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矛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昨天夜里,克顿城内出现了火光,军营附近的居民听到了喊杀声,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火焰也被扑灭。

  虽然有士兵严密封锁消息,但是还是有一些民夫得到了一手的消息,他们被传唤过去向城外运送尸体。

  这些尸体大多是之前的士兵,根据他们所说,这些士兵都是来自之前军团的遗留。

  很明显,克顿城内发生了一起内讧事件,亚力士终于无法忍受他的内政官了。”

  杜威放下双手剑,擦了擦汗坐在一块石头上,“不,应该是亚力士终于有能力和机会去击败这个内政官。

  那支军团留下的那些士兵是真正的精锐,如果正面发生冲突,亚力士手下这两千多个新兵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骑士补充道:“所以他选择了夜袭,真是卑贱恶劣的手段。”

  “他赢了,赢了就行,不论卑劣和高尚。”杜威回想着前几天得到的情报,“我记得那个内政官带着人去南边了?他应该不知道亚力士已经在城内等着他自投罗网的消息。”

  毕竟他不会想到亚力士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有这么疯狂的执行力。

  “如果他身边的那些士兵也有大半已经背叛了他的话,我想他应该在南去的途中就被干掉了。”

  “不会,你说他带去了两百多名士兵,野外接战,哪怕是突然袭击,上千个刚刚放下锄头的农夫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这种实力差距不是数量可以抹平的。”

  这些军团士兵都是精兵,按照杜威当初在克顿城下的观察,结合他们的装备武器,换算成系统等级,这些士兵大部分是二级,少部分是三级,各个长官都是四级及以上。

  和杜威如今有系统加持又经过了数次战争的士兵们差不多,但是装备上却处于绝对劣势。

  他领地现在的这些人如果和那几百名士兵进行近距离硬战,就算是有森林蛮子们的远程支持和半人马骑士的侧方骚扰,打完之后杜威起码也得损失个两三百。

  正是拥有这么类似战斗力的一支军队,杜威才知道那两支军团能在北方行省掀起多么大的波浪。

  他能在一年内拉出这么强的队伍是因为他有系统,老卢孔的军队如果真的都这么精锐,南部帝国确实没有太大挣扎的必要。

  就国内贵族的普遍德行,以及他们对于士兵的普遍态度,杜威可以断言,任何伯爵以下的贵族都无法单独阻挡老卢孔一支军团,哪怕凭借着城墙和地利。

  就算是伯爵想要挡住这么一支军团也得大出血。

  这还只是一支军团三千人,入侵南部帝国的可是上百万人,刨除吹嘘的部分,刨除民夫和侍从,拧干净水分,正式的军团也起码得几十个。

  帝国去哪搬出几十个伯爵。

  “去找个人,通知萨托这件事。”杜威吩咐道。

  “好的。”骑士准备出去。

  “等一等,骑士,回来。”杜威叫住他,亚力士清除异己的行动给他提了一下醒,他或许也该问一问骑士。

  攘外安内大家都适用。

  “你知道我这种做法的目的吗?”

  骑士疑惑道:“难道不是出于正义?”

  杜威深吸一口气,“骑士,战争结束后我会邀请戈敦公爵入主旷野,到时候领地内就会迎来几位知识渊博的老学者。”

  骑士点点头,“投靠高地是个不错的选择,戈敦公爵是个很有骑士精神的人,仁慈大气且勇猛,每一个骑士都渴望效忠这样的一个贵族。”

  “我是说学者。”

  “哦....学者?你真的要教授那些士兵们识字?”

  “也包括你。”

  “我?”

  杜威道:“你会去跟着这些学者学习各种天文地理知识,还有略关皮毛的政治。”

  他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就比如这一次,这件事不是从正义出发的,而是从利益出发的。

  我们告诉萨托亚力士已经准备杀他,萨托就会提前做出准备。”

  骑士点头,“对,没错。”

  “这样萨托就会提前与他周围那些已经与他敌对了的士兵进行交战,交战就要死人。

  等他们死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去吃掉他们。

  吃掉敌人的有生力量,敌人的力量就会绝对减弱,我们的力量就会相对占优。

  现在能听懂了吗?这不是正义,收起你的满脑子正义,从我的领地这个角度去考虑一下问题!”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杜威拍了拍桌子,语气也加重了一点。

  骑士掏了掏耳朵,无奈道:“好像是听懂了。”

  不等杜威松一口气,骑士又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也要玩卑劣的阴谋诡计,哦,天哪...一想到这里我连骑马的心情都没有了...”

  杜威站起来,前倾着身子,“好好想一想,骑士,现在领地的安全才是你思考一切事情的出发点,你该换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

  举个例子,凯尔,凯尔现在就在领地中,假如外面有一群人正在攻打我们的村庄,你留在村子中防守她会很安全。

  但是现在,一个妇人说他的孩子还在外面,请求你去救那个孩子,你去救不救?

  你如果要救,你就要打开大门,这时候整个领地的防御就会出现一个破口,敌人会从门口冲进来。

  你为了你个人的骑士精神!将领地所有人的安全弃之不顾!

  这对吗,骑士?”

  骑士挠挠头,声音小了很多,“我感觉...这种可能是不是太极端了...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想救那个孩子?”杜威也很无奈,“好吧,从我个人来看,你的选择非常对,很正义很骑士,因为一个妇女对于孩子的爱,所以单枪匹马的冲入了敌人人群中,只为了怜悯和爱。

  很对,很骑士。

  但是我现在是一个领主,我不能太骑士,同样,你作为领地中军事指挥权仅次于我的指挥官,你也不能太骑士。

  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我只能剥夺你的作战权利。”

  骑士道:“我并不认为去救那个孩子有什么错...我们或许有更好的办法,在不影响到领地安全的同时解决这个问题。”

  “这不是解决问题的问题,骑士,你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就很有问题,之前营救公主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对,我们将公主救回来了,我们获取了公爵的友谊,但是那是万一,我们正巧在茫茫的大雪中,没有遇到任何一个敌人,直接找到了公主,而且公主的护卫还有着相当的战斗力。

  我们还有李察,李察直接解决了对方的狮人。

  老天,这种运气你敢有第二次?你是赌神吗?

  你知道当时如果我们一旦在大雪中遇到一伙敌人,我们将多么被动,当时的领地中你们是最为强悍的一股作战力量,领地一旦遇到敌人全靠你们这些骑士。

  你们全死在了旷野中,这个领地会怎么办?这些领民怎么办?我怎么办?”

  骑士嘟囔道:“我们不是安全回来了吗,公主还因为你救了他而喜欢上了你....”

  杜威深吸一口气,缓慢道:“拉泰甘德,你,现在和你的骑士伙伴们,从现在开始就待在领地中,不再承担作战任务,同时你们的薪酬从一个金币降低到五个银币。

  你们现在想去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给我引来敌人,你们爱去做什么就做什么,爱去玩骑士冒险就去玩骑士冒险,爱去玩勇士救公主就去玩勇士救公主。

  等到什么时候,我一声令下,你面对一群不过车轮高的小孩也能毫不犹豫的发起冲锋的时候,我才会重新让你回到我的麾下。”

  “向着孩子冲锋?!”骑士抬起头来,直视着杜威,片刻之后才慢慢道:“领主大人,你似乎变了很多。”

  “我永远不会向着孩子冲锋!永远!”骑士认真的说完,转身就走。

  我只是打个比方!

  看着骑士潇洒的背影,杜威感觉小腹内一股火气乱窜,勉强压住才失态。

  侍ft!冥顽不灵!

  榆木!朽木!烂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