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九十章 解决半人马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看来我并没有派上什么用场。”丹尼斯法师带着两个初阶法师走过来。

  杜威低声道:“扶我起来,亲爱的。”

  斯瓦娜把杜威拉起来,杜威面对老法师笑道:“抱歉,法师阁下,我原本想您先行释放一个法术扰乱他们的阵型,可惜战斗结束的太快了。”

  丹尼斯看到了刚才杜威一剑砍翻了希利尔的场景,希利尔的实力绝对在中阶或者更高,那股强悍的气势即便是隔着上百米丹尼斯都能感觉道。

  可是却被杜威一剑砍了,虽然现在看起来杜威也脱力了,但是这能够证明杜威起码是和他同级别的超凡者。

中阶的斗气武者。攫欝攫  想到之前自己只是向同阶的武士低头,丹尼斯心里好受了许多,他笑道:“阁下的士兵是我难得一见的精锐,在南方这么精锐的士兵都很少见。

  杜威大人统军有方,自己的实力也没有落下,令人敬佩。”

  他摊了摊手,“鉴于我这一次什么忙都没帮上,我也没有什么脸面接受您的佣金了,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得去追商队了,不然等他们走远我就难追了。”

  “不不不,丹尼斯阁下,您发挥了很多作用,士兵们知道自己这边有一个中阶法师之后士气振奋,我必须得支付给您雇佣费用。

  但是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多,减半怎么样?

  二百斤胡萝卜?”

  丹尼斯喜笑颜开,满是褶皱的脸上挤出一朵小菊花,“哈哈哈,您真是慷慨...您改变了我对北境贵族的固有印象...”

  杜威微微颔首。

  在没有处理完之前,这个法师能保证他们在返回途中不会被人摘了桃子,旷野上都是异族和匪盗,他的士兵经过战吼加持之后有一百多人失去了战斗力。

  加上之后需要看护大量的俘虏,多一分力量多一分保障。

  康格里夫看向杜威的目光中怨恨少了一些,多了一些畏惧,之前他知道这是个子爵的时候还准备报复他,他父亲是一位高阶法师,稍微给出一些东西就能影响到行省贵族院对于一个城市领主的处理。

  虽然威胁不了生命,但是恶心他一下还是做得到的。

  但是这个子爵同时也是一名中阶职业者。

  他再没有脑子也知道他父亲的影响力是没有这么大的,加上对方拥有这么多强悍的士兵,恐怕他连恶心对方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人和人果然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他这顿打是白挨了。

  法师有恢复断手的手段,现在他看起来比较悲惨,但是实际上性命是无忧的。

  就是可能睡觉的时候会做噩梦,以后行事会收敛很多。

  “抓捕那些半人马,把他们集中起来,不要让他们肆意排泄!让他们忍着!把他们先运到领地中去!”

  杜威领中还有很多民兵,这些暂时没有活干的农夫们和治安官们组成了领地的基本防卫力量。

加起来也有上千人,虽然无法承受强度太大的战斗,但是依托围墙保卫领地还是能做到的。巘戅追哟文学戅  至少可以保证杜威领周边的几个半兽人部落无法攻破他的城堡和村庄。

  “返回领地。”

  这一战杜威大获全胜。

  除了一个倒霉蛋被覆盖了斗气的弓箭直接捅穿了脑袋之外不幸死亡之外,也只有十几个伤员。

  而半人马部落则是被俘虏了近五百战士,还有一千多老弱病残和充当储备粮的二百来个兔头人。

  兔头人知晓杜威的名头,他们从属的部落已经被半人马们扫清了,现在正好跟着杜威回去。

  半人马们虽然还是不服,但是也没有什么力气反抗,只能看着杜威的士兵们把他们的紫衫木长弓收缴走,把他们用绳子穿在一起押送回去。

  半人马营地中臭的可以,随处可见的秽物让搜捕工作变得有些艰难。

  但是幸好选择逃跑的半人马并不多,这得益于杜威往日的好名声和他最近的放饭行为,让他在这些普通半人马心中树立了一个不错的形象。

  “回去之后将他们按照当初的半兽人一样看管起来,只有三名士兵认同了某个半人马之后,才能解开他们的枷锁,让他们获得领民的资格。”

  当初俘虏的那些半兽人中有五十多个加入了治安官中,有二百多个选择去半兽人村庄打工,只有剩下的不多人加入到了士兵队伍中,经过几次战斗后也所剩无几。

  再加上杜威一心想要保持帝国军队的纯正性,将剩余的半兽人也划入到了正在组建的克顿城守备军团中,现在杜威领的步兵方阵中已经没有其他种族的士兵了。

  相比起来,克顿城守备军团就杂乱许多,蛮子半兽人帝国人都收,原本杜威领出身的士兵充当军官构架,现在也有五百多人了。

  当然他们的战斗力不强,虽然也在杜威的系统面板中,但是并未经受多少战斗,只能算是中等。

  为了应对周边贵族的疯狂扩军,杜威也是要扩军的。

  在之后贸易稳定之后,他领地内需要驻扎有一千军队,克顿城需要驻扎两千。

  总共是三千人。

  加上预备筹建的骑士团和武器装备研究所,这一年的花销可大了起来...厺厽 追哟文学 zhuiyo.com 厺厽

  返回领地,将那个不幸死亡的士兵的名字刻在开拓者纪念碑上,将在路上已经得到军医妥善处理的伤员送到医馆中治疗,又拿出二百斤胡萝卜装进麻袋送给法师。

  杜威终于得到了安定。

  他在回来的路上就三番两次的想要闭眼,那一剑的几乎抽空了他全身的星辰之力和力气,让他筋疲力尽,但是他还得硬撑着处理战争后的事情。

  拖到现在也让他再次感觉到了那种网吧通宵回学校路上那种脚踩棉花的感觉。

  扑在床上,杜威呼呼大睡。

  “康格里夫,不要去想着报复杜威阁下。”

  康格里夫无奈,低着头道:“我知道,我这次碰上硬茬子了,但是一个子爵怎么会和高地的公主混在一起?

  换句话说,高地的公主怎么会看上一个子爵?”

  丹尼斯眯起眼,“我昨天晚上也很好奇,所以去魔网问了问,你知道杜威的父亲是谁吗?”

  “他父亲应该死了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子爵。”

  丹尼斯叹了一口气,“你之前的那句话同时得罪了两位公爵....杜威的父亲是法绒公爵,他不仅还没死,还在上个月主持了南方行省的贵族院会议。

  杜威是他的幼子,虽然是私生子,但是很得公爵宠爱,为了防止他死后被长子清算,这才送到北边来。”

  康格里夫缩了缩脖子,这波...这波他没死真是命大。

  怪不得杜威俊美的不像话,原来是公爵的子嗣....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