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五章 仁慈的领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秋日的黎明总是绵长,金黄的日光铺满大地,就连枯黄的草木都渡上一层希望。

  丰收的季节嘛。

  可惜杜威领现在连地都没有翻好,谈收成就好像在冬天舔铁门。

  都是一样的蠢。

  全领地的老少爷们在村口的荒地上集合,杜威宣读着自己熬夜制定的计划。

  “领主会负责你们的一日两餐,唉...三餐!”

  “首先,我们需要为这个村庄修建最基础的防卫措施,旷野中的树木不少,骑士,你带着查理他们去砍树,砍下来的树干打成桩子,用麻绳绑成围墙。

  不需要多高,一人高就足够。”

  工作量和围墙高度成正函数,以目前老少爷们的体格,这算是个大活。

  拉泰甘德满脸的不情愿,臭着脸道:“骑士的职责是为领主杀敌斩将,不是用来砍树,这有损骑士的荣耀。”

  “背诵一下骑士美德。”

  “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杜威愣了一下,他问道:“没有忠诚吗?”

  “没有!”

  杜威谈了谈手中的纸张,略微思考一下,道:“这片旷野上并不安全,如果查理他们去砍树没有人保护的话,很可能会遭到野兽的袭击。

  他们是弱者,提携弱者是骑士美德的体现,你将会在实际行动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你能见死不救吗?还是说你并不敬畏生命?”

  拉泰甘德昂首道:“我会保护他们的安全!但我拒绝砍树!”

  杜威心力憔悴,“行吧,你带着十个骑士保护他们的安全。”

  他顿了顿,加了一句:“不用砍树。”

  拉泰甘德单手抚胸,“遵命,领主大人。”

  杜威继续宣读下面的计划:“雷迪尔,你去丈量一下附近的土地,将土地划分成亩,稍后统计一下每户的人数,按照人数分发土地。”

  农夫们似乎并不懂这个的含义,土地不就是给他们种的吗?

  杜威道:“这些土地名义上是领主的土地,给予你们耕种之后,你们需要每年上缴一定比例的粮食作为税款,这个比例是百分之五。

  二十税一。”

  这个比例非常仁慈!

  农夫们依旧眨巴着眼睛,查理似乎懂了,哆哆嗦嗦的跪下,高呼:“领主阁下仁慈!”

  又跪倒一大片。

  杜威没有制止他们,继续宣布:“领主会派人指导你们进行耕种,并且分发种子。

  土地的耕种权利不得转让,弃用,违者驱逐。”

  “领地中的每一名适龄男子都应该在领主的安排下进行训练,在敌人入侵的时候加入民兵队参与抵抗。”

  “暂时这些,最终解释权归本地领主杜威所有。”

  宣布完了之后,杜威先去见了见自己的母亲,并向母亲解释再三,表示自己等人现在很安全,完全不必担心,让母亲看之前购买的书籍消遣就可以。

  “雷迪尔,跟我来。”

  这一片领地占地十平方公里,形状狭长,东西分布,距离克顿城较近,能看到不少曾经的民居和荒废下来的水井。

  杂草下隐约可见曾经的田垄。

  “可耕种面积大概有五平方公里,六千多亩地。”

  这相当于杜威前世的一个大村了,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化肥,没有农药,也没有优良育种,每一亩地的出产只能在两三百斤上下徘徊。

  遇到虫害严重的年岁或者雨水稀少的年岁颗粒无收是常事。

  “先划分出来,等到围墙修建完成之后组织人除草翻地,在冬日之前一定要将种子种下去。”

  杜威站在一处略高的山坡上眺望,噫吁戏,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想吟诗一首,憋了半天没憋出来,憋出了一副好像尿不尽似的表情,杜威愤愤的回到了帐篷。

  晚上,他将雷迪尔叫来,“明天我会去一趟克顿城,带着十名骑士,你在这里和拉泰甘德看好领地。”

  二十名骑士守家也差不多。

  第二天杜威还没有出发,福克纳先到了。

  他身后跟着七八个面黄肌瘦的汉子,看到杜威,福克纳翻身下马高兴的与杜威拥抱一下,摸了摸杜威的头。

  “这是我精挑细选的平民奴隶,性子都非常温和,说什么就干什么。

  之前参加过军队,拿起武器就能上战场,单手剑和弓箭都可以使,就是水平有限。

  但也比你现在领地的这些农夫强得多。”

  “骨架大,这些天饿瘦了一些,看起来有些缩水,只要吃得跟得上,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干活一个顶两个,价钱也合适,一个只需要十二金币。

  从此之后,他们就是你的了。”

  八个人,就好像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的,骨架高大,营养不良,不过眼神坚毅平和,很有精神。

  杜威点点头,喊来了拉泰甘德,“让他们跟着查理一起砍树。”

  拉泰甘德走后,杜威笑道:“正好我需要去克顿城走一趟,我们一起回去。”

  “你去克顿城干什么?”福克纳好奇问道。

  “买一些粮食,农具,还有武器,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听到有狼的嚎叫,吓得我一宿没有休息好。”

  福克纳笑了笑,“习惯就好,这些旷野上的畜生只会袭击落单的人,你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他们不会主动送死的。”

  杜威叹气,“那可说不定,天气越来越冷了,找不到猎物的野兽和蛮人们很快就会发疯。”

  “你小小的年纪,一直叹气,这可不好。”

  “我尽量笑。”

  哎,一定要笑,对,一定要笑。

  克顿城门前一如既往的繁华...和臭气熏天。

  有福克纳在身边,杜威倒是免去了入城税。

  看着身后拍着的长队,杜威问道:“入城税是按什么收取的?”

  福克纳解释道:“入城税是一个人十个铜板,骑士翻倍,贵族翻两翻,商队翻五翻还要另算商品税,当初你们一个车队近五十个人,收税的官员不太会算数,只能给一个笼统的数值。”

  杜威摸了摸鼻子,“万一我真的拿不出一个银币呢?”

  “那没办法,只能在外边等着。”福克纳耸耸肩,“实际上真的有拿不出入城税的私生子,昨天我看到一个名叫李察的开拓贵族,为了四十个铜板和守城士兵大打出手。

  我就在城头上,看着那个李察一个打十几个把所有的城门士兵全都放翻。

  后来惊动了城卫队,城卫队的队长层层上报,最后是泰伦阁下亲自来,免去了李察的入城税。”

  “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南方行省的角斗之王。”

  福克纳耸耸肩,“没错,就是他,你们的领地距离不远,听我说,一定要离他远一点,这个人有暴躁症。

  而且....非常能打!”

  一个非常能打的暴躁症患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