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一百零五章 伤亡与升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可能是已经熟悉,也可能是和士兵们隔了一层可悲的厚壁障,杜威在战斗结束之后心中竟然没有多少悲伤和难过。

  虎人们的咆哮被淹没在喊杀声中,不断前进的四支队伍将他们死死的挤在中间,一个个虎人倒下,直至最后的虎人首领。

  他的身上白光闪耀,每次挥砍都能带走两三个人,但是却抵挡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

  伤痕越积越多,十多杆长矛刺入他的身体,层层叠叠的单手剑砍在了他的身上。

  皮亚瞅准了机会,一斧子嵌入了他的头盖骨中。

  虎人庞大的身躯终于倒下。

  剑士和斧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士兵们也都茫然的四处观望,沸腾的热血逐渐冷寂,思考的能力重归身体,欢呼开始传递。

  半兽人们失去了虎人的带领,向着来时的方向逃去,骑士和半人马并没有追杀,而是返回到了主战场中。

  一个民兵坐在地上,看着屁股下面残缺不全的尸体,嗅到腥臭腐烂的味道,忽然痛哭出生。

  哭声也在传染。

  杜威知道这时候不是收拾战场的最佳时刻,这些士兵大多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第一次打就是一场硬碰硬的遭遇战,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心灵洗礼。

  而参加过一两次的士兵在欢呼过后也沉默的走在战场中,平复着通通乱跳的心脏,大口的喘着气,在地上寻找没有碎掉的陶壶喝水。

  十名跟在杜威身后的速成军医行动起来,开始和老兵们一起在尸体中寻找伤员救治。

  “还可以行动的士兵协助医生救治伤员,现在开始打扫战场,后面的骡子中装有低度酒和麻醉草药,还有水和稀粥,各个指挥官各自去领取。

  半个小时之后在我面前集合。”

  杜威等了一会,对着查理他们发布命令。

  海曼在他身边浑身颤抖,杜威还以为她在害怕。

  杜威能够理解,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姑娘,而且性格也不是刚强硬朗的那种。

  虽然战场距离他们足有几十米远,但是那积累的喊杀声依旧能引起普通人心底的战栗。

  他将马靠过去,拍了怕她的肩膀,道:“战争就是这样的,生命在战争面前如同泥塑。

  不用害怕,我会保证领地中所有人的安全,包括你,海曼。”

  海曼面色苍白神情畏缩的点点头,身体却依旧在颤抖,杜威叹一口气,拿起望远镜观察周边的情况。

  血腥气可以随着风传出很远,这是一种很明显的信息。

  现在旷野上满是外来人和外来兽,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第三者冲出来捡了桃子,杜威的军队现在可没有再次作战的能力。

  观察一周之后,确认现在处境安全,杜威打开面板,给这次战斗中的士兵升级。

  只有少部分民兵是冬天时杜威领的军队基本盘,有一大半是来自于冬天的乞丐和春天新招的青年,他们被系统收纳后进行模板修正成了一级兵。

  现在经过战斗,这些‘后进’士兵有一半多升到了二级,成为了一名帝国士兵。

  而剩下的几十名二级兵都升到了三级,三级兵有一半升级,哈特查理和乔纳现在都在四级,没有五级兵。

  骑士原本都是三阶,现在多了几个四阶,四阶的帝国禁卫骑士多了一项骑枪冲锋技能,在使用骑枪进行冲锋的时候可以握盾防御,需要一定的速度。

  和之前的双手长枪冲锋相比,骑枪冲锋可以多一些防御,不至于被一杆长矛刺下马。

  半人马因为是雇佣的关系,杜威只能看到他们的等级,他们的升级按钮处于满足条件但是需要同意才能升级的状态中。

  杜威的系统面板中,死亡的士兵会先变成灰色,随后过一段时间才会消失,所以他比打扫战场的士兵们更清楚伤亡。

  这一场战斗死亡了七十多个民兵和二十多个蛮子,骑士和半人马没有折损。

  即便是面对近十倍的敌人,这些虎人依旧勇猛的可怕。

  这还是虎人没有披甲,拿着简陋的武器作战加上杜威及时调动的结果。

  如果没有形成合围,某个方阵被虎人先凿穿,这个数字还得扩大一倍以上。

  如果虎人身披重甲,拿着精钢武器,杜威这一仗得把老本都折进去。

  但是没有如果,这仅仅是一群在自己的家乡活不下去的可怜虫而已。

  “不愧是兽人的王牌军种...”杜威叹气,他看向了几个英雄单位的情况。

  骑士的骑术双手和斗气,剑士的跑动和单双手,斧手也是跑动和双手,刺客...刺客啥都没干。

  还有海曼...海曼作为法师,每个法术都将作为一种新技能出现在系统中。

  杜威扫了一眼,却发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东西。

  “战吼,新技能?”

  哦,不对,该说新法术。

  战吼:发出一声怒吼,提升周围友方单位的士气。

  呃...

  杜威抬头看了一眼海曼,想象着她在战场上发出一声怒吼。

  海曼已经逐渐镇定下来,但是面上依旧带着畏缩和些微的惊恐,看到杜威看向自己,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没事了,杜威阁下....”

  随即杜威收回目光。

  还是算了吧。

  将同伴的尸体放在骡子上,驼不了就用扛着,四十多分钟之后,士兵们将战场打扫完毕。

  虎人的尸体也都被他们带着,血迹倒是没有清理,折断的长矛上的铁矛头拆下来带着,其他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了。

  看着有些悲伤的士兵们,杜威大声道:“先生们!你们再次获得了一次胜利!”

  “让我想想!这是第几次了?”

  杜威装模作样的抬起脑袋看向天空,手猛地向上握拳,“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我们总是在胜利!

  这一次我们胜利了!下一次我们还将胜利!我们战无不胜!”

  低沉的气氛稍微提升了一些,有些士兵已经跟着高呼:“我们战无不胜!”

  杜威:“我们将会所向披靡!”

  士兵:“所向披靡!”

  杜威扫视着他们:“先生们,你们要清楚你们自己的身份,你们是士兵,是战士!

  战死并不可耻,反而是荣耀!

  你们的这群战友先一步投向了战神的怀抱!它的神国中永远有这些勇士的一席之地!

  看看你们现在是在做什么?

  为他们而悲伤?

  有什么值得悲伤的?

  人终会迎来死亡,有些人将会被铭记,他们将前往神国获得灵魂的永生。

  而有些人则老死在病榻上,衰老不堪的身体,吃饭都需要旁人帮忙,这是战士的归宿吗?

  不,想象到那种场景我感觉我的脖子上已经被架上了绞绳,感受到自己慢慢的死亡简直是一种酷刑!

  我宁愿战死在战场上!

  战场是士兵的最终归宿!

  只有懦夫才会因为害怕死亡而悲伤!抬起你们的头来,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懦夫!”

  看着一颗颗昂起的头颅,杜威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演变成追悼大会...

  明天他们还得出征去虎人原本的营地看看,这些虎人死了,营地中就只剩下了一些老弱病残,这些都该是杜威的战利品!

  拖家带口的逃难不可能逃得过久经训练的行军!

  他们逃不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