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二百二十四章 看望战死者的家属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阴影教会的手笔?”这种事情自然要咨询专业人士。

  已经隐身许久,久到杜威都快忘了有这号人的黑夜教会刺客,安东尼奥。

南部帝国境内的教会势力对于拉盖娅倒是没有特别的表示,因为消息传递的局限性,杜威也不太清楚现在帝国的南边到底什么样了。攫欝攫  他猜测这些教会应该都在参与西部帝国的教权之争。

  安东尼奥的身影从虚幻中出现,当杜威把案宗递给他的时候,他僵硬的摇摇头。

  “不是?”

  “我不识字。”

  嗯...

  “我们去他们家里看看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刷一波声望。

  “遵从您的命令。”

  刺客又隐没到了阴影中。

  这种得自教会的能力还挺好用,杜威修行星辰之力已经有一年了,现在如果不刻意去感受的话,基本也感觉不到刺客的存在。

  当然,即便他没有防备,类似安东尼奥这样的初阶刺客已经无法再伤到他。

  星辰之力带来的高愈合能力让他很难被脑壳和心脏之外的伤势杀死。

  他的心脏上有龙鳞胸甲,唯一的弱点就是脑壳,但是杜威有自信。

  自信来源于实力,实力来源于勤奋...以及外挂。

  有二十五个属性点在手,杜威只要还有一口气,凭借着加点带来的属性加成,九成八能扛过去。

  这个小队长被刺杀在旷野某个村庄外面。

  自从杜威颁布了厕所法令之后,领地中每个木屋后边都得附带一个厕所,而且每个村庄都得有专门的人去清理,清理之后的粪便会运输到专门的地方去沤肥。

  但是人有三急,在远离村庄劳作和巡逻时,总不能回到村子里面上厕所。

  所以这个小队长理所当然的离开了队伍,自己去找个安静地方处理个人问题。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小队的其他队员才发现问题。

  等到他们寻找到这个小队长的时候,只有他残缺不全的尸体。

  现场令巡逻队员们怒火冲霄,但是没有办法找到凶手的他们只能上报。

  层层上报之后,杜威带着安东尼奥来到了这个小队长的家里。

  他住在分流之后的村庄中,虽然道路已经在修缮中,田地也在开垦中,但是村庄的四周难免还是有些荒凉和萧瑟。

  一个村庄只有几百人,屋子正好摆成一个方正区域。

  他的家就在这个方正区域的最边缘。

  原本卡拉迪亚是没有葬礼的,人们死了也就死了,但是杜威领的生活水平上来之后,人们发现对于死掉的人没有任何怀念活动实在是一件非常难以令人释怀的事情。

  在内政官询问了相关事项之后,杜威发布了关于工人事假和领民丧葬等方面的一个指导文件。

  在领民死亡之后,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事件,尸体需要进行火化,火化之后的骨灰需要装在盒子中,在屋子内摆放三日。

  这三日内与这家人有关系,或者与死者关系较近的人可以来吊唁怀念。

  三日后下葬。

  虽然已经从简,但是对于死者的怀念和纪念却让领民们自发的发展出更多一些的礼仪。

  比如在死后,可以在他的坟头上放一些鲜花。

  找识字的人给刻一个碑文,上面写着坟地的主人。

  这些都是平民们根据贵族的葬礼而简化出来的礼仪,杜威一概批准。

  领地内只能有一个贵族,那就是杜威,除此之外,都是平民,既然杜威本人对此事持开放态度,那内政官们自然也是大力支持。

  不过奥尼恩斯,也就是这个小队长,因为死于意外,在内政官的建议下,他的尸体被暂时保留了下来,没有进行焚烧。

  杜威和卫兵们到达这个村庄的时候,村庄的一个木屋面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群。

  他们穿着得体的衣服,手里捧着鲜花,对摆放着奥尼恩斯尸体的灵床进行吊唁和怀念。

  杜威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在村庄分流之后,领主大人已经不是他们相见就能见到的了。

  但是他依旧在领地内拥有崇高的声望,人们对比之前和现在的生活,只会更加拥护杜威。

  “领主大人!”

  村庄的内政官带着治安官从吊唁的人群中走出来,吊唁的人群也跟在他身后向着杜威迎去。

  杜威的卫兵用身体隔开他们,杜威高举起右手,“领民们,安静!保持秩序!我看得到你们!”

  于是领民们远远的对他观望,眼神中尽是崇敬。

  内政官走进了卫兵们的防护圈,他对着杜威行礼,低声道:“领主大人,没想到您会亲自来。”

  “毕竟是小队长,他应该是一年之前参加的领地军队?”

  “是的,他在清扫旷野的时候亲手斩杀了三个猪头人,表现优异,被任命为小队长。”

  “一个勇猛的战士,可惜死在了卑劣的手段下。”

  “我们都知道他死得其所,他为领地发现了新的威胁。”厺厽 奇幻小说网 7huan.com 厺厽

“没错,他会回到骑士之神的怀抱,我也会为他报仇。”巘戅奇幻戅  “领主大人万岁!”内政官站直了身子,右手敲在了胸口。

  “领主大人,请跟我来。”内政官带着治安官在前面引路,小队长的屋子就在村庄门口右侧。

  这个木屋一看就是蛮子建筑队的风格,粗狂但是厚实。

  一个妇女和两个女童正在院子中等待,她们原本在屋子中陪伴死者,但是听到杜威来了之后也急忙的走出来迎接。

  杜威来到妇人面前,微微弯腰,“夫人,感谢您的丈夫为领地做出的牺牲。”

  这个妇女感到惊骇,“不,大人...您不需要这样...是我要感谢您给了我们一个可以居住的地方...”

杜威笑了笑,转而看向两个瞪着大眼睛的女童,小队长每个月除了两个银币的薪水,还有一些额外的补助,所以这两个孩子都还长得不错,白白胖胖的,很可爱。攫欝攫  “几岁了?”

  妇人拉过她们的手,“苏珊今年四岁,朱丽尔七岁。”

  “很不错,他们是开拓者的后裔,可以免费去我的城堡附近学习,我会给他们提供住所和食物。”

  这些开拓者的后代将会是杜威的坚定拥护者,他们会尊从父辈的选择,继续拥护杜威和他的后裔。

  “您...”

  “你的丈夫会按照战死者的条例进行处理,他也是为了领地而死的,他的名字会刻在开拓者纪念碑上,他的孩子会为他而自豪。”

  妇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有些热泪盈眶,“感谢您,领主大人。”

  两个孩子,大的一个已经懂事了,拉着母亲的衣角,小的一个看到母亲在哭,也跟着哭起来。

  “内政官。”

“我在,领主大人。”巘戅追书看zhui&#戅  “战死者的家属每个月都可以领取一笔补助金,虽然少,但是我希望这笔钱能一个不少的到应得的人手中。”

  内政官道:“我曾经也在您的军队中服役,我理解您的心情,我可以用生命可以向您保证。

  没有一个人敢克扣这笔钱。”厺厽 追书看 zhuishukan.com 厺厽

  “很好。”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