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会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施法反噬令亚力士的精神海动荡不已,法术模型都出现了裂纹。

  他的嘴角溢出鲜血,精神和上的双重打击令他癫狂起来,他挥舞着法杖打向刺杀自己的黑影,却被黑影瞬间躲开。

  亚力士身边的几个斥候收缩过来,安东尼奥目的达成已经准备撤退,在斥候合围之前他脱离了战斗,将匕首留在了亚力士的臂膀上。

  “阁下,您没事吧...”斥候来到亚力士身边。

  啪,迎接斥候的是扇击到他面上的一记法杖,亚力士喊道:“你们这些废物!都是废物!

  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废物!”

  他拔下刺在自己臂膀上的匕首,血流如注,亚力士却不管不顾,他死死的盯住刚才那道黑影消失的方向。

  “所有斥候!弓箭手!现在!立刻!去追捕那个刺客!立刻去追捕那个刺客!”

  斥候捂着脸惊讶非常,“亚力士阁下...”

  又是一法杖。

  斥候看到亚力士的双眼中已经布满血丝,施法的反噬令他头痛欲裂,身上的疼痛也不断的加重他的怒火。

  他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斥候!”

  “现在,立刻,马上,去给我抓捕这个可恶的刺客!”

  “我要他死!”

  “我要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砍下来!我要把他的头掉在领主大厅最顶端风干!我要让秃鹫和鹰隼啄干他的全身血肉!

  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我要他死!!”

  “是!”斥候立即转向,原本绕向山坡侧面的几十名骑兵偏离了航道,整个军团内五百多名已经冲到杜威军队一百米外的弓箭手慌乱掉头,而此时冲击在最前的步兵已经与杜威的方阵进行了接触。

  几秒钟,上百人倒在了地上,温热的鲜血下发出不甘的哀嚎,遍布青筋的手臂伸出又被迅速踢倒,骨裂声清脆,铿锵有力的碰撞声蒸腾着战场上的每一个灵魂。

  杜威的方阵纹丝不动,人数三倍于杜威方阵的守备军团士兵们的锋线却好像踩了刹车,好像巨浪打在了礁石上。

  礁石纹丝不动,巨浪涣散退却。

  密集的箭矢忽然从两侧射过来,将即将补充到第一线的士兵们射倒,锋线上的压力骤减。

  原本能支援锋线的弓箭手和骑兵却迟迟没能抵达战场,士兵们仓皇的转头寻找。

  这些骑兵和弓箭手竟然在逃跑!他们漫山遍野的跑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这是背叛!

  士气跌落到最底端。

  战场的胜负天平忽然失去了平衡。

  亚力士没有丝毫察觉,他觉得以自己数倍与对方的兵力,只需要一个冲锋,对方的阵型就会被冲垮掉,以少胜多听起来很好,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

  人数依旧是大部分战争的决定性因素。

  他正带着士兵们冲入杂草,寻找着刚才那个敢于刺杀自己的刺客的身影。

  “冈瑟,凯西,可以开始了。”

  凯西发出一声高昂的呼号,几十头半人马在山坡的一侧冲出来,推翻杂草,拉开长弓,对着已经开始了溃散的锋线开始了射击。

  而冈瑟带领的铁罐头们则是跟随在半人马身后,从侧方插入了参差不齐的步兵阵列中。

  “查理哈特乔纳,前进。”

  “前进!”

  “刺矛!”

  “前进前进!保持队形!”

  坚不可摧的堡垒移动起来,碾碎任何敢于阻挡在它面前的敌人,守备军团的士兵看着一个又一个扔掉武器向后跑去的同伴,茫然的站在原地,直到被长矛刺入身体。

  “为了土地!为了荣耀!为了杜威阁下!”

  “万胜!”

  “必胜!!”

  士兵们一起大吼,一方士气高涨,一方已经开始溃散。

  杜威心情激荡的看着那些不断逃离战场的士兵,双手紧紧握拳,这些人是克顿城的大部分守备力量,亚力士将他们全部带了出来,可以说现在的克顿城就是一座空城。

  克顿城...是我的了!

  我是子爵!我是克顿城的领主!我是荣耀我是唯一!

  海曼回头看了看杜威,杜威勉强维持着镇定,没有将自己心中突如其来的狂喜裸露在脸上:“怎么了海曼。”

  海曼不敢与杜威的目光接触,低下头,小声道:“我感觉到您的心灵正在剧烈波动,杜威阁下,或许您需要一些时间来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当然,昂,我的意思是,我很好,我不需要。”杜威骑着马开始向前走。

  “我们胜利了。”

  “我赢了。”

  “我又赢了,我是天命之子!”杜威心中的得意几乎要溢出胸膛。

  亚力士面色阴沉的看着空荡荡的荒草地,他眼中的恨意和怒意几乎要化为实质喷涌出来。

  马匹不安的打着响鼻,周围的士兵们不敢吱声,气氛压抑的令喘不过气。

  “呵呵。”亚力士笑了起来。

  “哈哈哈。”

  “哈哈哈哈。”他的笑声原来越大,上气不接下气,笑的捂着肚子差点从马上栽倒下来,笑道肩膀上刚刚用布绑好的伤口再次渗出鲜血。

  “这样,原来是这样,啊...是这样,是这样,但是那又怎么样?”

  亚力士自言自语,“刺客干扰了我的施法,用一个刺客抵消掉法师对于战场的影响,啊...很对...非常聪明的做法。”

  “现在我带着这么多士兵脱离战场,那杜威就失去了一些压力,我的士兵可能会死伤的多一些,但那又怎么样?

  他靠什么赢我?

  啊...杜威...杜威...”

  他调转马头,“走,我们回去。”

  刚刚掉头不久,他迎面与溃兵撞上,惊慌失措的士兵冲到了亚力士的面前,亚力士的马匹受惊前腿跃起。

  亚力士稳定住马匹的情绪,心中忽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在他看到溃兵身上熟悉的麻布制式衣服的时候忽然出现,随着这些溃兵越来越多而越来越重。

  “啊...我怎么可能会输掉..我的这些士兵都是贵族们的亲兵..他们是附近这些村子里面的好手,杜威也不过是一个男爵而已,他的士兵能强到哪里去?

  我似乎是有了一些不必要的忧愁,或许这就是贵族们常说的,一定要为未来忧虑。”

  “站住,贱民!”他用剑指着冲撞了他的马匹的那名士兵。

  他居高临下的问道:“你逃跑了?”

  溃兵抬起头来,看到了亚力士,看清楚了他的面貌之后立即跪了下来,大声道:“亚力士阁下!我们输了!我们溃败了!

  大家都在逃命!”

  “大家都在逃命!您也逃吧!”

  “您快逃吧!”

  亚力士轻蔑的用长剑割掉了他的脑袋。

  “不,我没有输,我不会输。”

  他看向四周依旧围在他身边的士兵,这些士兵都在看着他,亚力士笑道:“哈哈哈,懦弱者总会有理由,我们回去!

  我们去迎接胜利!”

  亚力士心中的不安好像滴入水池的墨滴,晕染,涣散,不断的扩大。

  直到...占据整个内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