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369 我们必须坦诚相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既然是一定要打败的敌人,那就要有百折不挠的精神!”

  “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请注意,以上这两句话都是你刚刚的原话。”

  “而现在,你却跟我说你不行了?!”

  “请快点爬起来,训练还在继续!”

  尽管是靠在温暖的炭火旁。

  但贝雅翠丝的身上仍然散发出森冷至极的寒意。

  她的语调平稳。

  不带一丝丝的起伏。

  但野蛮人罗杰却感知到了仿佛暴风雨来临时的巨大压力!

  这种压力足以压垮大多数意志力薄弱的生物。

  于是他顺势往地上四仰八叉地一躺。

  紧接着两手一摊、气若游丝地说道:

  “不!”

  “我现在决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舒舒服服地躺着!”

  “没有人规定打游戏不能食言吧?”

  “口嗨而已,你不会当真吧?”

  他看上去真的准备摆烂了。

  夸啦夸啦。

  几秒钟的功夫。

  他就把那一身锈迹斑斑的盔甲脱了个干干净净。

  只剩下一套贴身的发黄衣物。

  贝雅翠丝微微蹙眉。

  但她仍然不失优雅地信步走了过去。

  她用指尖拖起盔甲的边缘。

  紧接着。

  她释放了几个祝福类的神术。

  淡淡的神圣光晕之下。

  刚刚还千疮百孔的盔甲顿时就恢复如初。

  地上的野蛮人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但他依然躺着没动。

  贝雅把盔甲丢到了他的身边。

  语气比先前温柔了不少:

  “修好了。”

  “我们继续训练吧。”

  罗杰无动于衷。

  他仿佛一条死鱼一般盯着天花板的乌鸦看。

  “我累了。”

  “毁灭吧。”

  他说。

  “你确实很累。”

  贝雅没有否认刚刚那一连串训练的辛苦,只是耐心地劝说道:

  “但你的进步很大。”

  “别骗我了!”

  野蛮人突然暴躁起来:

  “我现在还是连最简单的「盾击」和「弧光斩」都躲不开!”

  “你给我进行的模拟训练是放水版的吧?”

  “维兰那个老畜生只会下手更重!”

  “我……我……诶,我不行的。”

  越说到后面。

  他的语气也就越虚弱和低沉。

  “你说的倒也没错。”

  “我是放了水。”

  无奈地扫了一眼自己身后那三个呆若木鸡的「法师三护卫」。

  贝雅仍然轻声道:

  “但这不是你认输的借口。”

  “遇到困难就逃避可不是我认识的罗杰。”

  “我认识的罗杰……”

  说到这里。

  她突然顿住不说了。

  她半蹲在那里。

  身形如石像。

  声音如卡了的磁带。

  可这一举动的效果却出奇的好。

  刚刚还在发脾气的野蛮人就没忍住好奇心。

  他吭哧吭哧地爬了过来问道:

  “他是怎样的?”

  贝雅被他这毫无风度的动作逗笑了。

  下一秒。

  她郑重地说道:

  “他狡诈而果断,耐心而暴戾,他像豺狼一样凶狠,又像毒蛇一般迅猛……”

  野蛮人侧躺着聆听贝雅的叙述。

  他一只手挠了挠下巴。

  另外一只手则支着脑袋嘟囔道:

  “听着都不像什么好词啊……”

  贝雅平静地望着他:

  “总之,他有一颗强者的心。”

  “而你身上也一定有。”

  “只不过还没有发掘出来而已。”

  听到这话。

  野蛮人顿时慌了神:

  “别啊,能不能直接跳过发掘过程啊……”

  贝雅却不再理会他。

  她转身离去。

  来到法师三护卫中间。

  而后认真地看着野蛮人:

  “来。”

  “向我发起冲击!”

  野蛮人把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的:

  “不冲了不冲了……”

  “啊啊啊啊!”

  突然间。

  地板上燃起熊熊的烈火来。

  烫的他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落地之后。

  脚底传来灼灼的热力。

  他放眼望去。

  除却那身盔甲和武器所在的地方。

  还有贝雅翠丝所在的位置。

  其余地方均已经被滔滔不绝的火海所覆盖!

  “淦!”

  “哪有逼着人训练的游戏啊!”

  “我要下线!”

  “下线选项呢?就特么的离谱……”

  “傻逼游戏毁我青春!”

  野蛮人在火海里挣扎了一会儿。

  最终只能咬牙穿上那盔甲。

  然后红着双眼瞪着高贵优雅的贝雅翠丝:

  “强人所难是吧?”

  “看老子不冲死你!”

  疾风袭过。

  那是野蛮人的「勇武冲锋」!

  刹那间。

  罗杰的身影穿越火海。

  来到了那盾卫者的面前!

  后者微微举起了盾牌。

  眼看便要发动「盾击」。

  就在这个时候。

  贝雅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就是现在,使用你的打断技能或专长!”

  野蛮人罗杰冷哼一声:

  “我用你教?”

  “老子的「断筋脚」就是为它准备的!”

  下一秒。

  他瞄准了「高山盾卫者」举盾的间隙。

  一记凶狠卓绝的断筋脚踢了出去!

  盾牌的影子从容落下。

  “啊啊啊啊!”

  罗杰的惨叫声应声而起——

  打断盾击失败!

  惩罚性眩晕开始!

  在贝雅翠丝不敢置信的目光中。

  那野蛮人就这么活活地被闻风而来的光原素刺客给畅通无阻地掏了后臀!

  数秒后。

  炭火旁。

  白光一闪。

  野蛮人穿着惨兮兮的装备双手抱膝。

  他看上去彻底自闭了。

  贝雅默默地驱散了「法师三护卫」。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已经突破了她的认知下限!

  「我都已经提醒他精准的打断时机了,他竟然还能慢半拍……这……」

  「这是在表演,还是真的天赋有限?」

  海蛇女王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老实说。

  就算是过去的记忆。

  这也和她认知中的罗杰大相庭径。

  她本以为只要自己稍加调教。

  对方就能突破大门背后的那心魇一般的敌人。

  现在看来。

  好像是她想得简单了。

  「他至始至终好像都认为这是一场游戏。

  而大门背后的敌人在他口中是支配者维兰。

  难道他们曾经在某个天神设计的‘高维游戏’中交过手。

  所以才留下了这么深的阴影?」

  想到这里。

  贝雅忍不住轻轻咬了咬嘴唇。

  如果是真的话。

  那就麻烦大了。

  这种战败创伤是最难治愈的。

  她必须替他补全心魇的漏洞。

  只有这样。

  才能让他重拾战斗的勇气。

  一念及此。

  她决定更换策略。

  过了一会儿。

  贝雅轻轻地散开裙摆。

  在炭火边坐了下来。

  “抱歉。”

  她低低地说了一句。

  野蛮人默默地摇了摇头:

  “该抱歉的人是我。”

  “我可能真的是太菜了吧。”

  “但你能不能让我先下线啊,我真有点想吐了……”

  贝雅明眸一转。

  主动转移了话题:

  “你好像有些太拘谨了。”

  “我都说了我是你未来的妻子。”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或者没有什么想对我做的吗?”

  为了消解野蛮人浑身上下的负能量。

  她的语气中带了一丝挑逗。

  「反正只是一个心魇迷宫,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它也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意识」

  海蛇女王这样告诉自己。

  本以为这段话过后。

  罗杰对自己的态度会亲密一些。

  可谁知道对方却把膝盖抱的更厉害了:

  “什么都没有!”

  看着他连看都不敢看自己的样子。

  贝雅心头不由升起淡淡的怒意。

  她强忍住怒火问道:

  “为什么?”

  “首先,我没有完全相信你啊。”

  野蛮人战士耸拉着脑袋说道:

  “其次,就算你真是我以后的老婆。

  那我就更不能碰你了。

  不然岂不是「我绿我自己了」?。

  当然。

  还有最后一个理由。

  但我不说。

  咳咳。

  其实。

  那个理由也没占多大比重啦!

  你干嘛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贝雅冷冷地注视着他脑袋上的「萝莉战」。

  心头那为名的怒火更甚。

  “你不要不识好歹!”

  她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出了最凶狠的话。

  野蛮人顿时被话中的杀意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

  他尴尬地挠了挠头。

  而后拙劣地转移起了话题:

  “对了,我想知道,未来的我到底能不能打得过维兰啊?”

  贝雅心头一阵烦躁。

  但看着野蛮人窘迫的样子。

  她又觉得他有些可怜。

  于是便不冷不淡地说道:

  “未来的你,能打100个维兰。”

  这话倒没有夸大其词。

  在贝雅翠丝的眼里。

  罗杰这么离谱的武术家远远不是维兰这种投机取巧的家伙可以媲美的。

  后者强的是经营和谋略。

  但论单挑。

  还得看武术家这一脉。

  谁知道这话一出。

  野蛮人罗杰的眼里顿时就有了光彩:

  “真的假的?”

  “那我有没有狠狠地虐维兰啊?”

  贝雅微微一愣。

  以她敏锐的感知当然能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内心变化。

  他变得非常非常兴奋!

  他现在!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充满了期待!

  “原来……如此。”

  看着野蛮人眼底的神采。

  贝雅翠丝眼神里也隐隐出现了一丝兴奋。

  她试探性地回答道:

  “当然虐了。”

  “而且手段非常残忍……”

  “嗯。”

  “说实话我都觉得下手太重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

  “芜湖!”

  一声怪叫过后。

  那野蛮人竟然兴高采烈地在地上打起滚来。

  感受着「心魇迷宫」四周围的变化。

  贝雅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

  她整理了一下裙摆。

  而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看着地上那开心的像个小孩的野蛮人。

  她觉得自己第一次认识了罗杰。

  后者在地上来回滚了好久。

  过了一会儿。

  才意识到贝雅正站在大门前静静地看着他。

  他有些奇怪地凑了过去:

  “你在干嘛?”

  贝雅想了想。

  主动伸出一只手。

  牵住了野蛮人。

  而后她推开了那扇紧紧封闭的大门!

  一声巨响。

  大门轰然推开。

  野蛮人怔怔地跟着她走入了散发着辉光的大门之中。

  大门背后。

  是一座空空荡荡的宫殿。

  宫殿内外并无他人。

  只剩下不断凋零、坍塌的画面。

  看着野蛮人一脸茫然的样子。

  海蛇女王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

  罗杰的心魇根本不是因被敌人反复虐杀产生的恐惧!

  这座心魇迷宫的根源。

  居然是他的报复心啊!

  看不出来。

  罗杰居然是这么个小心眼的男人。

  竟然能因此而形成如此强大的执念……

  这家伙究竟是有多记仇啊!」

  换言之。

  大门里究竟有什么其实都不是关键。

  在缓解野蛮人罗杰记仇心理之前。

  无论你怎么教他或帮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效果的!

  因为大门背后根本不是敌人。

  这座心魇迷宫只是因他的报复心而形成的一种循环!

  想到这里。

  海蛇女王甚至有些不寒而栗。

  她认真地回忆了一遍过去。

  确认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他。

  这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宫殿里。

  四周围的一切都在消散。

  那野蛮人的形象也变得无比模糊。

  “我要下线了吗?”

  他呆呆地看着贝雅。

  贝雅张了张嘴。

  “算是吧……再见了,罗……”

  她本想再叫一次他的名字。

  不过突然间。

  她的恶趣味上涌。

  于是轻轻地唤了一句:

  “再见了……”

  “萝莉战。”

  可当她的声音落下之时。

  一切如幕布般的风景已经烟消云散。

  偌大的白雾里。

  只剩下她孑然一人。

  那一瞬间。

  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

  「提示:你用太乙离火刀杀死了11名狂鲛族战士」

  「你的光环半径获得了轻微的提升」

  烈烈海风吹拂着两人的衣袖。

  伴随着吞吐不定的火焰长刀无情地剿灭了一群又一群来犯的敌人。

  小贝雅的状态稳定了许多。

  罗杰扫了眼数据栏。

  心里轻轻一叹。

  “狂鲛族战士还是太少了……”

  心魇迷宫的怪物可能是依据女王的记忆而形成的。

  而在她的记忆里。

  数量最多的是一种名为「海兽族战士」的敌人。

  而杀死这些敌人。

  罗杰能获得的仅仅是「你的深海恐惧症抗性获得了轻微的提升」。

  这和「光环半径」这条属性差的太远了!

  在罗杰看来。

  光环半径是一条非常强力的属性。

  截至目前。

  他拥有两条比较有用的光环——

  一是「光环特效:荆棘力场」。

  二是「强化杀戮光环」。

  这两条光环都是非常不错的能力。

  但阻止这些光环大放异彩的障碍还是光环的半径距离。

  在常规状态下。

  罗杰的光环特效就只有5米。

  这在超凡战斗中勉强够用。

  但在升格者里就显得略短了。

  因此。

  光环半径的提升对这两条能力的加强是显而易见的。

  想象一下。

  半径100米乃至1000米的荆棘力场!

  别人随便挥刀碰瓷都有可能受到反伤!

  更别提能修正大量招式系数的「杀戮光环」了!

  而从另一个角度出发。

  罗杰相信。

  在以后他还能获得更多的光环效果的。

  所以。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

  他是非常想把「狂鲛族战士」刷满了的!

  只可惜。

  进展寥寥的进度条熄灭了他在心魇迷宫里刷怪的梦想。

  而考虑到狂鲛族战士是历史上帆船之国的大敌。

  小贝雅继承了万古之蛇的力量后肃清过间海。

  搞不好这种魔物在奎南已经绝种了!

  一想到这里。

  罗杰便不由悲从中来!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兄欲刷而弟不待」的情况!

  该叫人如何不伤心啊!

  回过神来。

  罗杰牵着小贝雅的手。

  一路向前方行去。

  他们一道走过了遍地尸骸的海滩。

  走过了轰然倒塌的神庙。

  走过了火焰滔天的村落。

  最终。

  他们停留在一片有无数着火的战船不断沉沦的海域上。

  耳旁。

  是海兽的嘶鸣。

  眼前。

  是战士的怒吼。

  一具具尸体如同细碎的泥沙般沉入森冷的大海之中。

  海域之外。

  是一片片狰狞的海兽旗帜正在飘扬!

  伴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

  那一艘艘有着洁白风帆的美丽船只尽数沉没。

  恍惚间。

  罗杰又看到了倒在地道里的大祭司、化身蛇怪的侍卫长、只身抵挡敌军的大将军……

  还有那身中数箭仍在接舷战的老国王!

  眼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火焰里。

  小贝雅的手开始颤抖。

  罗杰低头。

  她的脸上已满是泪水:

  “如果我勇敢些,她就不会死,他也不会死,他们,都不会死!”

  “如果我早一点拥抱那条海蛇……”

  “这一切就该有不一样的结局!”

  “所以……”

  “这一切真的都是我的错啊!”

  “因为我的愚钝。”

  “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因为我的懦弱。”

  “我只有在绝境中才鼓起了勇气。”

  “但绝境中的勇气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哭的撕心裂肺。

  双腿微微弯曲。

  又有蹲下去的趋势。

  罗杰心头一叹。

  他用右手轻轻抚摸小贝雅的脑袋。

  她的头发蓬松而柔顺。

  摸起来有一种很舒服的手感:

  “这当然不是你的错。”

  “受害者无论如何都不该为凶手的罪行而买单。”

  “更何况。”

  “诚如他们说的那样,人生无常,运势无定,王国倾覆,神灵陨落……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怎么能怪你?”

  小贝雅紧咬着牙齿。

  她的身子不住地颤抖。

  过了一会儿。

  她才摇着头说道:

  “可我本来有机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的……”

  “不。”

  “你没有。”

  罗杰冷静地打断了她。

  在小贝雅惊讶的目光中。

  罗杰反手取出了「公主的魔镜」。

  在重新支付了一遍费用之后。

  他快速地将镜头调到了故事开始的边缘。

  那是一条阴冷偏僻的海沟。

  海沟里。

  一只眼的女巫恭恭敬敬地跪拜在一具二人都十分眼熟的神像面前。

  恢弘的声音自神像体内传来:

  “她是天生的蛇灵!”

  “我必须要让她继承我的力量!”

  “只有血与火……”

  “才能净化她那日渐被凡俗生活玷污的纯洁血脉……”

  “你去寻找老国王。

  送上一句箴言即可。

  不过不必操之过急。

  我还需要时间完成最后的蜕变……

  再让我们的小公主贪恋几年人间的欢愉吧。

  用不了几年。

  她就会变成一条真正的海蛇。

  呵呵呵……”

  小贝雅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那是……万古之蛇?”

  “这不可能!”

  “你在欺骗我!”

  她挣扎着甩开了罗杰的手,满脸警惕地看着他:

  “你到底是谁?!”

  「第六感:你感知到了贝雅翠丝.沃兰心中的挣扎。

  她其实已经相信了你的说辞。

  只不过她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一切。

  又或者。

  你能进一步地取信于她」

  “取信?”

  罗杰微微一笑。

  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反正这里是心魇迷宫。

  在这里偷偷干点坏事也不会有别人知道吧?

  一念及此。

  他看着小贝雅红扑扑的面庞。

  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是你未来的丈夫!”

  “我来这里是来帮助你的。”

  “不然我为何知道那么多?”

  此言一出。

  小贝雅顿时呆若木鸡。

  她怔怔地看着罗杰。

  红扑扑的脸蛋几乎涨成了酱红色。

  她猛地低下头。

  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蕾丝边的裙摆。

  “不可能!”

  小贝雅紧张地说道:

  “虽然你确实长得很帅……”

  “但我是不会和长得比我好看的人结婚的!”

  “这会让我很没安全感。”

  罗杰愣了一下。

  下一秒。

  他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你以后不会出落得比我现在还好看呢?”

  小贝雅瞪大了双眼。

  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彩。

  下一秒。

  那酱红色直接从脸蛋蔓延到了白皙而修长的脖子。

  以及微微露出的白净胸口。

  “这……”

  “这是真的吗?”

  “我指的是——我以后会比你现在还好看吗?”

  她小声问道。

  罗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那是当然。”

  “不然我也不会看上你呀。”

  “啊!不许你乱说了!”

  她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整个人蜷成一团。

  仿佛一只受惊的刺猬。

  又好似一团风中的含羞草。

  「提示:你的‘唬骗’生效了……」

  「对未成年少女使用情话唬骗,你获得了新里程碑:炼铜必死」

  「炼铜必死:请注意你的言辞,不要以为是心魇就可以为所欲为」

  「对应称号:危险的怪大叔(萝莉好感度50/随机提升一项动手能力)」

  “我又没想干嘛!”

  本来看到小贝雅蹲下去。

  罗杰还差点以为弄巧成拙了。

  不过当看到数据栏上的信息之后。

  他的心情就从忐忑变成了无语。

  他这好歹是善意的唬骗好不好!

  冒充她未来的丈夫。

  只是为了让她相信自己的话!

  “现在……”

  “我应该做到‘取信于她’了吧?”

  “这个年龄的小姑娘多少有点恋爱脑……”

  这样的念头刚刚闪过。

  罗杰便注意到。

  四周围的一切色调正在凋零、破灭!

  这是心魇迷宫正在崩碎的标志!

  “果然……”

  罗杰释然地看着蹲在地上的小贝雅。

  这会儿她正用双手捂着脸。

  但那从指缝间偷看自己的灵动目光却是怎么也捂不住。

  浓浓的白雾自四面八方卷来。

  可能是察觉到了这一切的变故。

  少女颤声问道:

  “你要走了吗?”

  罗杰点了点头。

  他准备完美地结束这一场梦魇迷宫之行。

  于是他用最温柔的声音对少女说道:

  “再见了……”

  “我的小贝雅……”

  可与此同时。

  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再见了……”

  “萝莉战。”

  呼呼呼!

  白雾在狂风的裹挟下倒卷而去。

  从雾中现身的两人不足十米。

  而刚刚的话语。

  仿佛银针落地般清晰可闻。

  罗杰这么僵硬地站在海蛇女王的身前。

  两人相顾无言。

  气氛。

  稍稍有些微妙。

  半晌。

  还是海蛇女王沙哑着嗓音开口道:

  “你……”

  “你都干了什么?”

  罗杰马上双手举高:

  “我什么都没干?”

  “真的?”

  贝雅翠丝满脸地不信!

  紧接着。

  她用一种揶揄又挑衅的语气模仿道:

  “可我现在还是对一米五以上的女性生物完全免疫的猛男啊?”

  听到这话。

  罗杰忍不住狂锤胸口。

  恨不得把自己锤吐血!

  “这踏马的是多少年前的黑历史啊!”

  “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对女性认识较为偏颇的孩子啊……”

  罗杰心头止不住地哀嚎着。

  但他表面上仍然绷住了正常的表情:

  “心魇不过是扭曲的记忆。

  除了名字之外很多东西都是虚假的。

  不用过分在意。”

  贝雅翠丝微妙地笑了笑:

  “名字?”

  罗杰又开始捶胸了。

  “坏了。”

  “在女王这里多半是要社死了……”

  他头疼地想到。

  罗杰本以为海蛇女王会进一步拿捏他的过往。

  不过下一秒。

  女王却主动说道:

  “你说得对,心魇是维兰编织的,谁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水分。”

  “既然我们都破除了心魇,那些东西就忘掉吧。”

  罗杰如蒙大赦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海蛇女王的真实面容!

  她的外貌完全没有前世本子里画的那么浮夸。

  也没有佩戴面纱时那样气质雍容。

  此刻应当是她最真实的模样。

  罗杰注意到。

  贝雅翠丝有着一头乌黑色的长发。

  面容清丽中透着一缕娇艳。

  论好看程度可能还比不上现在的罗杰。

  但是越看越耐看的那种。

  而她的身材更是好的过分。

  个子高挑。

  胸脯饱满。

  腰肢纤细。

  大腿修长。

  这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在极尽所能地吸引旁人的目光。

  相比起来。

  她的衣着饰品就低调平和了很多——

  她的头顶是一圈淡绿色的海藻神冕。

  白皙的脖子上只有一条细细的秘银项链。

  然后就是一套不知道多少年前在奎南流行过白纱长袖上衣搭配黑色蓬蓬裙的组合。

  最下方是一双半透明的水晶鞋。

  透过奇妙的水晶折射。

  罗杰甚至能看到足背上那纤细的青筋。

  这种风格和海蛇女王一直以来的强大气场简直是格格不入。

  与其说是女王。

  倒不如更像个邻居家的大姐姐。

  “你在看什么?”

  贝雅翠丝冷冷地问道。

  凭借着超高的反射。

  罗杰扫完女王全身仅用了0.01秒的时间——

  这是技术流选手的基本功。

  当下。

  他眼皮都不抬一下地回答说:

  “我在辨别你是否是维兰假扮的!”

  “在进入心魇迷宫之前。”

  “我已经遭遇了一次类似的唬骗事件,所以我必须谨慎!”

  贝雅翠丝冷厉的神色稍缓。

  她微微颔首:

  “的确。”

  “我也差点被骗了。”

  见话题转移成功。

  罗杰赶忙趁热打铁:

  “所以,我们必须坦诚相见!”

  贝雅的表情又是一冷:

  “怎么个坦诚法?”

  罗杰自然地说道:

  “位格。”

  “只有位格烙印,才能是无法伪造的。”

  海蛇女王略一沉吟。

  点了点头。

  当下。

  两人各自分出一缕位格之中的烙印递了过去。

  在罗杰的感知中。

  一股冰冷、肃杀、强力、还带着一股咸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提示:你接受了贝雅翠丝.沃兰的‘位格烙印’」

  「你确认了海蛇女王的身份为真!」

  下一刻。

  两人都是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白雾消失之后。

  两人所在的地方是一个被方形石板铺满的广场。

  广场的尽头。

  是一条通往无尽黑暗的阶梯。

  “还没有结束。”

  贝雅郑重地说道:

  “你我的心魇只不过是小儿科,毕竟像我们这样的强者,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心魇的……”

  罗杰赞同地点了点头。

  他的目光看向了那阶梯的方向。

  隐约之间。

  他听到了一阵略有些熟悉的嘶鸣声!

  「提示:你意识到‘创世事件:新神旧梦’推演到了一个新阶段」

  「史无前例的心魇诞生了!」

  「它来自星界白鲸芬妮……」

  “白鲸的心魇啊……”

  罗杰稍感棘手。

  一想到那波澜壮阔的鲸跃之举。

  他便有些头皮发麻。

  “我们先过去吧。”

  贝雅低声道。

  罗杰点头。

  两人结伴来到了那漫长的阶梯前。

  罗杰稍稍感知了一下。

  眉头微微皱起。

  下一秒。

  他主动冲贝雅伸出了手并解释道:

  “台阶上梦境很混乱。”

  “如果我们注意一点,很可能会再次失去联络。”

  “这可能会给维兰趁虚而入的机会。”

  说着。

  他卷了卷手指。

  示意女王把手搭上。

  贝雅定定地看着他。

  而后优雅地伸出了手。

  只是。

  她一边伸手。

  一边说道:

  “罗杰,你是不是暗恋我?”

  柔若无物的触感自指骨上传来。

  罗杰一脸懵逼地解释道:

  “我只是怕维……”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抬头看到贝雅的肩膀上正慵懒地趴着一条白色的小蛇!

  它看上去非常享受女王的香肩。

  似乎是感应到了罗杰惊诧的目光。

  那小蛇还示威似的在贝雅的肩膀裸露之处狠狠地舔了舔。

  嘶嘶嘶。

  猩红的蛇信子微微扬起。

  把罗杰都看傻了!

  「提示:你的天神体‘白浊之蛇’和贝雅翠丝进行了亲密接触……」

  「好感度抵达最低门槛。

  ‘海洋主宰/海蛇女王:贝雅翠丝’已移入‘情缘模块’之中。

  好感度不足。

  无法移入‘成人模块’。

  请继续努力!」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你的神话生物要选蛇类?”

  贝雅的嘴角微微翘起。

  她抓着罗杰的手在台阶上大跨步走了几步。

  而后转身。

  居高临下地说道:

  “可惜,我从来就不喜欢蛇……”

  罗杰沉默不语。

  他其实很想问‘神话生物也能选的吗?’。

  但看到女王自信满满的样子。

  他脑海里回忆起的却是那个抱着膝盖哭泣的少女。

  罗杰都有点不忍心拆台了。

  最终。

  他什么也没解释。

  只是闷头说了一句:

  “我们进去吧。”

  “嗯。”

  那是很轻盈的少女般的回应。

  哒哒的脚步声在台阶上作响。

  不多时。

  无尽的黑暗自四面八方涌来。

  将台阶上的二人尽数吞没!

  「警告:你进入了白鲸芬妮的心魇」

  「警告:你即将接触来自‘毁灭之渊’的元素……」

  「警告:有大量的畸变物质以及魔物正在靠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