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个不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三个老爷正商量着,外面忽然传来了巨大的嘈杂声。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奴隶们想要翻天吗?”明明这个命令没传入奴隶们的耳朵中啊。

  他们又不识字!

  攫欝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一边派仆人下楼去看,三个人也来到了床边,打开了木窗,借着高度他们可以直接看到村口。

  “圣光在上!那个贵族还真的来了!”三人中一个老年奴隶主惊呼道。

  村口一大群穿着铁甲的士兵,他们手中握着长刀和战锤,一群奴隶完全不敢和他们的对峙,只能看着他们走进村庄,自己则是躲在两侧与同伴议论纷纷。

  那些士兵一边走一边喊着:“领主大人有令,所有奴隶从今天开始恢复自由身份!”

  正是这些呼喊产生了巨大的嘈杂声,有大胆的村民混杂在奴隶中大声问道:“那老爷们怎么办!奴隶可是受贵族法保护的私有财产!你们会去打那些大地主吗?”

  一个小队长回答:“任何克顿城区域内的领民都不能违反领主大人的命令!不然我们就只能向他举起武器!”

  巘戅九饼中文9bzw戅。方阵队长抓住了道边一个村民问道:“你们村子里面最大的奴隶主在哪里?!有哪些人蓄养有奴隶!指明方向!”

  他身上有着只有经历过战争的人特有的煞气,杀过人和没有杀过人的气势截然不同,这个村民被他一吓,身体无力,只能靠他提着的衣领才能勉强站立。

  他哆哆嗦嗦的指明方向,“在那边!那个两层小楼!那是霍尔特罗老爷的小楼!

  还有那边,那是埃尔老爷的院子!

  那边...那边...”

  他一连指了好几个方向,方阵队长放下他,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凶神恶煞的夸奖道:“你做的很好!我会记住你的!”

  他从杜威那边学过来的鼓励人的方法显然并不是很奏效,这个村民被放下之后立即掉头逃窜,钻入了人群中。

  他大声道:“闭嘴!一会我会给你们讲清楚的!”

  一时间喧嚣的村民们也不敢开口问了,奴隶们商议的声音也小了很多。

  “他们看起来会杀人!”

  “好凶!比埃尔老爷都凶!”

  “听到他说的了吗?领主大人要释放我们!我们不再是奴隶了!”

  “奴隶不奴隶有什么区别吗?难道我们还能成为老爷?和那些村民一样?我们又没有土地,离开了老爷我们还能干什么去?”

  “可是我们名义上自由了啊...”

  “自由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尽管他们说的声音比较小,但是五阶士兵的身体素质已经可以媲美拥有斗气的战士,所以方阵队长对于他们的商讨听得清清楚楚。

  他没有解释,而是带领着士兵先去往了他们指出来的那些村庄奴隶主,也就是俗称的头人他们的住所。

  三个老爷就看着这一群穿着盔甲的士兵们来到了自己小院的外面,一个奴隶主问道:“要反抗吗?”

  “你靠什么挡住他们!靠那些没有经受过多少训练的奴隶吗?”

  “我们有武器!我们三个加起来至少有三百多个可以战斗的奴隶,未必不能和他们打一打!”

  “有盔甲没有盔甲的战斗力相差多大你知道吗?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个贵族比我们想象中舍得下本钱!他竟然给每个士兵都配备了盔甲!”

  “那我现在怎么办!他们现在就在我家楼下!他们拿着武器!你看到那些钢刀和铁锤了吗,如果他们想要杀我们,不比杀一只鸡要难!”

  还是最为年迈的那个老头有些见识,他放平语速,“我的建议是,我们先坐下来谈一谈,他们不会贸然杀人的,这和他们领主一贯的仁慈之名不符。

  我们先谈一谈,如果只是释放奴隶的话,我们完全可以照做,毕竟每个奴隶都价值一个金币。”

  “万一那个贵族食言呢?”

  老奴隶主摊手,“那我们将没有任何办法,试一试吧。”

  厺厽 九饼中文 9bzw.com 厺厽。另外两人也被说服了,好吧,其实是没有什么办法,人都到他们楼下了,看起来沉重的木门没有阻挡住他们分毫,在领头士兵一脚之下寿终正寝,倒在了地上。

  大门砸在地面上烟尘四起,经过训练的士兵们一窝蜂的涌进了这个院子。

  他们将这个小院中的所有人都控制了起来。

  “这家院子的主人在哪?”

  “老爷在二楼!就那个!在窗户那里那个!”仆人一句谎话都不说的,面前这些士兵一副想要杀人的样子,他根本不敢撒谎。

  只能是让自己的老爷自求多福。

  老奴隶主霍尔特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对襟毛皮夹克,用手理了理自己的胡须,挺直了身子,在窗户上对着楼下问道:“我就是这个庭院的主人,我叫霍尔特罗,我家世代传承在这里!

  不知道你们领主有什么吩咐,我有什么能为他做的?”

  方阵队长昂起头,笑道:“我是贝克!克顿城守备军团的一个方阵队长,很久之前我也是一个自由民。”

  头人质问道:“贝克队长,你闯入我的院子干什么!你不知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吗?”

  “那是之前了,老东西,现在克顿城内的一切都属于杜威领主!你的这个庭院易主了!”

  贝克之前是一个自由民,他在前年冬日的时候加入的杜威领,他的田地被村庄头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但是头人却并没有给他支付足够的粮食,他无奈之下只能在克顿城中流浪。

  是杜威收留了他,并且给他开出了非常高的薪酬。

  从吃到冬天起第一碗热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他将此生都为杜威服务!至死方休!

  现在杜威要他杀掉这些不听话的村庄头人!

  贝克抽出腰间的钢刀,这种钢刀制作极难,整个克顿城中只有赛德和领主大人才能打造,一共只有三十把,是方阵队长的象征。

  魔兽血猝火的刀身拥有一种幽蓝的冰冷色调,贝克微微一笑,猛地向前一脚踹开了屋子。

  “一个不留!”

  老头站在窗户边怒声道:“你不能这样!我是这个村庄的头人!我是这个村庄的主人!你们领主这是在自掘坟墓!整个领地都会反对他的!”

  贝克已经冲上了楼梯来到了他不远处,他狞笑道:“只有你们才会反对他!

  所有反对领主大人的人都该死!”

  他冲了过去一刀劈下,头人提起双臂抵挡。

  血溅一地。

  士兵们都抽出了武器,除了清脆的刀剑嗡鸣声,整个庭院静若寒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