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062 楼梯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终于见到你!

  杜愚心脏砰砰乱跳,自从进入这诡异的雨夜城市以来,他一路被红雨衣放风筝,一路追逐至此。

  他突过围,打过遭遇战,也见证了一桩桩凶案。

  终于,那个永远只留给他背影的红雨衣,露出了正面真容!

  红色的雾团弥漫,面部轮廓同样比较清晰,看起来像是个长相颇为可人的女孩。

  “啪!啪!啪!”塔外军营帐中,士兵疯狂敲击着按键,连拍截图。

  又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又是一张较为清晰的面庞!

  哪怕是女孩面部红雾缭绕,这也是极具价值的线索,说不定能帮助妖灵军方在现实世界里,找出人物原型!

  士兵一边疯狂截屏,口中喃喃自语,比之前截屏黑雾女人时都要激动:“有货有货,出货了,御妖徒段位终于出货了!”

  不能怪士兵如此欣喜若狂,已经四個多月了,无数御妖者前赴后继,其中的御妖徒段位,从未有过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刘营长并未责怪士兵的失态,此刻的他也是心思翻涌,死死盯着屏幕里的红雾小女孩。

  这个杜愚......牛逼!

  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正面遭遇了红雨衣,更是破天荒的让人们记录下来这故事中、最为重要的的人物角色形象!

  此刻的刘营长还没意识到,杜愚可不是误打误撞!

  杜愚是清晰判断出自身所在位置,而后立刻做出反应,人为制造的这一场正面相遇。

  “你是谁呢......”杨青青喃喃自语,尽可能还原着屏幕中女孩的红雾面庞。

  “这里不安全!”杜愚的一句话,将所有人拉回了现实。

  第一人称视角中,杜愚双手探前,做出了一副止战的姿态,急忙说着:“这里躲不了,他们马上就要追过来,你和你的家人都会惨遭毒手。”

  “呀!”非常突兀的,红雨衣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叫声,一手猛地向前一甩,一颗红雾球直逼杜愚!

  杜愚面色一僵,匆忙向后闪躲开来,跌跌撞撞退进漆黑民宅之中。

  “呯!”红雾球于楼道中炸裂,气浪翻涌!

  杜愚一手遮在脸前,急忙开口道:“我正在外面拦着他们呢,你们还有机会逃跑,快带着你的家人离......”

  “咔嚓!”话音未落,对门的防盗门猛地被推开。成年体型的红袍红雾人看到了杜愚,二话不说,同样抬手一甩!

  “卧槽!”杜愚心中一阵咒骂,一把拽住了防盗门。

“呯!”这是房门关闭的声音  “呯!”这是红雾球砸在防盗门上的声音。

  杜愚急忙上前,透过猫眼,看到了红雨衣飞快爬上楼梯,窜进了家中,红袍人恶狠狠关上了家门,楼道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杜愚!”女人清冷的声线,响在杜愚的耳旁。

  “青师。”杜愚看着猫眼,脑侧的摄像机自然怼在了房门上,监视屏幕一片漆黑。

  杨青青开口道:“深呼吸。”

  “啊?”

  出人意料的是,杨青青的声音竟然温柔了下来:“听话,深呼吸。”

  杜愚:“......”

  听着杜愚长长呼气的声音,杨青青开口道:“我知道伱的代入感很强。别说是你,就连我们这些看监视器的,也都深陷其中。

  但你要记住,杜愚,你看似身处居民宅中,本质上,你正处于影蛊塔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影蛊塔制造的幻影,影蛊塔在试图给我们讲述一个故事。”

  杜愚微微张着嘴,知晓了杨青青的意思。

  当杨青青那清冷的声线温柔下来时,简直就是半人入眠的良药:“你改变不了故事的走向,影响不了故事结局。即便你能,也不该去改。

  你能给故事人物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这一切,让这段被埋葬的历史重见天日。”

  杨青青缓了缓,继续轻声叮嘱:“在故事人物对你产生威胁之前,你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就好。你动手的唯一目的,是为了保全自身,是为了进入影蛊塔的下一层,而绝不是影响故事本身。”

  “嗯,我...我明白了。”杜愚一手搭在门把手上,轻声道。

  杨青青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探索影蛊塔很重要,但杜愚入塔之后的种种表现,让杨青青更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到底收了一个怎样的弟子。

  她轻声道:“你已经进入影蛊塔第三层了,这是其他人从未到过的高度,你现在......”

  杜愚:“嘘!”

  杨青青:“......”

  刘营长立刻抢过话筒:“把摄像头顶在猫眼上,让我们记录,发生的一切我们和你说。”

  不愧是老兵,就是敏锐啊?杜愚的一道噤声指令发出,军营帐里已经猜出来外面发生什么了。

  他稍稍歪头,小心翼翼的将摄像头贴在猫眼上。

  随着士兵们不断调整摄像头,透过猫眼,一个特殊的、带有些许弧度的画面,呈现在了监控视频上。

  一个个黑袍人走上了楼梯,“哒哒”的高跟鞋声,再次缭绕在了杜愚的耳畔。

  那个女人也上楼了么?

  诡异的是,原本隔壁大门紧锁,此刻却突然自己开了。

  门内的红袍人当面一炮,霎时间,楼道里乱作一团。

  “别动!”刘营开口说道,同时转身看向军营帐内,“手里的活统统放下,统统静音!”

  一时间,整个军营帐都陷入了一片沉寂,好奇的士兵们纷纷看向这边的监视器,也看到了带着弧度的楼道画面。

  无比惨烈!

  已经有惨死的黑袍人倒在楼梯扶手处,又在混乱中被踹下了楼梯。

  黑袍人与红袍人在狭小的空间里厮杀着,透过猫眼的摄像头,根本无法录全整个战场。

  黑袍人最终还是闯进了对面民宅,墙壁碎裂、桌椅翻飞,黑袍人与红袍人完全是近距离拼刺刀,如此画面,简直有违常理!

  这群人得是御妖者吧?

  他们的妖宠呢?统统都没有,全员近战!

  他们的妖技呢?一堆人只掌握红雾团和灰雾团?简直是开玩笑......

  杨青青眉头微皱,细细思索,当即心中恍然。

  影蛊塔只是在讲述过程,为了杜愚能更好的理解,它不仅将这个世界设定在了现代,也大幅度简化了所有人的战斗手段。

  “哒,哒,哒。”高跟鞋声再响。

  猫眼外,是一个穿着呢绒大衣的女人背影,她站在了对门的门前,握了握早就收好的黑雨伞。

  只见她步步向宅内走去,一片混乱中,她猛地抓住了一个飞来的红袍人,重重按在墙壁上,漆黑的雨伞硬生生钉进了红袍人的头颅,钉进了墙壁之中。

  “呲。”

  黑雨伞尖缓缓抽出,带出了一条红色的雾气,而随着雨伞抽出头颅,一柄黑色的刀刃代替了黑雨伞刺入的位置,依旧钉着红袍人的尸体,将其钉在墙上。

  闲庭信步、游刃有余!

  所有人都没想到,小小的民宅中竟然藏了那么多红袍人,而双方的厮杀无比惨烈。

  “铃~铃铃~”

  铃声炸响,娇小的红雨衣突然窜了出来,动作迅敏若猫科动物,在墙上横跑数步,直冲黑雾女人。

  黑雾女人伸手去抓红雨衣,却不知为何,她整个人突然停滞了一下。

  “呜~呀!”红雨衣一声怪叫,撞开了女人的腿,直冲门外。

  “咚”的一声闷响,杜愚吓了一跳。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飞奔出来的红雨衣,则是一脚踩在防盗门上,借力转身、向楼梯上方窜去。

  镜头中,对门屋内的黑雾女人恢复了行动,转身走了出来。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响,仿佛能踏进人们的心里。

  众士兵看着镜头中的画面,纷纷凝神屏息,大气都不敢喘!

  因为黑雾女人好像发现了门后的杜愚,她就站在猫眼前,紧盯着猫眼后的人。

  确切的说,是透过监视画面,紧紧盯着军营帐中的一众士兵!

  如此对视,已经不是用“诡异”就能形容的了。

  “嘘......”杨青青极力压低着声音,小声与杜愚交流着,“别出声,黑雾女人就在门外。”

  真·一门之隔!

  青师悄声说话之时,军营帐内一片死寂。

  没有人想害死屋内隐藏的杜愚,亦或者...在这黑雾女人的注视下,正常人的反应就是不敢有丝毫异动。

  隐隐的惨叫声还在继续,一个个黑袍人飞奔出来,追上了楼梯。

  缓缓的,黑雾女人终于转身,迈步走上了楼梯。

  杨青青:“她走了。”

  “哒,哒,哒。”脑海中缭绕的声音越来越远,无需青师提醒,杜愚也能知晓。

  他终于松了口气,小声道:“接下来,就是红雨衣被逼死坠楼的一幕了。”

  杨青青悄声道:“那段故事我们见证过,你先去对门屋中,看看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好。”杜愚小心翼翼的打开防盗门,入目的是一片狼藉、尸体横七竖八的景象。受限于视野,杜愚只能看到民宅内一块长条区域,但即便如此,就已经足够骇人的了。

  尤其是那被黑雾刀钉在墙上的红雾人,他的尸体还在轻轻摆动着......

  这画面,他曾见过。

  当初的他,蹲在南面居民楼的天台上,从另一个角度看到过这具摇晃的尸体......

  最终,红袍人还是死了。

  杜愚抿了抿嘴唇,走出了漆黑民宅。

  就在他一脚刚迈出门,踩在黑衣女人之前伫立的位置时,他眼前的画面骤然一变!

  杜愚身体一紧,这一次的场景,却是繁华的闹市街头了!

  一股股嘈杂喧闹的声音涌入耳中。

  闪烁的霓虹灯,将杜愚的身影映衬出了奇幻的色彩。

  大电子屏上,美丽女人展现着白皙的面庞,手里还拿着一小瓶化妆品。

  街道上车水马龙,夜色下人来人往......

  一片喧嚣的夜色城市里,一个娇小的红雨衣身影,正跪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前,她手里还拿着一棵小小的树苗。

  小女孩跪在街头、于柏油马路上种树的举动,引得来来往往的灰雾行人好奇观瞧。

  杜愚的眼眸微微一凝!

  那可不是普通的树苗,而是两棵缠绕在一起、呈螺旋状的小树苗......

  “双生树!?”

  影蛊塔·第四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