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二十章 阳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杜威不相信。

  再说了,杜威和泰伦不但没有冤仇,泰伦对于杜威还是有些恩情在的,在杜威刚来开拓的时候泰伦也是给予了一些聊胜于无的便利。

  在亚力士决定杀泰伦全家甚至连孩子都不放过的时候,杜威就已经和他站在对立面了。

  “仔细的打听打听他们的消息,一旦亚力士决定出城,立即将情况汇报给我。”

  “是。”

  又过了几日,原本的克顿城城主府,现在的亚力士住所中,贵族们的车辆再次停留在了街道边。

  绽放的喷泉边,亚力士笑着和一个个男爵握着手,“好久不见,哈罗男爵。”

  “啊哈,巴纳德男爵!”

  “奥尼恩斯男爵!欢迎欢迎!”

  有四名男爵参与了这场聚会,比较反常的是,这次的聚会没有任何铺垫,没有邀请任何其他人,没有女仆,只有士兵。

  巴纳德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他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珠,笑道:“亚力士阁下,我们不会是在这里站着商量事情吧。

  还有,组建新的贵族院这件事情,难道不需要邀请城内外的要人们一起见证吗?”

  其他的三位男爵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几人开始向着一起聚集,手掌隐隐探向腰间的武器,周边他们带来的侍卫也开始向着他们周围靠近。

  亚力士笑的灿烂,拍了拍萨托的肩膀,“你看,我就说这些贵族会来的,在他们眼中,我需要他们,我不敢杀他们。

  他们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我。”

  萨托板着脸,从鼻孔中哼出两道粗气,冷道:“愚蠢的贵族!”

  “亚力士!你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挑战所有的贵族!”

  亚力士扬了扬眉头,抬头看了看天,感慨道:“今天真是个好天气,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连一只鹰隼都没有,更没有人知晓,竟然有四位男爵丧生在了疾病手中。”

  “真是可怜。”亚力士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愚蠢的贵族们!迎接死亡!”

  “亚力士!”

  贵族们和他们的几十个亲卫的脚下坚硬的土地忽然化成了泥沼,他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泥沼中陷进去。

  一排排弓箭手站在道路两侧的草坪中。

  弓弦声悦耳动听,亚力士似乎是在欣赏一幅美丽动人的歌舞剧,陶醉的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手,鼻翼耸动贪婪的吸嗅着新鲜的血腥气。

  “啊!”

  “亚力士!你一定会被贵族们杀死!”

  “你在挑战整个帝国!”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亚力士哈哈大笑起来,“喊吧,哭吧!不甘不愿不敢置信保持恐惧吧!没有人会在意你们的死活!

  你们的领地,你们的领民,都是我的了!

  都是我的!

  我是一切!我是主宰!我是...北方伯爵!”

  他的双臂挥舞起来,手脚并用的在骑士喷泉面前舞蹈,手中的法杖散发出迷幻的光彩。

  “我是伯爵!我是伯爵!”

  萨托看向状若癫狂的亚力士,按住了他的肩膀,忽然被制止了动作的亚力士狠狠的瞪向他。

  萨托盯着亚力士已经爬上血丝的眼球,缓慢但严肃的说道:“这些领地,都是陛下的。”

  “还有,帝国不会再出现伯爵,永远不会。”

  “这是陛下的原话。”

  “保持冷静,亚力士阁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