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九十章 膨胀的内政官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卫兵看出了他的疑惑,主动为杜威解释:“巴纳德男爵的领地有着曾经克顿城附近最大的纺织厂,有几百名纺织工....嗯...曾经。”

  杜威摸摸鼻子,“看样子我现在不适合进去。”

  杜威领地的大批量出货还是影响了市场,原本收购价稳定在四十五铜板一米的布匹,随着他不断的生产,在克顿城附近的收购价已经变成了四十个铜板。

  但是杜威依旧有的赚,他生产一匹布所需要的劳动力成本是其他人的八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

  原本四十五个铜板其他纺织厂还有的赚,现在压到四十个铜板,有些小纺织厂生产一米布的成本就超过了这个数。

  虽然通过不断挤压劳动力成本,克顿城附近的纺织厂依旧勉强生存,但是说起压价的罪魁祸首杜威,他们的态度一定不是交口称赞。

  像巴纳德这种大的纺织厂,收入腰斩是一定的,原本一个月能有十几个金币现在估计都是个位数了...

  不过现在男爵们手下普遍都有几千亩地,不靠纺织厂只靠税收就能活得很安稳。

  克顿城附近农户的一年最少需要缴纳自己收成的五成作为税款,一亩地出三百斤粮食,一千亩地一年两季能给领主提供三十多万斤粮食,按照五个铜板的价格出售都足够维持贵族们体面的生活。

  不过去年领地歉收,农夫们自己都吃不饱,也没交上多少粮食,领主们为了不使自己的领民都饿死,不得已回购粮食,去年一年估计也没攒下多少钱,估计还倒贴不少。

  稍微想一想,巴纳德现在对杜威都应该是恨之入骨...

  杜威带着骑士退下台阶,钻进了马车中,顺便把马车外面的雏鹰标识去掉。

  这是列奥尼怕得斯家族的徽记简化版。

  现在杜威已经成功去掉开拓前缀,就需要自己设计一个家徽,以便各种场合的身份出示。

  不一会功夫,一个矮墩墩的中年胖男子拉开门走出领主大厅,慢慢的走下台阶,每一步都能让他身上的肉哆嗦一下,就这样一颠一颠的走下台阶。

  中年胖男人看了一眼领主大厅门边的一串马车,疑惑道:“有些眼熟,这是哪个贵族?”

  他看了一会,看到对方的马车纹丝不动,显然没有下来和他叙旧的打算,他也就不再等待,坐上马车走了。

  直到他走远之后,杜威才带着骑士从马车上下来。

  骑士道:“领主大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没有必要怕他。”

  杜威纠正道:“不是怕,骑士,这是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如果我抢了你的战马,还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你会怎么做?”

  “我...我只能再去买一匹战马。”骑士无奈,“你是贵族,我不能打你,如果抢夺我战马的是个平民,我可能会揍他一顿。”

  “愤怒却无可奈何,也有一定几率突破现有秩序限制而打我一顿。

  那我会获得什么?一些内心的自我满足,还有可能伴随而来的冲突。”

  杜威竖起一根手指,“借着弱小者的愤怒却无可奈何充盈虚荣心,得到来自内心的正面情绪反馈,这是最为低级的自我满足,我早就过了这个阶段。”

  骑士没想到杜威这都能说一大堆道理,他若有所思的挠挠头,道:“我感觉你就是怕他太生气了打你。

  毕竟你让他每个月都少赚至少十个金币。”

  杜威干笑:“呵呵。”

  杜威带着骑士走进了领主大厅,穿着米黄色丝绸长袍的年轻男子坐在原本福克纳做的位置上,一席法师长袍的亚力士正杵着拐杖站在这个年轻男子身后。

  “哦,日安...男爵。”年轻男子身上写满了轻浮,他就坐在那个位置上没有丝毫想要迎接的意思,稍微瞥了杜威一眼,等着杜威自己走到面前。

  可能是撇过来的这一眼的蔑视意味过于浓厚,让本就感觉有些憋屈的骑士有些生气。

  巴纳德起码是个贵族,避一避他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是个什么东西!

  骑士大步走上前去,手掌啪的一声盖在桌子上,声响吓了大厅内值守的卫兵们一跳。

  骑士沉声问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尊重吗,内政官?”

  年轻人安普顿也是被吓了一跳,他的面上褪去血色,显然在当上内政官之后很少有人拍过他的桌子,近在咫尺的高大骑士让他心惊胆战。

  他下意识的看了身后的亚力士一眼,亚力士也有些惊讶,但是依旧保持着镇定,对着安普顿摇了摇头,小声道:“不认识...”

  听到亚力士的话,安普顿似乎得到了力量支撑,一股突如其来的愤怒冲入了他的脑海,他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敢在领主大厅内对内政官咆哮!谁给你的权利!

  卫兵!把他叉出去!”

  卫兵没动,有些卫兵觉得不太好意思,还转过头去面向墙壁挖了挖耳朵,示意自己耳朵不太好使。

  安普顿不但没有感觉到尴尬,反而更加愤怒,他瞪着骑士,身子前倾,“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卫兵!卫兵!”两个卫兵经不住他一直喊,还是走了过来。

  骑士纹丝不动,手掌已经放在了肩膀上背着的双手剑上。

  双手剑的分量不轻,所以一般不常用的时候骑士会背在肩上,而不是悬挂在腰间。

  这么重一个东西一直在腰间缀着,什么虎狼之肾能顶得住...

  气氛剑拔弩张,安普顿继续怒吼,手指在拉泰甘德胸前指指点点,“谁允许你佩戴武器进入领主大厅的!你这是蔑视城主大人!你这是在找死!贱民!”

  这一声贱民很有一年前骑士的风格,杜威很久没有听到这种称呼了。

  能说出这两个字,代表说话的这个人,对于自己的地位很是自傲。

  杜威面无表情,这个安普顿先生....似乎是有些膨胀了...

  亚力士咳嗽一声,拍了拍安普顿的肩膀,缓声道:“不要着急,安普顿,我来问一下。”

  虽然不认识,大概率不是什么不能得罪的人,但是为了避免误会,还是稍微问一下的好。

  他看向杜威,从两人走进来的位置看,两人明显以杜威为主,亚力士问道:“日安先生,您是来干什么的?您是第一次来克顿城的商人吗?”

  杜威指了指自己的脸,“你不认识我?”

  亚力士惊讶道:“我该认识您吗?”

  他笑道:“克顿城附近的贵族我都认识,难道您是他们中某人的亲戚,哎呀,那可真是误会了,我代替安普顿先生向您道歉。

  真是抱歉,先生。”

  杜威哑然失笑,得,他过分高估了自己的知名度,人家还以为他是一个商人。

  而且这个语气,跟哄小孩一样....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