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049 纸鹤门徒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杜愚掏出包内的塑料罐,将小白花放入其中,拧好了盖子。

  “你别跑!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范昌洪愤怒的喊叫着,也许是因为有士兵在场,他的言行举止都很正规。

  “可是我不想打了。”

  范昌洪面色恼怒:“你说不打就不打?你刚才还从背后偷袭我一箭!”

  杜愚:“别闹,是你先拦下我,先动的手。”

  范昌洪面色铁青:“你!”

  杜愚却是笑了,因为有士兵在场,男子不敢骂人,所以连话都不会说了?开始往外蹦字了?

  杜愚:“要不你还是把妈带上吧,也许说话能顺畅点?”

  范昌洪气得身体瑟瑟发抖,面色血红:“我输的话,我手里这件妖兵给伱!”

  杜愚心中很是诧异,如此互怼的时候,对方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熙来攘往皆为利?

  杜愚似乎想明白了其中道理,无论眼前这个男人的外在表现如何,其目的是非常纯粹的。

  杜愚将装着小白花的塑料罐放入背包中,直接拉上拉链:“不赌,我看不上你的妖兵。”

  周围已然恢复了宁静,士兵们也不好多待,虽然那个年轻女兵很喜欢近距离看热闹,但身旁的老兵走了,她也只能无奈的跟上。

  范昌洪压低了声音,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小子,你叫什么?”

  杜愚背上战术背包,一边倒退,一边耸了耸肩膀:“我叫你别跑,我叫你往那边跑,我叫你别往我这跑。”

  怒火中烧,血灌瞳仁!

  范昌洪的眼睛仿佛能杀死人,猛地拉弓搭箭,直指杜愚:“你!踏!马!的!”

  范昌洪额头处突然飞出来两只灰色鸟儿,连着风矢、带着两记颇具规模的小风刃,直逼杜愚面门!

  “嘤!”小颜一声狐鸣,脸前迅速汇聚出一颗大型火球!

  杜愚猛地向左侧闪躲:“火花溅!”

  双方的确处于战斗过程中,只是刚才有士兵在场,男人稍稍收敛罢了。亦或者,男人的最终目的是赌斗那朵“双生花”,藏在他怒气满满的脸下,是一颗唯利是图的心。

  “轰隆隆!”

  火球被两记小风刃精准切割,在风妖息的推动下,火球炸裂的异常剧烈。

  热浪翻腾,火花四溅。

  小焚阳突然开口:“想要赢,最好速战速决、一击制胜。”

  杜愚躲在一棵大树后,心中暗暗点头。对方这个年纪,怎么也得是御妖徒·巅峰了,和杜愚相差两個小段位。

  杜愚破不开对方的防御,没关系,狐小颜可以!

  她的妖技输出规模,已然是地级妖技水准了。

  “埋伏在这里,火花溅预备。”杜愚将小颜放到树下,短短一句话,已然定好了策略。

  之前爆炸弥漫的层层火焰尚未散尽,他也借着点点保护色,急忙向后方山林跑去。

  小颜躲在大树后,一双金棕色的狐眸望着杜愚跑远的背影,她眼中并没有伤心,而是满满的信任。

  而她的脸前,也迅速汇聚出一枚火球。

  脑海中传来了小焚阳认可的声音:“好,我们继续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

  杜愚背倚着大树,不假思索,仰头大声喊道:“对了!我还叫你想死,还叫你给我等着。”

  说话间,随着火妖息的不断加持,妖兵银火弓把处的火焰凹槽,隐隐被点亮。

  “小风鹰,两面夹击,包围他!”范昌洪怒不可遏,极力压低着声音,异常嘶哑。

  两只小风鹰根本听不到主人的命令,但在契约之下,它们一左一右迅速绕飞。

  在范昌洪眼中看来,杜愚就是个狂妄无知的小崽子,挨打不立正,更认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小风鹰飞得快,怒气拉满的范昌洪速度更快,寻着杜愚的声音来源,急速向前逼近。

  而就在他身影掠过杜愚之前躲藏的树木时,余光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范昌洪猛地转头望去,而阴在大树后的小颜,一枚火球已经炸在了地上!

  灵性十足的小颜,这一刻化身为颜老六!

  她并没有妄图轰炸男人的身体,因为双叶草蛇躲闪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小颜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她要尽可能快的进入火花溅二段进攻!

  “BOOM!”

  火球接触地面,轰然炸响!

  “呜呜~呜......”小颜小声惨叫着,尽管火球爆炸的地点距离敌人更近,距自身更远,但攻强守弱的她,妖息战袍依旧破碎了,自己也被炸得连连后退。

  “草啊...啊啊啊!”范昌洪一声惨叫,下意识一手护头、身体蜷缩,整个人都被炸翻了出去。

  妖息战袍轰然破碎,不堪一击!

  英勇铜·火花溅!

  也就在火球炸裂的一瞬间,杜愚猛地闪身出现,妖兵银火瞬间拉满。

  焚阳之眼·猎杀时刻!

  天地间,仿佛在一刹那间都静止了下来......

  “唳~”

  “唳!”小风鹰的鸣叫声本该清丽悦耳,但在杜愚的世界里,它们的声音无限放缓,甚是低沉。

  小风鹰们刚开始绕飞,尚未分开多远,翅膀扇动的异常缓慢,两道小风刃也是缓慢汇聚成型。

  杜愚炽热的眼眸微微眯起,看了看两只小风鹰,也看到了两记逐渐出现的小风刃,最终,他看向男子身体倾斜、双手护头护身的防御姿态。

  老子TM还叫纸鹤门徒!!!

  “噔!”

  弓弦绷直,大肆震颤!

  整个世界恢复了原本速度。

  那一支裹满了银火的箭矢急速射出,直逼被掀翻的男子!

  范昌洪捂头、侧身、蜷腿的动作,尽可能多的护住了要害部位。但是这一支箭矢,却是穿过了他的腋下,硬生生钉进了他右侧的肝脏!

  “呃...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范昌洪重重摔落在地。

  而银色的火焰却凶猛燃烧着,从内之外,疯狂引燃!

  很难想象内脏被焚烧是什么滋味,千万蚁噬?也许不止......

  “呲!呲!”

  射出银火箭矢的杜愚纵身一跃,之前所在的地方,顿时被两记小风刃劈砍,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凹痕,构成了一个“X”字形。

  “停!停!!!”一道惊呼声从树林中传来。

  年轻女兵携风而来,额前一阵绿色的光点急速拼凑,汇聚出一个大型木桩,她也一手也掰碎了银火箭矢。

  “啊啊!啊啊啊啊!”范昌洪依旧在惨叫着,声音凄厉,听得人毛骨悚然。

  银火箭矢被掰碎了一截,而箭矢前端依旧钉在男子的肝脏内,大肆焚烧、不依不饶......

  妖兵银火,妖箭法阵名引燃!

  “你别叫了,快运起妖息,保护你的内脏!”女兵的声音异常严厉。

  “呃啊...呜呜呜......”范昌洪面色惨白,疼得在地上连连打滚,惨叫声中甚至带着哭腔。

  女兵一手按住了他的脑袋,固定好他的身形之后,她急忙一手挥下。

  “咚”的一声闷响!

  早早准备就绪的木头桩,重重砸在痛苦哀嚎的男人身上,甚至直接将他浅浅嵌入了地底。

  一时间,无数枝条四散开来,将男子裹成了一个茧,绿色的光点大肆弥漫,荡漾开来。

  这边的女兵在抢救伤员,而杜愚那边,也早有一阵大风吹过。

  两只小风鹰当即被掀翻出去,它们极力扇动着翅膀,试图在空中停稳。

  “战斗停止,回你们主人那边。”老兵开口说着,他迈步走出树后,一双眼睛默默的盯着杜愚。

  范昌洪被树藤树叶裹成茧后,年轻女兵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扭头寻找着杜愚。

  印象中,这孩子应该才觉醒没多久,虽然有之前引诱双叶草蛇的举动,展现出了不错的品质和潜力,但现在......

  持续激怒→定点埋伏→一击毙命!

  短短几秒钟之间发生的事情,远远超乎了士兵们的预料。

  范昌洪被愤怒吞噬了理智、轻敌又自负,将一名战士不该踩的雷统统踩了一遍,输得倒是不冤!

  女兵愿意相信杜愚能运用出这样的战术,也相信异色小火狐是最大的功臣,能破开敌人防御。

  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杜愚刚才的那一箭,到底是真水平还是撞大运?

  那箭矢不仅精准击中移动中的目标,且战袍破碎与银矢刺入的那个时间点,简直就是无缝衔接!

  “嘤!”小小的狐鸣声传来,女兵转眼望去,只见小火狐歪歪扭扭的跑向杜愚。

  趴在地上的杜愚,视线很是模糊,他不敢贸然起身走路,只是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些,伸手向小颜的方向探去。

  杜愚花着一双眼睛,只感觉一团火红色的身影扑来,他双手紧紧抱住小颜,嘴唇在她的脑袋上轻轻印着:“谢谢你,让你受委屈了。”

  “嘤~”小颜撒着娇,小声嘤咛着,随后便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粉嫩的小舌在杜愚的脸蛋上轻轻舔舐着。

  她像是有点委屈,又像是有点开心。

  老兵一手拎起了木桩,开口道:“走吧,送医院吧。”

  女兵看着杜愚:“他......”

  老兵轻声道:“我们在场,自然免去了他战后打电话、要求救助伤员的环节。这是一次正常的切磋比斗,”

  “是。”女兵起身快步跟上,小声道,“这小子挺有灵性,异色小火狐培养的真好,感情羁绊很深,非常信任主人。”

  “的确。”老兵一声轻叹,随即摇头笑了笑,“呵呵。”

  年轻女兵好奇道:“怎么了,师父?”

  老兵:“我驻守这里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误打误撞、破解了获取双生树花的唯一方式,说不定这小子真能有点出息?”

  女兵:“也不能怪之前的历练者吧,他们想找被寒气彻底吞噬的妖兽都困难,根本没那条件。

  近段时间以来,我们这里的寒气越来越多了。我听说,其他异境的寒气也越来越......”

  老兵:“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