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006 离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警戒线外、出租车旁。

  李红教师耐心等候了许久,终于看到女儿和杜愚一同走了出来。

  李梦楠怀抱着一只小狐狸,只是那小家伙不怎么安分,总想穿过病号服衣扣之间的缝隙,往女孩的怀里钻?

  相比之下,杜愚更像是个跟班的,背着一张黑木弓,手里还拿着一柄乌木剑。

  “李老师。”杜愚开口打着招呼。

  李红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怎么只有一只妖宠?”

  “我的妖宠在这呢。”李梦楠闲出一只手来,在衣兜里掏了掏,拾起了一个布偶娃娃。

  风系妖宠·风巫娃娃。

  它的外形很像是晴天娃娃,通体由一种奇异材质的布料制成,它有着宛若针线缝制出来的小眼睛和小嘴巴,脑袋上甚至还有一個“Z”字形的天线。

  远远望去,就像羽毛球成精了似的......

  作为风雷火三系御妖师,李梦楠的选择比杜愚多很多。

  在松古塔-妖灵学院提供的妖宠中,风系妖宠-风巫娃娃是最为珍贵稀有的。

  这种非卵生、胎生的妖兽,是天地间自然形成的。人类无法饲养繁殖,只能从妖灵异境中获取。

  本着只选最贵、不选最好的原则,李梦楠选择了风巫娃娃,也选择了风系妖兵-乌风剑。

  只可惜风巫娃娃还太小,暂时飞不起来,只能被李梦楠揣进兜里。

  “呀~你这只小臭狐狸!”李梦楠一手拿着风巫娃娃显摆,一不留神,小火狐终于得逞!

  那毛茸茸的小脑袋钻进了衣扣缝隙之间,似乎是要跟小姐姐近距离贴贴。

  她急忙伸手一抓,小火狐是进去了,但是大尾巴还在外面,被李梦楠抓了个正着!

  “嘤~”被拎出来吊在空中的小火狐,眨着金棕色的小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梦楠。

  “小东西,还想魅惑我!跟你的主人一样讨厌。”然而李梦楠的话语温柔,哪里有半点生气的迹象?

  倒是说完小火狐之后,李梦楠扭头看向杜愚,恶狠狠的白了杜愚一眼。

  杜愚:???

  老子啥时候魅惑你了?

  我tm可真是个怨种嗷!

  李红眉头微皱:“妖灵学院给你们安排培训课程了?”

  “明天早上八点。”杜愚回过神来,开口回应着。

  “走吧,咱们先回家。”李红一手打开了车门,“把妖宠还给杜愚。”

  “哦。”李梦楠心中满是不舍,将小火狐塞进了杜愚的手里。

  李红:“妖兵自己拿着,你没长手?”

  李梦楠瘪着嘴,低头接过了乌风剑:“哦。”

猛男乖巧  看着这幅名画,杜愚心中别提多痛快!随即又换来了李梦楠一记恶狠狠的白眼。

  ......

  师生三人返回了住处之后,杜愚休整了一番,便开始整理行囊。

  他的东西没多少,也都不值钱,收拾行囊主要是为了恢复李老师家的客房原貌。

  正当杜愚清理床底的时候,李红老师却是找上了门来。

  “你这是?”李红站在门口,面色稍显诧异。

  杜愚急忙站起身来:“老师,谢谢伱这一年来对我的照顾,现在高考完了,我把东西搬回学校宿舍吧。”

  李红回手关上了房门,示意了一下床铺:“你先坐下,老师跟你商量个事。”

  “老师,您说!”杜愚急忙开口说着,正愁没地方报恩呢,只要不犯法,他自是义不容辞。

  “哎......”李红长长的叹了口气,面色稍显忧愁,“楠楠对御妖者很向往,现在又觉醒成功,我也不想阻拦她。”

  杜愚点了点头,李梦楠对崭新人生的向往,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李红:“你们俩相处一年的时间了,你很了解她的脾气秉性。”

  杜愚小声道:“李梦楠人很好的,我在这里打扰了她那么久,她也从未说过要赶我走。”

  李红笑着摇了摇头:“在普通人院校里,周围人还能忍着点她。但是御妖者一途,危险与战斗都是难免的事。

  老师想着,你更成熟稳重一些,能不能帮我照看照看她?”

  杜愚毫不犹豫:“好的。”

  “老师只是个普通人,楠楠想走另一条路,我不能陪伴她左右,就只能麻烦你了。”

  李红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伸手拍了拍杜愚的手背:“行李就别收拾了,放在这里。明天一早,你和楠楠就要去参加培训。一切等考核结束之后再说。”

  不由分说,李红便起身走了出去。

  杜愚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当他关门之时,刚好听到主卧那边,李梦楠大呼小叫的声音:

  “风巫娃娃,吹翻这堆数学试卷!”

  杜愚面色古怪,转头看向窗台上正懒洋洋晒太阳的小火狐。

  从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躺平。

  短短一个小时,小火狐演完了上班族的一生......

  杜愚爬上床铺,一手握起了小火狐,捧在怀中的同时,也转身躺在了小床上。

  一时间,他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她们都是,好人。”

  “嗯?”杜愚只感觉眼前一花,焚阳小萝莉的身影悄然出现,坐在了杜愚的小腹上,一脸认真的看着杜愚。

  小萝莉的鸭子坐很是标准,虽说是坐在杜愚身上,实际小焚阳依旧是虚幻身影,根本没有半点重量。

  杜愚心中好奇:“为什么这么说?”

  “我好厉害哒!”小焚阳稍稍扬头,一副骄傲的小模样,“我能感觉她们的心,和你一样,是好人。”

  杜愚心中诧异,小焚阳竟还有如此手段?所以,极其罕见的纯火属性+好人卡,才让你游历了半个大夏,最终选择了我?

  问题是...我是好人吗?

  “嘤?”懒洋洋的小火狐突然来了精神,它好奇的打量着小焚阳,也努力从杜愚的手掌中爬了出去。

  小火狐拖着大尾巴、歪歪扭扭接近目标的模样,总给人一种身残志坚的感觉......

  啧啧~

  大小不挑,只要是漂亮的小姐姐就行?

  话说回来,这只小火狐也是雌性,她为啥这么喜欢跟小姐姐贴贴?

  “嘻嘻~”小焚阳看着小火狐蠢萌的模样,伸出小手,轻轻拍了拍小火狐的脑袋。

  只可惜那小手是虚幻的,小火狐并未感觉到爱抚。

  “对了,小焚阳,你也是幼崽形态么?”杜愚好奇的询问着。

  “唔。”小焚阳点了点头,“大树,打我好疼。我的妖魄差点被,抽碎。我化成火,重来......”

  果不其然,浴火重生!

  杜愚顿时来了精神,而且小焚阳也提到了一个词汇:妖魄。

  世人对妖兽有着明确的等级划分,从低到高依次是:1凡级,2地级,3天级,4灵级,5妖将级,6妖帝级,7妖圣级。

  第四等级-灵级是质变期,晋升至这一等级后,妖兽便可以修炼出妖魄。

  妖魄,可是不得了的东西!

  你甚至能把它当成妖兽的第二条命。

  即便是妖兽命丧身殒,只要妖魄尚存,给其一定的时间、辅之以人力,妖兽便可以重塑肉身!

  虽然重塑肉身极为不易,且即便是重塑成功,妖兽的寿命也会大大缩减,但起码妖兽算是活过来了。

  杜愚心中也很清楚,小焚阳不可能只是灵妖级别,凭她将大夏东部大地铺满千纸鹤的手段来看,她很可能是第七等级-妖圣水准!

  甚至可能都不止!

  就在刚才,杜愚回家的第一时间,便拿起手机搜寻了小焚阳的讯息。只可惜,他并没有找到“焚阳金乌”的具体资料。

  网络上只有金乌一族的传说故事,对杜愚的帮助并不大。

  更让杜愚无奈的是,对于千纸鹤暴雨的异象,网络上众说纷纭,他也并未找到金乌与大树争斗、造成天地异象的消息。

  杜愚还特意搜索了昆仑山脉-双生古木的讯息,想着撞撞运气,同样没有任何收获。

  想到这里,杜愚坐起身来:“小焚阳,你为什么要跟大树打架呀?那棵大树在哪里呢?”

  闻言,小焚阳低头摆弄着手指:“忘,忘记了。”

  杜愚微微挑眉,不太确定是小焚阳忘记了,还是她不愿意说。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悄声询问着:“你对大夏语言很精通,你是从哪里学的?你有什么人类朋友么,或者你是哪位人族大能的妖宠?”

  仅一句话,小焚阳的小脸蛋顿时垮了下来,身影更是消失不见,融入了杜愚的体内。

  杜愚心中一紧,自己这是触雷了?

  犹豫片刻,他在脑海中轻声呼唤着:“我说错话了么?对不起啊小焚阳。”

  真诚的道歉,依旧没能得到任何回应。

  杜愚迟疑片刻,尝试着转移话题道:“你之前说我们签订了契约,是你签的我吧?毕竟我还不会签契约呢。”

  依旧是一片寂静。

  杜愚耐心十足,轻声细语:“宠签人和人签宠有什么区别?

  跟我讲讲吧,我变得越强,才能更好的用身体滋养你成长,你说是不是?”

  “没什么区别。”小焚阳终于有了一丝回应,“我只是想,找一个家。”

  没区别?

  杜愚眉头微皱,却也不好逼的太紧,毕竟小焚阳刚刚还耍小脾气,不理会他来着。

  人签宠,并不意味着双方是主奴关系,契约双方是平等的。所以按常理来推断,反过来应该也一样?

  杜愚真的很想知道,小焚阳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她的上一任御妖者,又是何方神圣。

  与妖兽相同,御妖者也有着清晰的等级划分。

  由低到高,依次是:1御妖徒,2御妖士,3御妖师,4大御妖师,5御妖将,6御妖帝,7御妖圣。

  如若小焚阳真的有人族同伴,那必然得是最顶级的御妖者了。

  大夏境内的御妖圣,十根手指就能数得过来,小焚阳会不会跟他们有关呢?

  如果在最近两天时间里,有哪位大夏御妖圣陨落了,那就真可能是小焚阳的同伴了!毕竟上一任御妖者不死,小焚阳没道理另寻家园。

  杜愚越想就越觉得靠谱,拿起手机再搜,但即便真有这样的消息,恐怕也被封锁了,哪里会让平民百姓得知?

  他正在网络上挖地三尺之时,脑海中再次传来了一道声音:“她可以,变红哦~”

  “什么?”

  “小火狐,初生。灵性还未散尽,还有,机会。”

  杜愚放下手机,小声询问:“变成异色?我该怎么做?”

  “不担心,我帮你。”小焚阳的身影突兀出现,悬浮于杜愚的脸前,与他灼灼相视,“这一次,我会很努力。”

  杜愚不明所以,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的心脏轻轻一颤!

  在这段对话开启之前,小焚阳那双夕阳色泽的眼眸,还是那样的美好。

  纯真,烂漫。

  但此时,她的眼中竟写满了哀伤。

  只见她伸出虚幻的小手,手指轻轻触碰着杜愚那明亮的眼睛。

  透过这熟悉的焚阳之眼,她仿佛是在悼念着什么人,亦或者,这是一次无声的道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