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轻佻的代价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丹尼斯原本想阻止康格里夫,但是想到贵族们的普遍性情,也停下了动作。

一个男爵而已,他肯定会为了巴结我们送上自己的夫人。攫欝攫  这个年轻的妇人长得真是美丽...跟着一个男爵可惜了。

  杜威咧开嘴,在康格里夫期待的眼神中,松开了被斯瓦娜挽住的手臂。

  一记直拳猛地挥出打碎了康格里夫紧急凝聚出的魔法护盾,表层凝聚白色光芒的拳头砸在了康格里夫脸上。

  “啊!!”

  康格里夫的鼻子一阵酸楚,眼前顿时一黑,一阵温热的感觉在鼻孔中传来,牙齿似乎也脱离了他的牙床。

  并不良好的战斗素养让他没有及时施法进行防御,杜威紧接着一手卡主他的脖子,将他提到了墙齿外。

  忽如其来的悬空感让康格里夫脑中轰的一下空白。

  他忘了愤怒,恐慌弥漫心头。

  丹尼斯也呆了一下,随后看到即将被丢出去的康格里夫,心里忽然涌起愤怒,他对杜威怒喝道:“你在做什么!男爵!”

契布曼看到冲突已经发生,有些懊恼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呆那么几秒。巘戅LOLLOLxsW戅  他走到法师和杜威中间,“子爵阁下...听我解释。

  法师阁下,是这样的...法师阁下,把法杖收回去!快收回去!”

  “士兵!”

  哗啦啦,盔甲的碰撞声响起,早就准备好的几十个士兵从两侧城墙上涌过来,将剩下的两个法师连同契布曼在内包围在中间。

  杜威转头看了一眼已经面目呆傻的康格里夫,把他从外面提了过来,扔在了高台地面上。

  康格里夫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丹尼斯身后。

  一个卫兵给杜威递过来公爵的佩剑。

  杜威伸出一只手挡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这个卫兵,这是刚才他让去通知士兵的卫兵。

  很聪明。

  但是目前还不到拔剑的地步。

  杜威对他笑道:“做的很好,稍后去找雷迪尔领取两斤蔬菜的奖励。”

  卫兵身板挺直,“为了领主大人!”

  杜威拍拍手,让卫兵退下,他指了指契布曼,“你一边去。”

  契布曼苦笑,这次他真的该道歉的,不是给法师,而是给杜威。

  “给我一个解释,子爵。”

  从契布曼的呼叫中丹尼斯已经知道自己等人可能搞错了什么,但是子爵又怎么样呢,他是中阶法师。

  翼龙看到明晃晃的刀枪紧张起来,它高昂着头嚎叫了两声,忽然振翅飞上了高空。

  翼龙离开之后,包围圈缩得更小了。

  杜威指了指自己,“自我介绍一下,丹尼斯法师,我叫杜威,克顿城的领主,北方行省贵族院成员,子爵。

  或许你没有听说过我,但是你一定听说过我身边这位...”

  杜威看了看斯瓦娜,她余怒未消,依旧怒视着躲在丹尼斯身后的康格里夫。

  康格里夫在后怕之后也愤怒起来,大声叫嚣着:“你这是谋杀!子爵!你在谋杀一个中阶法师和一个未来的中阶法师!

  你承担不起这种代价!”

  “能让他闭嘴吗?”杜威指向他。

  “禁言!”老法师低喝一声,康格里夫依旧手舞足蹈,嘴巴不住张合,却没有声音传出来了。

  “好吧,她还在生气,我给您介绍一下。”斯瓦娜憋着气不想搭理他们,但是杜威也不能直接杀了他们。

  打狗还得看主人,杀了三个中阶法师,这笔买卖肯定是要泡汤了。

  杜威指着斯瓦娜道:“高地的璀璨明珠,戈敦公爵唯一的女儿,斯特吉亚国王亲自册封的火龙公主。

  斯瓦娜·瓦吉罗夫。”

  丹尼斯的面色难看起来.

  怎么是个公主?戈敦的女儿?

  戈敦可是个高阶职业者,当然这不重要,高阶职业者也就那样。

  重要的是他随便一支骑士团就能泯灭他们的法师塔!

  挫骨扬灰渣都不剩。

  契布曼叹气道:“法师...你该先听我说完的...”

  丹尼斯怒视他一眼,你也够呛!

  他的面色变化起来,从怀疑变为挣扎,稍微撇头看了一眼中年法师费兹捷勒,中年法师已经把法杖收起来了,低着头看着脚尖,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公主,被一群士兵围在如此狭窄的空间,中阶法师也是想死就得死。

  何必拿自己的生命为别人的猖狂买单呢?

  即便这个猖狂的人是天赋极好的塔主继承者。

  法师塔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塔主更类似于贵族院的院长,虽然有名望,但是和各个法师之间并不是上下从属关系。

  中年法师忽然咳嗽了一下,一个虚幻的只有豌豆大小的法师之手点了点老法师的后背。

  别特么硬撑了,我不想死。

  丹尼斯的苍老面孔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距离他还这么近。

  法师不擅长近战啊,只要他敢施法,他的脑袋就得掉在地上。

  侧身一步,不着痕迹的把法杖收到袖子中,老法师微微躬身道:“非常抱歉,公主殿下,这个人冒犯了您。

  他应该随您处置...”

  康格里夫一直没有闭合的嘴闭上了,禁言只是让他说不出声,他又不是听不见。

  怎么是个公主?戈敦的女儿?

  还有你是中阶法师啊!你怎么能和一个子爵低头?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很不可置信。

  杜威小声的问斯瓦娜:“怎么处置他?”

  斯瓦娜转过头的看了他一眼,撇撇嘴,“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的领地。”

  杜威点头,猛然喝到:“士兵!”

  哗啦。

  士兵们猛地站直身子,大喊道:“领主大人!”

  “把这个人押到地牢中去,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再放他离开。”

  “是!”

  士兵们拉着不敢反抗的康格里夫走了。

  杜威双手摊开,哈哈笑道:“天色都黑了,两位法师奔波劳累,我们先去城堡内吃饭!

  我为你们准备了盛大的晚会!”

  丹尼斯也笑着和杜威握手,四只手摞在一起,就好像刚才啥都没发生一样,“哈哈哈,杜威子爵也是年少有为,这么年轻就成为子爵,未来不可限量啊!不可限量!

  走走,我一定要好好参观一下子爵阁下的城堡!”

  中年法师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当透明人。

  席间杜威让两个法师见到了他们感兴趣的胡萝卜,还有其他的一些水果蔬菜,顺便还拿出了一些珍藏果酒。

  斯瓦娜不屑于和他们交谈,回到了屋子中。厺厽 LOL小说网 lolxsw.com 厺厽

  杜威和丹尼斯喝了几瓶,再碰杯的时候问道:“这个康格里夫...他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人?”

  这是问怎么处理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