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九十一章 亚力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这算是亚力士误会了,不是杜威指挥这些卫兵退下,而是杜威给了这些卫兵一个台阶下。

  帝国法律中没有袭击内政官这个罪名,但是却有袭击贵族这个罪名,他们敢向杜威动手,可能等不到第二天就会受到处罚。

  革职算是轻的,一旦杜威选择追究责任,中心区空地那边立着的绞刑架就得给他们用上。

  安普顿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再次看向亚力士,亚力士笑呵呵道:“哎呀,真是误会误会,我向您道歉。

  那个...阁下您是...”

  杜威先对依旧戒备的拉泰甘德道:“好了拉泰甘德,下来下来,你吓到我们的内政官先生了。”

  拉泰甘德对着安普顿嗤笑一声,道:“你就像那些自诩聪明的狐人一样,只会借着自己主人的威风叫唤两句,遇到真正的强敌就恨不得夹起尾巴假装自己是个老鼠。

  这种行为除了惹人发笑,没有其他的用处。”

  “好了好了,少说两句拉泰甘德。”杜威赶紧把拉泰甘德拉了下来。

  安普顿面色五颜六色的变化,愤怒和冷静两种情绪在他内心中不断的冲突。

  杜威无视这个膨胀的内政官,对着亚力士伸出手来,笑道:“你好,亚力士先生,

  纠正你一句话,你刚才说的认识克顿城附近所有的贵族,这是不准确的。

  因为你没有认出我。

  我叫杜威,男爵,领地在克顿城北边。”

  亚力士恍然大悟,李察和他提过杜威的名字。

  不过开拓贵族是个新鲜东西,没有被主流贵族圈子接纳,而且杜威也很少与克顿城其他贵族接触,所以亚力士一时间还真没想到杜威的身份。

  “您年轻的过分,男爵阁下,我像您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尿尿和泥巴。”亚力士与杜威握手,满脸笑容道:“您真是年轻有为。

  请宽恕我的眼拙,我向您道歉。”

  杜威微笑,几乎每个像他这么大的男孩都在撒尿活泥巴,听到的次数太多,让没有撒尿活过泥巴的杜威都有点不自信。

  他是不是该试一试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娱乐方式....

  安普顿忽然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道:“不过是一个开拓男爵...你竟然敢挑...”

  杜威打断他的话,“昨天泰伦阁下将我的名字刻入贵族院了,我已经可以在贵族院中拥有一个席位。

  还有,安普顿先生,刚才你这句话我可以认为是对我的挑衅。

  你确定要挑衅我?

  一个平民,挑衅一个男爵?”

  内政官也是平民,只要没有爵位,哪怕是手下几千人的军团长,见到男爵都得行礼。

  当然如果军团长不行礼,一般的男爵也不会和军团长对着干,这种行为很不明智。

  一个男爵领撑死几百卫队,闲着没事挑衅一个军团,那他肩膀上边的器官制定是有点毛病,得去找医生看看。

  不过内政官很显然很难和军团长相比,城市的内政官是个很不稳定的职位,这个城市的领主想换就换,就和换内裤一样方便。

  很少有贵族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执政官交恶另一个贵族。

  安普顿瞪大眼睛,面庞通红,他又看向亚力士,亚力士无奈摊手,“我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是昨天刚刚发生的,我忘记告诉你了。

  从今以后,克顿城贵族院又得多一个席位...”

  安普顿气到嘴唇都在哆嗦,他吭哧了半天,忽然猛地一甩袖子,转身向着领主大厅后面走去。

  骑士看着他的背影道:“靠着他人的愤怒却无可奈何获取自我的满足感,我发现我确实没有逃脱这种低级趣味。

  看着他离开,我感觉很爽。”

  杜威也很无奈,他进来之前刚说过这种低级趣味要不得,安普顿先生就自己凑上门来成为装杯的垫脚石。

  杜威无话可说,如果非要说,只能说一句世事无常...

  亚力士依旧保持着谦卑和歉意的笑容,“真是抱歉,杜威阁下...安普顿先生刚刚上任不久,可能并不能认出所有的贵族...我代替他向您道歉。”

  杜威摆摆手,“没事,亚力士,其实这次我是来找你的。”

  亚力士有些惊讶,“找我?”

  安普顿离开之后,正好闲置出一把椅子,杜威拉过椅子坐下,骑士搬过来两个椅子,三个人围着方桌坐下。

  杜威道:“亚力士阁下,前些日子决斗大赛的时候,我看到过你和李察的战斗,你的实力在整个克顿城数一数二。”

  “不不不,真正的强者根本不会去决斗场,就像是泰伦阁下,他才是整个克顿城的最强者。”亚力士很谦虚的摆手。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嗯...除了李察阁下,他应该可以算是整个大陆最强大的一批人,我能感觉到,在我们交战的时候,他根本就没用力。

  就算是这样,我连他一招都没接下。

  我的腰现在还有着刺骨的痛苦,如果李察阁下没有手下留情,那我现在就该去往冥府了。

  李察阁下真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杜威问道:“您有没有想过...担任某种职位,就好像安普顿先生一样,担任某个领地的内政官。

  哦,抱歉,您是法师,您有没有想过担任某个领地的首席法师?”

  “您是在招揽我吗,杜威阁下。”亚力士笑道。

  杜威点头,毫不否认,“当然,我自认为有能力承担的起供奉一名法师所需要的一切,无论是金币,助手,还是实验室,我都可以提供。”

  亚力士沉吟片刻,道:“李察阁下向我说过您的情况,并且建议我投入您的麾下。

  但是很抱歉,杜威阁下,我的祖先是伟大的瓦罗斯伯爵,我肩负着复兴家族的使命。

  我不会向任何贵族效忠。”

  帝国近千年历史上出现过的伯爵太多了,可能宫廷贵族院中记载着他们的名字,但是杜威却是没有闲心去记。

  所以他不知道瓦罗斯伯爵是谁...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赞叹,“哦!原来是勇武的瓦罗斯伯爵的后裔,怪不得您能够拥有如此惊艳的天赋,您之前在决斗场中展现的英姿简直和瓦罗斯伯爵一模一样!”

  亚力士有些尴尬,搓了搓手低声道:“瓦罗斯伯爵从不以勇武出名,他在位的时候是帝国的智囊,他以亲自下战战斗为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