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六十章 春天到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我他吗的再不知道这个?”李察在面对艾米丽的时候似乎有些解放天性,他呵斥道:“我让你说咋治,不是让你说原理的!放屁都放不出响声,你几百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御姐艾米丽有些委屈,杜威和骑士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李察。

  杜威心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艾米丽委屈巴巴,却还是要解释,“想要制止这种后遗症,需要补全被撕裂的元素阵列,但是阵列都在体内,所以只需要先用外部的阵列稳定一直泄露的元素,她体内的元素自然会缓慢愈合。

  稍后我通过魔网把需要的元素阵列发给你。

  你按照我给的方法,随便找一只魔兽的血液当做材料,调制好阵列之后让她贴在肚子或者后背上就好了。”

  李察嗯了一声,道:“赶紧发,发完我要回去吃饭了。”

  艾米丽道:“那你来首都的时候一定要来找我呀...我带你去...”

  “不要把使团在我这的事情说出去!不然打死你!”李察打断艾米丽,放完狠话之后直接挂断。

  元素身影消散,杜威默默的走过来,听到李察嘟囔了一句:“真是麻烦的女人...”

  杜威伸出大拇指。

  剑士,最要远离的就是感情!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乱杀!

  不一会功夫一坨玄奥的龙语符咒就通过魔法水晶的毫光传递过来,李察看了一眼,道:“应该问题不大,我们得去买一些魔兽血。”

  魔兽血不难买,虽然强悍一点的魔兽例如狮鹫和地行龙等等这些,整个帝国都没有几只。

  但是也有观赏性的例如荧魔兔,可以吸收微弱的元素,晚上身体和毛皮可以发光,很受贵族们喜欢,在帝国内有大规模的饲养。

  花费了十几个金币买了一只,杜威带着骑士们急匆匆的赶回领地中,找到厨师给了兔兔一个无痛remake,将散发着荧光的血液灌满了陶制水杯。

  李察最不喜欢这种精细活,但是人命关天,拉泰甘德对于元素的掌握明显没有李察精细。

  这种活也只能李察来干。

  李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用针头蘸着血绣花...明明屋子中的温度不高,但是李察绣完之后也是大汗淋漓。

  在阵列完成之后,散发荧光的鲜血流转起来,空中隐藏的元素被抽离出来纳入魔法阵列,原本散乱的鲜血好像被无形的管道束缚,李察一手就将这个血液构成的整体提了起来。

  “真是累人....”

  雷迪尔和拉泰甘德都在他身后观摩,见到血液竟然在空中流转不停还能像固体一样被人提起,雷迪尔感叹道:“真是神奇的魔法...”

  李察大口大口的呼吸,“看到了吧,下次这种活就是你们的了,累死我了,下次我反正是干不了了,得要我半条命。”

  将元素阵列扔给杜威,李察道:“去给公主盖上吧,我出去透透气。”

  元素阵列需要覆盖在体表,李察对于看公主没有啥兴趣,正好当时在战场上也是杜威捡起的裸身的公主,现在这活也就是杜威的了。

  杜威如果知道李察所想,一定要辩驳一二...当初公主可是满身的鳞片...

  屏退了公主所在的小木屋内的所有人,杜威掀开棉被,又掀开公主身上的棉衣和内衬,将不过手掌大的元素阵列放在了公主的肚子上。

  刚放上去,元素阵列就发出光芒,隐入了公主的身体,微弱的五彩斑斓的元素顺着阵列星星点点的没入公主的身体。

  小心翼翼的给公主合上衣服盖上被子,杜威看了一会,公主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元素的亏空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填补。

  他走出木屋,找到坐在石头上思考人生的李察,递给李察一粒糖果,“吃点这个,多吃糖能保持心情愉悦。”

  卡拉迪亚的糖都来自于与卡拉迪亚相邻的南岸大陆的甘蔗,由于路途遥远,所以糖的价格比黄金都高。

  但是在系统中一粒糖只需要一第纳尔,真心良心....

  呼出一口气,李察问道:“艾米丽似乎知道一些关于高地使团的事情,现在有魔法水晶,要不要我帮你问一问?”

  杜威也给自己赏了一粒糖,笑道:“算了,这种程度的算计不是我能问的,不过李察阁下,你能保证艾米丽阁下可以不将使团在我们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吗?”

  比起现在就泄露,杜威想要等一等,等到积雪融化,高地的戈敦公爵能够派兵南下接应他的女儿时候。

  到时候即便是有阴谋,杜威也可以借着公主投靠高地。

  李察肯定道:“艾米丽什么人都不会告诉的,她和帝国的皇室是合作关系。

  皇室提供给她优渥的生活,她只需要保证皇帝一家的安全就可以,至于使团的事情,应该和皇室有些关系,不然她也不会知道,她和帝国的贵族们也不熟。”

  现在的皇室只剩下了孤儿寡母娘俩,南部帝国继承了原本帝国中部最为肥沃的土地,也继承了帝国的近半大贵族,娘俩现在日子难过的很...

  “那就好,不过我也得做一些准备,旷野最近很不安全。”

  东部帝国放开了对兽人帝国的制约,开春之后会有大量的半兽人出现在旷野上,虽然离着帝国近,杜威觉得自己也该做一些准备。

  “目前我们有多少金币了?”杜威找到雷迪尔。

  雷迪尔翻看了一下厚厚的羊皮卷,“领主大人,经过几轮贸易...目前我们领地中应该有八百多枚金币,其中有七百多枚是在您的私库中,一百枚留着给纺织厂发工资,在玛塔女士手中。”

  杜威沉吟片刻,道:“拿出五百枚金币去购买武器和弓箭,务必将所有的民兵都武装上。”

  杜威早就将骑士们的工资结清,棉衣贸易在这个冬天异常兴盛,不只是克顿城,整个北方行省都是如此。

  商队们大赚特赚,而买不起棉衣的农夫和流民们则是一批批的倒在路边和野外。

  杜威虽然可怜这些买不起棉衣的流民,但是距离实在太远,如果有流民找到了杜威领地,杜威也愿意给他一个生活的活计,如果找不到,杜威也没办法一个个领地的找过去。

  人的善举也要建立在可行性之上。

  公主在三天之后苏醒过来,醒过来之后对于杜威更加依赖。

  不知道艾米丽是不是将消息传递了出去,至少克顿城附近没有听到有高地使团的消息,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

  在冬日的最后一天,杜威在领地内再次举办了一次聚会,庆祝新年的到来。

  气温终于开始缓慢的抬升,寒风也逐渐消停下来。

  春天到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