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二百零九章 动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这听起来像是杜威系统中的兵种升级!

  攫欝攫。杜威对于系统的来源又有了一些猜测....李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没有给杜威说。

  法绒道:“我的孩子,我知道你的近况,对于每一个孩子,我都有所关注。

  你是我认为最有可能脱离这场战争的孩子。

  你与戈敦的女儿正在热恋中,这是一个极为有利的条件。

  如果你听到了我死亡的消息,请尽快与她完婚,戈敦公爵答应我会让你继承列奥尼怕得斯家族的姓氏。

  你将会代替芝诺将家族传承下去。”

  杜威问道:“那其他的那些人呢?我的那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他们呢?”

  法绒道:“他们将会通过商队去投奔你,而我和芝诺会守着这片领地。

  我的孩子,这就是贵族的责任,在落败之前,我们不能抛弃自己的领地和领民。

  你就是列奥尼怕得斯家族唯一的火种。”

  “值得庆幸,你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开拓失败,反而凭借努力成为了一个子爵,孩子,我为你骄傲。”

  法绒看着杜威的眼睛,“杜威,作为父亲我可能并不合格,所以我无法以命令的语气来强迫你必须这样做,你能获得现在的一切都离不开你自己的努力,所以你有权利拒绝。”

  法绒忽然呕吐出一滩血,这摊血在离开他的投影之后化为元素消散,这毕竟只是一个投影。

  杜威平静道:“我需要考虑,父亲。”

  法绒擦了擦血迹,扯动嘴角笑了笑,张开双臂,“拥抱一下吧,我的孩子,我以你为荣。”

  杜威也张开双臂,和法绒的上半身虚影拥抱了一下,问道:“需要我告诉母亲吗?”

  法绒摇摇头,“你的母亲是个性子柔弱的人,没有给她想要的爱情,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你也不要告诉她我的死讯了,反正她不会主动了解这些外界的事情的。”

  杜威点头,道:“我会祭奠你的。”

  法绒笑道:“希望我能在冥府收到你送给我的礼物。”

  连接中断。

  杜威揉搓了一下自己的面皮,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可能有点失落,有可能有点遗憾。

  他还准备某一天荣归故里,让芝诺好好看看他平时看不起的私生子是怎么成为能和他平起平坐的人的呢。

  现在他爹忽然告诉他,自己要死了。

  杜威说不难过是假的。

  但是他又表现不出来,揉了揉脸之后,杜威自语道:“战争害人啊....

  巘戅bxwx.CO戅。看来是参加不了老法绒的葬礼了。”

  老法绒的伤很显然不是新造成的,杜威猜测是他在里卡翁受到的,他已经被这个伤势折磨了这么长时间,死亡可能也真的是一种解脱。

  可惜杜威不能面对面的对他说再见。

  斯瓦娜走了进来,“公爵说了些什么?”

  厺厽 笔下文学 bxwx.co 厺厽。“他说他要死了。”

  斯瓦娜面色一僵,她看着杜威的面色,杜威面色平静,斯瓦娜的眼神柔和下来,轻轻的靠在杜威身边,“人都是会死的,你不要太难过。”

  杜威道:“难过是肯定会难过的,但是不至于茶不思饭不想。”

  看来我还是一个挺冷血的人,杜威想。

  时间慢慢过去,果然如同法绒所讲,拉盖娅的军队势如破竹,在夏收的时候,她已经彻底统一了中部行省以及南方的三个行省。

  四个行省中的贵族都被她抓到了新的首都波罗斯中。

  仅剩的北方行省,沃土行省和荒狼行省慌得要死,马洛里又召开了贵族议会,让每个贵族都出兵参与防御,甚至鼓励每个贵族都亲自到前线去。

  每个贵族都是中阶职业者,能多一点力量是一点。

  杜威的身影出现在了熟悉的议事大厅中。

  这些日子贵族议会天天召开,贵族们为了出兵多少和后勤分配等问题吵开了天,就好像当初克顿城协同防御一样。

  不过克顿城协同防御只是开过两次会就彻底完蛋,北方行省贵族院面临拉盖娅的威胁却没有一拍两散,而是在努力磨合。

  “人到齐了,那就开始吧。”马洛里也有些疲惫,揉了揉眼角,“这次我会出两万士兵,农夫后勤人员三万,这些士兵调出来之后我的城市基本都会处于虚弱防御中。”

  其他两位伯爵附和,“我们也各自出两万士兵,这些已经把我们的家底抽空了。

  在座的各位也不要藏着掖着了,拉盖娅陛下一来,什么都剩不下,还不如拼死一搏。”

  一名子爵无奈道:“里尔阁下,我们也想把所有的士兵都挪到前线上去,但是我们的运输能力根本无法达到,这些士兵到了前线除非是一次性死光,不然他们总是要吃饭和生活的。

  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运输足够的粮食。”

  除了三位伯爵和杜威之外,这些新贵族无法在领地内征讨到这么多的农夫,他们的士兵都是勉强维持,想要拉出去,粮食和辎重是他们负担不起的。

  马洛里道:“这些我可以负担一部分,大概...一万战斗士兵的后勤。”

  兰巴萨和里尔也附和,他们各自可以再多承担一万名战斗士兵前往前线所需要的代价。

  这样每个子爵只需要挪出不到一千名士兵就可以了。

  “如果伯爵阁下可以承担后勤的话,我可以出一千士兵。”

  “我也可以。”

  杜威举手,“我也可以出一千士兵。”

  马洛里无奈道:“你就不能再多出一些吗,杜威,你明明可以负担更多。

  这次可不是个人的存亡了,一旦前线失守,我们整个北方行省的贵族都要灰飞烟灭。”

  杜威改口道:“那就一千五。”

  马洛里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统计人数吧,沃土行省那边快要支撑不住了。”

  在书记官统计人数的时候,马洛里又问道:“杜威,你领地中出产的蒸汽机车是不是可以不用在轨道上运行?”

  “可以是可以,但是速度肯定要降低,而且安全性也会变得很低,如果您是想要将这玩意用在运输上的话,我建议您修建好铁轨,不然这玩意侧翻了之后可是很难维修的。”

  马洛里放弃了这种打算,“既然这样的话,再统计一下骡子和马匹的数量吧,我们可不能让士兵们饿着肚子打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