚至辅之以步伐。

  杜愚学得有模有样、极其认真,林诗唯也是颇为满意,倾囊相授。

  夕阳西下之时,小白和族人们回来过一次。

  看着悬崖边上苦练技艺的年轻人,尘灵鹿族群也没有打扰,只是在远处树下留下了一些野果,便又离去游玩了。

  峡谷的北面好像是尘灵鹿的地盘,从始至终都没有其他妖兽来打扰。

  在这里,杜愚度过了极其充实的两天,如果不是要去书屋总部领取奖品,也许他还会驻留更久。

  清晨时分,林诗唯站在一棵树旁,看着疯狂划树皮的杜愚,权当他是在刻苦训练。

  “天赋不错,上手很快,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

  林诗唯哪里知道,杜愚每划一次树皮,都伴随着小焚阳的欢呼雀跃声音。

  “啊,是你教得透彻。我的近战弓是被青师家的火桐树训练出来的,学习过程可别提有多痛苦了。”杜愚反手执刃,在大树前勐地一记横划。

  “呵呵。”林诗唯一声轻笑,打趣道,“你还会近战弓?”

  杜愚:“”

  两天的朝夕相处,显然让师徒二人的关系更近了一些。

  杜愚弓步上前,反手将妖兵花纹浅浅刺进树皮,假装深深刺入,而后勐地向后一扯。

  “感觉怎么样?”林诗唯颇为期待的看着杜愚。

  “挺顺手的,要不就选它吧。”杜愚掂了掂手中稍显沉重的花纹短刃,一手抹过银色的刃锋,抹去了片片树皮。

  当个副武器完全够格了,毕竟他主修的是弓。

  针对杜愚近几日的训练表现,林诗唯也有自己的判断,听到他这话,她轻轻点了点头:“阴狠毒辣、便于隐匿,也能出其不意,的确很适合你的战斗风格。”

  杜愚:???

  林诗唯看到了满脸问号的杜愚,解释道:“我是说你的战斗风格与短刃的特点契合,并不是说你的个人品质。”

  杜愚一脸难受:“哪儿啊我的战斗风格就阴狠毒辣了?咱俩可就打过一次,而且还是正面对刚,你就看出来了?”

  林诗唯转头看向了远处走来的尘灵鹿群:“因为要当你的教练,帮你选择近战兵刃,所以在去青青阿姨家之前,我特意询问过。”

  杜愚顿时傻眼了:“青师跟你说的?”

  林诗唯摇了摇头:“是的,但她转述的是龚成教师的话。”

  果然,又是那该死的龚老魔!

  之前新手营毕业的时候,就说我阴险狡诈什么的,简直败坏本王名声!

对待敌人,我可能的确是阴了点,但是我对朋友多好啊,谁不愿意跟我当队友  话说回来,龚成好像也当面邀请自己,说以后一起上战场来着?

  “哈”杜愚又发出了MC村民的古怪鼻音,如此看来,龚老魔还是拎得清的。

  “奈”小白看到主人停下了训练,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

  杜愚蹲下身来,开口道:“我们得走了。”

  “奈?”小白眨了眨眼睛,她显然能听懂人话,却在这里装傻。

这也太有灵性了  杜愚屈起手指,敲了敲她的脑袋:“你是小仙鹿,又不是傻狍子,装湖涂呢?”

  “奈”小白探头塞进了杜愚的怀里,不依的磨蹭着。

  “这”杜愚有些迟疑,知道小白是真的不舍得离开,他小声道,“要不你留在这里多玩几天,等我回来接你?”

  小白突然抬起脑袋,看了看杜愚,又扭头看了看身后远处的高大雌鹿。

  杜愚轻声道:“去吧,我过几天回来接你,没事的。”

  尘灵鹿一族,自然是这座妖灵异境中的霸主,除了双生树之外它们的级别最高,也从不与人起冲突,杜愚很放心小白留在这里。

  小白扭过头来,眼巴巴的看着杜愚,小声叫着:“奈”

  即便是没有契约,杜愚都能感受到这份情感,他连连点头,轻声安慰着:“我一定会来的,放心吧。”

  小白稍稍探前鹿首,蹭了蹭杜愚的脸蛋,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奈”

  杜愚揉了揉她的脑袋,满心感慨,一手将她送向了母亲的方向。

  白玉京一步一回头,杜愚也是倒退着,连连摆手。

  “杜愚。”

  “嗯?”

  林诗唯很不想打扰一主一宠之间的深情道别,但她不得不提醒道:“你后面是悬崖。”

  杜愚手掌一僵,面色一窘,这也太尴尬了!

  嗯...掉下去也挺好,刚好就不用活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