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七十章 战争要开始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杜威的小脸拧巴起来,实际上这个问题他有思考过,分析的结果虽然看起来没问题,但是深究起来也不是很完善。

  杜威想了想,严肃道:“我想爱情就是这样,公爵阁下。”

  本以为这种话太扯淡,公爵应该不会相信,没想到戈敦公爵反而很高兴,他拍了拍杜威的肩膀,赞同道:“没错,爱情是最令人费解的东西。”

  谁说十几岁就没有爱情,在卡拉迪亚,当你早上起来可以一柱擎天的时候,你就可以去结婚生孩子了。

  爱情这个玩意,用冲动来形容太刻意,用激素来解释太科学,用懵懂无知来欺骗自己又难安己心,那就交给虚无吧,爱情就是爱情,这个玩意令人费解,也不需要解释。

  公爵挑了挑眉毛,吹了声口哨,上下扫了扫杜威的小身板,忽然凑过来小声问道:“你这个年纪...行不行?”

  男人怎么说不行?!

  但是太早也不好。

  杜威咳嗽一下,有些犹豫道:“大概....行....吧...”

  公爵知道了,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吧,孩子,爱情这个东西经不起考验,我不想考验你们。”

  收敛了笑容,公爵沉声道:“但是现在她在你这里不仅仅是爱情的问题,还关乎到...很多东西,举个例子,你知道这一个冬天我的领地内冻死饿死了多少人吗?”

  杜威想起了公主原本南下的目的,公爵伸出一只手,“起码十万人,虽然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但是这依旧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数字。”

  “这些人的死亡原本可以避免,但是为了惹出我的怒火,让我的士兵们充满愤懑,为了达到某些人的某些目的,他们还是死了。

  这就是肮脏的...贵族。”戈敦对于帝国贵族的做法很排斥。

  李察撇了撇嘴,“这也是我不想去首都的原因,连空气中充满了金钱和交换的味道,我感觉我在那种地方一天也活不下去。”

  杜威想了解一下这个冬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他问道:“我可以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吗?”

  戈敦摇摇头,“你太小,我不是指你的年龄,还有你的爵位,你的领地,你的军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没有好处,或许对你的人生观念还会有不小的冲击。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吗?

  出现这种疑问对于你来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仅就现在而言,你的领地还无法迎接那种地位的人的一句话,甚至,斯瓦娜在你这里的消息第一天传出去,第二天你的领地就会在旷野上消失。

  你的父亲也没办法保护你,你不是芝诺,私生子在帝国法理上没有多少地位,嗯...不仅仅是法理上。”

  在各个方面都没啥地位,不然一个公爵的儿子怎么能混到这里。

  “这件事有我父亲参与吗?”

  戈敦摊摊手,“我不知道,我也只是在猜测,我估计他是知情的,帝国很少有事情能绕过四位公爵,哦,现在是两位,另外两位在其他两边。”

  他向着村口那边走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不在你这里逗留了,那些该死的半兽人抓了我们的一个伯爵,我们得发兵把那个倒霉的伯爵救出来。”

  “对了,我来之前遇到过一股半兽人,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你,毕竟整个旷野上只有你这里看起来...能吃的饱饭。

  他们也饿昏了头,看起来没有多少力气,小心应对,别阴沟里翻船,我不想救那个倒霉伯爵的同时还得和半兽人交涉赎你。”

  老公爵走到了村口,转过身准备和杜威道别,“他们被我们驱赶走了,大概有五百多人,都是一些可以战斗的种族,里面还有十几只来自暮光森林的半人马,嗯...都是帝国造的孽。”

  对,帝国现在自己内部都乱成粥了,关于精灵的阴谋依旧没有停止。

  看来光荣变革计划已经开始生效了。

  加列和斯瓦娜也经过了沟通,加列的眼眶明显青了一块,他咧着嘴笑着,挽着妹妹的手臂,斯瓦娜看起来很不舍,但是她在杜威的领地中对于杜威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带给杜威很大的风险。

  因为爱情还没有到冲昏理智的地步。

  所以她只能离开。

  加列把面盔交给戈敦,对杜威摆了摆手,“有事情记得找我,只要在旷野上,我能摆平所有事情!

  看到那支骑士团了吗?已经效忠于我了!”

  他已经完全适应了大舅哥的身份,妹夫是个男爵又怎么样?只要他肯离开帝国投靠高地做个上门女婿,一个高地子爵的身份是跑不了的!

  努努力,高地伯爵也不是不行。

  作为高地第二家族,他们家族已经脱离了靠联姻才能寻得稳定的时期,他们祖祖辈辈的奋斗为他们换来了足够的自由。

  戈敦瞪了他一眼,道:“等你再稳重一些才会完全交给你!你个臭小子!”

  他骑上马,斯瓦娜也跟着加列上马。

  戈敦离开之前道:“可以通过魔法水晶随时联系我,我知道你应该还有事情和我商量,但是我赶时间,战争马上就要来临了,这群该死的兽人,他们在迎接死亡!”

  “最后一句忠告,给李察的,别太相信艾米丽。”

  李察耸耸肩,“好吧,我知道了。”

  话是这样讲,但是显然没放在心上,戈敦也是个贵族,还是个顶尖的贵族,他说的话...信两分都算多了。

  两人策马离开,与不远处的骑士团汇合之后掉头离开。

  杜威确实有很多东西没有来得及和公爵说,比如重新打通旷野,恢复帝国与高地的商贸来往,比如接收高地的贫困人口,他的领地内需要大量的人口。

  再比如一些军事和政治支持,他不可能吊死在帝国这颗树上,尤其是这棵树现在看起来风雨飘摇,皇室只剩下了孤寡娘俩,谁会服从一个寡妇的领导,谁又能允许帝国连续两届都是女皇?

  现在...往后稍稍吧,最为要紧的是迎接半兽人的进攻。

  杜威对于防备半兽人的进攻这方面,从入冬时就开始准备,期间经过好几次自我惊吓,现在听到真的有半兽人袭击的消息,竟然已经见怪不怪。

  “李察阁下,我得稳定一下内部,这需要冈瑟他们的帮助。”

  李察问道,“要他们上战场吗?也不是不可以。”

  “呃...或许需要他们充当一下冲击兵,不过现在要担任的是...治安官的角色,对,治安官。”

  “他们也能当治安官?他们太憨了。”李察对于蛮子们不看好,他觉得这些蛮子们最适合的就是工地工作了。

  啥都不用想,干就完了,干完还能吃饭,能吃饱饭是这个世道最大的幸福,其次就是能睡好觉。

  “憨?憨就对了,治安官就是憨一点好。”

  杜威开始驱赶着村民们回村,之前领地的人少,而且都是在困难时期和他一起熬过来的,雷迪尔在他们中间有较大的威信,所以治安事件都能由雷迪尔解决。

  但是现在流民增加了一部分,蛮子们增多了几百人,半兽人增加了上千,这些人对于雷迪尔都没有什么感觉。

  领地内必须得有一支半武装力量归属在内政官手下,用来保证内政官的命令可以通行领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