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杜威大人万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粪便用酒精稀释一千倍之后就会散发茉莉香。

  杜威手头没有酒精,但是有一个半吊子法师,他让海曼用魔力稀释粪便,最终也得到了茉莉花香。

  在这过程中海曼小姐不知道吐了多少次,她发誓以后再也不用香水了。

  攫欝攫欝。有钱也不买!

  “有些东西闻着臭,吃着香...但是绝对不包括屎...”杜威默默的转过头去,他对于让人吃屎还是有一点不适应。

  “查理,你一会领着他们去你们营地周边的那一片营房中住下,顺便观察一下他们拉屎的频率。

  最好是去看一看他们是不是在拉肚子。”拉过查理小声嘱咐一下,杜威离开了这片大型吃屎现场。

  现在粮食虽然紧缺,但是他也该把酒精搞出来了,蒸馏和发酵终究是两种不同的玩意,啤酒和白酒就不是一回事。

  当时杜威听信了所谓度数高的白酒喝多了拿度数低的啤酒冲一冲的这种鬼话,这一冲就是响彻一夜卫生间的“呕..哇..呕...”

  巘戅笔趣阁巘戅。度数高的白酒,例如生命之水,可以医用和工用。

  啤酒就只能当做酒喝,如果硬说还有没有其他的用处的话,啤酒瓶子可以用来....娱乐。

  “去把巴丹从克顿城叫回来!”

  杜威的产业全都会放在旷野领地中,克顿城作为一个已经完全成型的城市,在城墙里边规划处一片工业区太过勉强。

  杜威领的人口密度现在还要超过克顿城,而且杜威领没有城墙,随时可以推倒重建,这是杜威领的优势。

  凯西回来汇报希利尔他们的反应,“他们对于您送去粮食这种行为...很高兴。

  厺厽 笔趣阁 goafoto.com 厺厽。这大概会让他们放下一些戒心...在春日三月之前,他们应该不会换地方了,但是我们的持续为他们供给粮食...”

  杜威点头,“我明白,商队快要到了,粮食和金钱方面,你不用担心,做好我交给你的事情。”

  “我明白了。”

  这场雪远不如去年的大,到现在已经停止了,地上薄薄的一层雪远远达不到封路的地步,商队也有惊无险的通过了北地,快要抵达克顿城。

  只要商队到来,杜威领面对的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领主大人,伯爵希望在春日一月一日召开第一次会议。”骑士来通知杜威。

  他经过思考之后已经大致明白了自己所要走的道路,他决定以骑士教会为跳板,暗中传播自己的思想。

  骑士教会明面上会存在一种思潮,但是在暗地中却可以有另一种思潮。

  秘密结社,骑士是社长。

  “另外,第一批骑士学徒已经于昨日挑选完毕,一共是五十个年轻人,他们都有亲人在领地的卫队中,忠诚方面可以保证。”

  “很好,你和那些骑士现在就是他们的教官,有困难吗?”

  拉泰甘德不假思索道:“马匹不够,目前我们只有三十几匹战马,完全不够五十个学徒分的。

  而且这些战马都属于我和我的同伴们,他们不能用来训练学徒。

  想要培养一个合格的骑士,战马是必不可少的,学徒们将必须从一开始就培养自己和伙伴的感情。”

  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惑着他,他之前就对好几个年轻人进行过教导,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马匹,只能用自己的战马训练他们。

  效果有限,那毕竟是他们的战马,骑士的马需要和骑士一样从小培养,这样才会有默契。

  “马匹我可以提供。”斯瓦娜道:“我的父亲领地中的养马地距离这边并不算远,如果只运输战马的话,我和父亲说一声,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抵达。”

  “现在旷野不安全,运输的代价太大了。”杜威对这个想法很心动,但是心中的大男子主义又阻止他接受这么大的馈赠。

  想要运输一批战马过来,必须要有一支骑士团陪同,骑士团来回一趟旷野,加上中途的战斗,费用要在几百金币上下。

  “先用拉车的马训练骑术,着重训练意志和其他的战斗技巧,马匹问题很快就能解决的。

  今天是他们第一天训练?

  带我去看看。”

  这是杜威要作为精锐力量培养的一批班底,现在的士兵们虽然也很勇猛,算的上精锐,但是他们的忠诚度杜威也不敢说多么保证。

  毕竟几个月之前他们还是流民。

  忠诚还是要从娃娃抓起。

  第一批骑士学徒都在十三四岁大小,他们的身体初步张开,最高的已经达到了一米七一米八左右,最矮的也有一米六五以上。

  杜威自己和他们差不多大小,不过当了一年领主培养出来的气质完美掩盖了他面貌上的稚嫩。

  骑士教会的总部,一个用木块和石头搭建起来的教堂样式宽阔屋子,一根根立柱支撑着宽广的平顶,一个雕刻拙劣的骑士塑像摆在教堂最前面的高座上。

  一排排木椅延展开,左右对称,每一排木椅上都坐着五名学徒。

  推开宽大的木门,冬日清冷的日光射入,将杜威斯瓦娜骑士以及几个卫兵的影子拉长盖在两排木椅中间的夹道上。

  学徒们转过头来。

  “领主大人!”

  “杜威大人!”

  “是领主大人!”

  学徒们站起来惊呼。

  杜威举起右手,大步的向前走去,学徒们齐刷刷的看着他,杜威在领地中的威望并没有随着他搬出村庄而减弱。

  随着一场场战斗的胜利消息传来,在领地中,杜威的声望每天都是新的高峰。

  杜威扫过一个个学徒的面孔,他在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名叫崇拜的情绪。

  攫欝攫欝。这很好。

  崇拜是忠诚的延伸。

  走到最前面的骑士雕像下面,斯瓦娜松开杜威的手,在旁边找了个凳子坐下,骑士和卫兵们在杜威身后一字排开。

  “领主大人!”学徒们高呼起来。

  杜威伸出双手虚按,“安静。”

  嘈杂的教堂瞬间鸦雀无声。

  杜威笑了起来,“先生们,我是杜威,你们的领主。”

  “杜威大人万岁!”一个学徒站起来高呼。

  “坐下,坐下,安静,孩子。”杜威喊自己的同龄人为孩子,在场却没有感到别扭。

  理所当然。

  “见到你们,我是很高兴的。”杜威开始了他的讲话。

  他得让这些孩子们感受到他的亲切。

  “你们能坐在这里,听到我现在站在这里,对你们说的这些话。坐在,站在,危险的旷野的土地上。”

  “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我的努力,骑士们的努力,你们的亲人的努力与牺牲,外面石碑上刻着的一个个名字,他们的死亡,都是值得的。”

  “去年的秋日,我和骑士们站在这里,这里只有一片荒芜的土地,已经被秃鹫和豺狼吃的只剩骨架的尸体,几个即将要倾倒的木屋,面色枯槁好像风一吹就倒的老人与孩子。”

  “这是开拓的开始,也是荣耀的开始。”

  “伴随着碑文上一个个名字的镌刻,领地扩大,你们加入了领地,获得了庇佑。”

  “这种庇佑并不是无偿的,它是每个士兵,领地内每个人,连同我在内,在一次次危险的挣扎和战斗中赢来的。

  开拓者的鲜血和尸骨搭建了安全的壁垒,让你们能在壁垒内吃的饱穿的暖。

  他们临死前目光中的希翼和向往是我每夜辗转反侧时不敢忘却的。

  厺厽 啃书居 kenshuju.com 厺厽。我从不敢忘却对他们的承诺,也一直在要求自己,我要让每个领民都过上美好的日子。

  他们的灵魂压迫在我的脑海让我不敢有一刻放松。

  但是仅凭我自己,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老树在倒塌之前会洒下种子,种子继承着前者的意志,在春日之后生根发芽。

  开拓者的牺牲换来了你们现在的安全,而你们选择接起他们的选择继续前行。

  我很高兴看到你们能这样选择。

  你们是他们意志的延伸和扩展,你们是领地新一代的守护者,是初生之日是朝阳之火。”

  “我希望,当老树倒塌之前,你们这些种子能够生根发芽,用枝叶树干撑起新的一片天空。”

  “孩子们,我希望你们能成为我最为锋锐的长剑,和最为坚固的后盾。

  你们能和我一起,为领地中每个人的美好未来而奋斗。”

  杜威看着一个个认真的面孔,沉声道:“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一片寂静。

  忽然,一个孩子站了起来,“开拓者万岁!杜威大人万岁!”

  巘戅啃书居巘戅。五十名学徒连同杜威身后的士兵一起高呼。

  “开拓者万岁!”

  “杜威大人万岁!”

  “杜威大人万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