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九十四章 商人们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安普顿有些尴尬,他别过脸去,有些手无足措。

  杜威主动伸出手来,“日安,我们的内政官,今天的歌剧不错。”

  “今天的歌剧,呃...对,很好。”安普顿面色缓和下来,也伸出手来与杜威握手,带着歉意笑道,“非常抱歉,杜威先生,昨天是我失态了,我向您道歉。”

  我向您敬礼啊。

  亚力士拉了拉安普顿的衣角,看样子昨天亚力士又教过安普顿什么。

  与杜威松开手之后,安普顿又向着骑士伸手,“抱歉,拉泰甘德阁下,我昨天并没有尽到一个内政官的责任,经过一晚上的反思,我认识到了我的错误。

  我也向您道歉,非常抱歉,阁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拉泰甘德只能伸出手,“希望你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内政官。”

  “当然,我会对所有人保持足够的尊重,摒弃傲慢,保持谦卑。”安普顿已经从亚力士那里对杜威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年轻的领主有着宽广的胸襟,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在意自己这个小人物。

  昨天的事情,说到底也是他折了面子,而且双方没有爆发直接的冲突。

  现在杜威又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不用他再折一遍脸求饶,他自然乐得顺坡下驴。

  “对,保持谦卑。”亚力士也附和道,“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杜威阁下。”

  道尔顿看了看亚力士两人,又看了看杜威两人,好像看懂了一点什么,举起一杯果酒道:“没有解不开的误会,为了理解干杯。”

  “干杯。”其他几人也都举起杯子应和。

  一般贵族的餐具都是银器,银有很强的杀菌能力。

  当然这一点贵族们可能不知道,卡拉迪亚大陆还没有细菌这个概念。

  他们喜欢用银器仅仅是因为他们发现用银餐具可以有效的降低肚子痛的概率....

  歌剧院作为贵族们和富户的交流场所,自然也就用着银餐具,包括盛满果酒的杯子。

  骑士喝完一杯果酒,在杜威耳边低声惊叹,“竟然是全银餐具...公爵府中大部分也只能是木制的餐具...”

  杜威低声道:“公爵府中的那些精灵木木制餐具每一个都能换几百个这种镀银的样子货。”

  想了想,杜威又道:“拉泰甘德,以后少说一些这种不过脑子的话。”

  时间会抹平伤痕,距离雪地救援已经过去几个月,骑士的话又多了起来。

  果然性格是天生的,那些经历过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就性格大变的人,还是少数。

  “请允许我为您介绍这几位,”道尔顿张罗着气氛,站起来给杜威一一介绍,“这位是城内最大的商人刻农,这位是商人俄布绒,冬天那些生意是我们三个一起做的,现在杜威阁下您的货物也是通过他们两个走出去。

  这是城中大部分马车的拥有者卡里波斯,我们每次交易都能用到他的马车。

  这位是酿酒厂的库罗斯,这次喝的果酒就是库罗斯先生提供的。

  至于杜威阁下,应该不用我介绍了,杜威阁下最近在城中的威名可是不小的。”

  刻农是一个头发蓬松的帝国人,身高和杜威差不多,一米六多不到一米七,他笑道:“杜威阁下,我听说您还准备建一个皮革厂?

  那真是太好了,我主要的货物就是皮革制品。

  或许我们可以更加深入的合作,我可以提供皮毛原料和负责向外出售,您只需要加工就好了。

  在大陆上,皮革制品从来不缺销路,我们共同发财。”

  杜威举起酒杯,“当然,合作才能共赢,不过目前我并不缺少原料,我想雇佣几个能够熟练处理皮革的师傅,去帮一帮我的领地中那些学徒。”

  “当然没有问题,我认识很多熟练的皮革师傅,稍后我就联系他们。”

  “合作才能共赢,杜威阁下说的话真是充满哲理,”俄布绒也举起酒杯喝了一杯,“杜威阁下,我主要做的生意是纺织产品,棉麻绒皮,都有。

  最近杜威阁下出手的大部分货物也都是我接手了,希望我们以后能稳步发展,合作共赢。”

  听到最后两句话,杜威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氛围....

  “共赢。”道尔顿及时提了一杯,桌子上的气氛更加热烈。

  最后的酒厂老板,和杜威其实没有什么业务交际,杜威不喜欢喝酒,对于酒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

  他还想等着夏季收获之后自己发酵一批高度酒。

  现在大陆上的酒厂以低度酿造酒为主,杜威想要的蒸馏酒一滴都没有。

  低度酒的杀菌效果...只能说聊胜于无。

  用来搞气氛也慢的很,三五斤下去可能都不如白酒二两。

  “如果杜威阁下领地内有什么节日庆祝之类的活动,可以来找我,我可以低价提供给您节日酒品。

  就像这些果酒,还有麦啤米酒,都有。”

  “当然,不过目前我的领地中连饭都吃不饱,酒可能得先等等。”

  “哈哈哈,杜威阁下的领地蒸蒸日上,我们都看得到的。”

  杜威与四个商人其乐融融,倒是让亚力士和安普顿感到有些多余,喝的酒就好像喝水一样没味道。

  杜威看了他们一眼,觉得喝了快一斤了,话题也差不多了,也就放下杯子,叹了一口气。

  道尔顿听到了,立即捧哏,“杜威阁下难道有什么难事吗?要不要说出来,我们没准能帮得上一些忙。”

  杜威忧虑道:“我感觉东部帝国早晚会再次入侵我们这里。”

  和政治有关的东西,商人们就不太好插嘴了,这算是商人们的自我保护。

  不过现在喝了一点酒,喝酒之后谈论政治是男人的通病,反正是杜威提起来的话题,内政官也在这里,他们稍微说一点应该也没事。

  俄布绒道:“不一定吧,这几年粮食都没怎么丰收,去年还歉收一季,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如果老卢孔想要发动战争的话,他去哪里搞粮食?”

  道尔顿摇头:“反叛者占据了南北近万里的土地,南边可从来没有遭过灾,他从南边调集粮食,完全可以。”

  这个话题亚力士和安普顿插得上嘴,安普顿道:“这个我知道,老卢孔今年都五十三了,没有几年好活,临死之前他肯定要再次对帝国发动战争。

  泰伦阁下都在做战争准备。

  城卫兵现在都开始每天操练,附近的贵族也收到了泰伦阁下的求援。

  城北的军营中多了上千人,都是在附近村庄中调集的农夫。”

  亚力士也加入进来,“我们与反叛者的接壤边境有几千里长,反叛者的北面遭到了兽人和半兽人的入侵,东边还有库赛特人。

  我觉得他们根本没有余力进攻我们。

  如果非要进攻,我感觉他们从南面进攻的可能性更大,旷野这边,不太可能。”

  杜威听到亚力士的话,问道:“兽人也入侵反叛者了?他们不是在和高地开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