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撤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亚力士可能背叛了我们,他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冒险者到贵族的转变。”

  “那我们留在城里的兄弟...”

  萨托摇头,注视着不远处那些守备军团的士兵低声道:“不好说,这个消息是杜威传过来的。

  杜威也没安好心,他想挑起我和亚力士的矛盾,所以这条消息的真假还有待商榷。”

  “那我们该怎么办?”

  “先去找几匹马,我记得矿场中有几匹,去找过来,你们找几个人沿着大路伪装成冒险者接近克顿城,看看克顿城是不是防御严密了许多,顺便看看城墙外边有没有我们的兄弟。

  如果有的话,去询问一下他们情况,如果没有的话...”

  萨托抬头看了看头顶从树叶间稀疏投下的阳光,低下头叹气道:“那我们只能先撤退了。”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肯定要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但是如果亚力士真的已经获得了守备军团其他人的效忠,他们仅剩的这二百人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

  与其白白送死,不如撤退联系之前的军团大部队,将亚力士的所作所为通报上去。

  “现在消息还不能确定,派人去侦察一下吧。”萨托撑着剑柄站起来,回到队伍中。

  几个小队长挑选亲信让他们沿着路返回去矿场。

  萨托心中对于半人马提供的这条消息其实已经信了八分,因为他了解亚力士这个人,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贵族,贵族们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只是可惜了城内的那些士兵们,萨托之前真的没有想到亚力士真的敢这样做,真的做的这样绝。

  以克顿城的位置而言,只要这些士兵中有一个逃出去将他的所作所为通报给东部帝国内部,亚力士就得灰飞烟灭。

  “贪婪会迷住一个人的双眼和心灵,亚力士已经迷失在权力和掌控的深渊中。”

  萨托走进人群中,大声道:“不要追了!我们已经追不上了!现在原地休息半小时,恢复一些体力之后返回矿场,我们该回去了。”

  他仔细的看着几个守备军团方阵队长的面色,只是稍微注意,他看到了他们面上的犹豫和挣扎。

  萨托心中暗叹一口气,在出发时,他让军团士兵与守备士兵分开行进。

  那几个方阵队长互视一眼,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之前为了保持阵型的牢固,这些军团士兵都是分散在守备士兵中的。

  现在突然集合,还若有若无的对他们保持防备是怎么回事?

  矿场是一个村子,矿洞也不过是几米宽,根本没有完全进行开采,回到村子中,萨托继续让人休息,自己却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

  这附近是一片平坦,几乎没有什么大的起伏,但是在离开村子之后偏离大路就会冲入一片无人森林中,这也是之前那些矿匪的逃离路线。

  士兵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吃饭,因为巴里男爵的领地距离克顿城不算太远,他们也就没有带着民夫,也不用运输粮食,各自带着几顿饭的干粮就来了,过夜用的屋子也是征用的村子中的人的。

  如此等到傍晚,几个骑着马的士兵回来了,哒哒的急促马蹄声传入村庄中,让所有的士兵都提起注意。

  为首的一个军团士兵在到达村口大路外等待的萨托面前之后挺马,一骨碌的掉在地上,他的马背上还插着一根羽箭。

  萨托拖住他,沉声道:“慢慢说!小声说!”

  几个慌乱的士兵看到萨托,心情也稳定了一些,为首的士兵声音颤抖道:“都死了...我们留在城中的兄弟都死了...他们的尸体被堆积在克顿城西边的山岗后面...那里还有士兵在等着我们,一见到我们就射箭。

  城门也关闭了,一大群士兵出来追我们...”

  萨托面色阴沉,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平稳道:“揉一下脸,不要这么哭丧着脸,消息不要走漏,保持冷静,就和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他们身边还有八百多个守备军团士兵,这些人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敌人!

  “跟我走。”村庄外的道路上只有萨托和另外两名士兵,这里距离村子还有一里多的距离,村子中看不清这边发生的状况。

  萨托将马匹后面插着的羽箭拔出,等到马匹哀嚎过之后才牵着它慢慢溜达回村。

  在警告过马匹的主人不要多管闲事之后,萨托补偿给了他三个银币作为马匹的治伤费用。

  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太阳在西边的地平线上落下,月亮缓缓升起,树影和村子中的房屋影子相对无言,蝉鸣不停,燥热依旧。

  深夜,几个方阵队长聚在一起,“内政官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为什么不回去”

  “他怎么可能知道,没有人告诉他,连我们现在都不知道现在城内什么情况!”

  “你忘了那几只半人马了吗?那三个半人马来过之后,内政官就一直在与我们保持着戒备。”

  “半人马...半人马不是都在暮光森林中吗,我们这边怎么会有半人马?”

  “我之前好像在城外看到过他们!他们应该是杜威男爵的手下!”

  “那萨托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要不要...”

  “他们可是有二百多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我们这些人怎么和他们打。”

  “你个懦夫,我们可是有八百多人!”

  “那怎么办,内政官不回去了,我们该怎么办?”

  “领主大人的命令是让我们干掉他们...那么是在这里干掉和在城内干掉...是不是没有区别?”

  “领主大人为什么让我们回去之后再动手?明显是因为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需要领主大人的支援!”

  “嘘...有动静!”

  蝉鸣之外很明显夹杂了其他的声响。

  几个半夜不睡觉的方阵队长走出屋子,看到了淅淅索索的黑影们列着整齐的队列沿着村庄的道路向外进发。

  月光下沉默无言行进的影子,哗啦啦的脚步声和盔甲之间因为缝隙而碰撞发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要逃了!”一个方阵队长小声说了一句。

  “闭嘴!我根本看不见!我什么都没看到!就让亚力士自己去和这些亡灵作对吧!他们冷静的可怕,我才不会让我的手下去和这些怪物拼命!”另一个方阵队长小声喝骂一句,随后身体慢慢后退,又退回到了屋子内。

  借着月光互相看了一眼,几个方阵队长蹑手蹑脚的缩回屋子中。

  站在村口的萨托松了一口气,他不是很想屠戮这些一同训练过月余的士兵们。

  是的,一旦开战,那这将是一场屠戮,这些新瓜蛋子根本不可能和他的这些士兵对抗,只需要一个照面,他们就会溃不成军。

  既然他们没有产生冲突,他们也不必撤入森林中了,夜晚的森林真的不是一个很理想的去处。

  两百多名士兵走出村庄,沿着大路向着南方走去。

  “亚力士,你的死亡倒计时开始了。”

  萨托心中默道,“我会回来的。”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