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八十一章 帮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福克纳先生说了一句关于泰伦大人的坏话,还诽谤泰伦大人的夫人,被泰伦大人逮到了...”

  杜威无语,从见到福克纳的第一天起,杜威就感觉他会栽在这张嘴上。

  不过福克纳虽然嘴上没个把门的,但是也不该犯这么明显的过错,难不成是喝多了?

  “他说了什么话?”

  “他说朱莉安夫人是个表子。”

  杜威:....

  真勇,他都不敢说芝诺的母亲是这个,私下里也不敢。

  “好吧,辛苦你了,现在的内政官是谁?”

  “是安普顿先生。”

  杜威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确实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于是问道:“安普顿先生之前是...”

  卫兵耸耸肩,“是一个无业游民,靠着母亲给别人缝补衣服过活。”

  得了,十有是泰伦子爵的儿子之一...

  杜威觉得自己可能和这个安普顿先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毕竟他的母亲都在给人缝补衣服了,他还在无业四处游,这和杜威的价值观不太一致。

  他更喜欢福克纳这样的,虽然心里藏不住事情,但是却很热心,至少每次杜威来问问题,都能得到一个比较满意的回答。

  而且福克纳刚下岗,他就和继任者搞得火热...

  这好吗?

  这不好。

  我劝年轻人.....咳咳....

  “那福克纳现在在哪?”

  “应该是在东区,顺着这条街道向东走,随后向北,看到一堆棚子搭成的屋子之后进去问就好了。

  抱歉,杜威阁下,我现在得值班,不然我就带您去了。”卫兵刚刚收了人家一个银币,不干点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杜威笑道:“没事,你先值班吧,我去找一下福克纳了解一下情况。”

  “好的,您慢走。”

  “嗯。”

  杜威带着骑士向着很少去过的东区走去,东区距离城市中心还是比较远的,越远离领主大厅,道路就越狭窄,时不时能看到道路两边的粪便。

  帝国皇帝是早就颁布了厕所法令,但是一个法令就让所有的穷人都能修建厕所,还是有些勉强。

  臭味铺面而来。

  杜威有些心累。

  他叫住了一个穿着时尚补丁装的小孩,问道:“你知道福克纳吗?”

  小孩畏惧的摇摇头,战马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高了,杜威看到小孩的面庞,好像和自己也差不多大,不过却是面黄肌瘦,身高也比杜威矮了太多。

  杜威收敛怜悯心,他早晚会拯救这个世界的所有贫民,但是不是现在....路是要一步步走的。

  杜威缓了缓语气,换了一种方式问,“前几天这里刚刚搬来一户人家,你知道在哪里吗?”

  这下小孩知道了。

  杜威掏出十几个铜板,让他带着自己过去。

  现在粮食的价格已经慢慢降下来了,这些铜板应该足够他吃上几顿饱饭的,杜威不敢给多,给多了会害人。

  木杆和棚子搭成的临时住所占满了街道,杜威时不时的得俯下身子才能过去,还要一直看着脚下,免得马匹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垃圾绊到,就这样穿梭了一段时间,杜威终于来到了一个棚子前。

  一个穿着麻布长袍的妇人正在棚子中穿针引线。

  修补衣服是很多穷苦妇人的必修课,毕竟一件衣服不能因为破了个洞就不要了,所以修补衣服这一行也不愁没有活做。

  就是收入很少,能保证吃饱饭都是老天爷赏饭吃,心灵手巧生意兴隆的那种。

  看到两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华丽的人来到家门口,妇人连忙站起来,“日安,贵族大人,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杜威看了看地面,福克纳可能有些洁癖,这个棚子附近被打扫过了,虽然依旧无法制止臭味往鼻孔中钻,但是却勉强能够下脚。

  杜威和骑士翻身下马,走到妇人面前,杜威问道:“您是福克纳的母亲吗?”

  妇人有些惊讶,同时有些紧张,“您找福克纳是...”

  “我是他的朋友。”

  妇人松了一口气,对杜威道:“贵族大人,福克纳去找工作了,可能一会才能回来,如果您有什么话需要留给福克纳的话,可以对我说,我为您转达。”

  杜威扯了扯棚子,麻布做的,几个杆子撑起这么一片麻布,地上再铺着一层麻布,就算是一个屋子。

  寒酸的过分。

  杜威道:“福克纳当了好几年的内政官,应该有一些积蓄才对。”

  妇人低头道:“在他被赶出城主府之后,就有好几拨人来找过他,他攒下的钱都被他们拿走了。”

  秋后算账。

  没想到福克纳得罪的人还不少。

  杜威抬头看了看,对骑士道:“既然这样,我们在这里等一等?我的马袋中应该有一些熏香,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拿来。”

  骑士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熏香?我记得你不喜欢这玩意。”

  “那是你记错了,我很喜欢熏香,不过之前买不起而已。”

  骑士根本没注意过这种细节,微微点头,原来如此。

  马袋中当然是没有熏香的,他的马袋又不是多啦A梦的肚皮袋。

  杜威退出去两步,将手伸进去马袋,杜威在系统中现买了一些熏香,顺便买了一个火夹,一手拿着火夹一手攥着熏香,顺着马袋就拿了出来。

  带着杜威来的小孩早就跑了,杜威回到棚子中,用火夹点燃熏香,渺渺青烟升起,弥漫的臭味勉强被驱散一点。

  杜威呼出一口气,看了看也没有下脚的地方,他也不能在系统中买俩凳子出来,马袋也装不下这么大个的东西。

  只能是又花了两个第纳尔买了两块布,从马袋中掏出来,和骑士一人一块垫在屁股底下坐在了地上。

  喝茶喝水是不用想了,棚子中只有两个杯子,还有一个木桶盛着水,除此之外,连锅碗都没有,不知道他们平时是怎么吃饭的。

  和福克纳的母亲聊了一下,杜威说自己是收到过福克纳帮助过的周边领主,今天去领主大厅办事才刚刚了解到他们的变故,于是就想着能不能帮福克纳一把。

  福克纳的母亲脸上已经满是皱纹,她今年应该是不到四十岁,但是面孔却和杜威前世的六七十老太太一样。

  没办法,这个世界的人均寿命本来就短,平民的营养又跟不上,老的更快。

  对于福克纳被赶出来的原因老人也不太清楚,她原本已经过上了退休的生活,福克纳的薪水足够养活一家。

  可惜现在被突然赶出来,老人也有些发愁,不过她更加担心福克纳。

  老人道:“福克纳是个倔强的性子,而且说话之前不喜欢思考,很容易惹出事情来,他在内政官的位置上已经得罪了很多人,现在被赶出来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日色稍晚,福克纳回来了。

  素白色的亚麻长袍上印着几个脚印子,头发乱作一团,手背上一道红色的划痕,攥着已经被捏成一团的小皮帽。

  鼻青脸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