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163 反冲手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咸猪手:男酮竟在我身边!」

  「对应称号:辣手摧臀(所有类人生物的臀部对你而言均为弱点)」

  「提示:距离麒麟臂失控结束还有15秒」

  看着数据栏上的倒计时。

  和那名被自己捏着屁股不断挣扎的红袍法师。

  罗杰的反应极快。

  他的脸上迅速浮现出狰狞的笑容,并粗声粗气地道:

  “小光头还挺润!”

  “哈哈哈……”

  下一秒。

  那名红袍法师顿时晕死过去。

  附近几根柱子上的光头也被这一幕吓得大惊失色。

  等到麒麟臂失控的效果结束。

  罗杰才把手从对方的屁股上拔了出来。

  看着那只血淋淋的手掌。

  他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下一步。

  罗杰没有关闭麒麟臂。

  就这样走向了下一名红袍法师。

  黑夜依旧寂静。

  石柱林里偶尔传来几声狼嚎般的惨叫。

  但很快就戛然而止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40分钟后。

  干掉了最后一只日光水母。

  罗杰心满意足地关闭了麒麟臂。

  数据栏上。

  「你杀死了1只日光水母,累计杀死日光水母49只」

  「你获得了3点XP」

  「你的快速复活次数1(49)」

  在麒麟臂的淫威之下。

  大部分光头都很配合。

  唯有其中一人宁死不屈,不肯出货。

  得不到日光水母的罗杰只好送他下了地狱。

  而在这个过程中。

  他也逐渐摸索出了麒麟臂失控的规律!

  目前来看。

  失控后的麒麟臂会只干两件事。

  第一件事。

  在附近有人的情况下。

  麒麟臂会非常凶狠地抓向其身上肉最多的地方!

  而且这一抓住就不松手了。

  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毛病。

  在超凡力量的加持下。

  麒麟臂的抓力是非常恐怖的。

  被抓到的人只能自求多福。

  而发现这一特点后。

  罗杰开始庆幸琴走的早。

  否则自己一世英名怕是要毁于一旦。

  第二件事。

  那就是在附近没人的情况下。

  麒麟臂会化身为打桩机。

  一个劲儿地锤地。

  这种情况的危害较低。

  除了罗杰自己会受一点伤。

  顶多就是地上多一个洞罢了。

  只不过麒麟臂捶地的场面还是挺壮观的。

  让罗杰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啄木鸟。

  摸清麒麟臂失控的规律后。

  罗杰便有办法更好地控制它了。

  一方面是要控制麒麟臂的开启时间。

  只要别长时间开启或过度使用。

  失控的可能性其实很低。

  另一方面就是要看临场应变了。

  在发现麒麟臂失控的第一时间。

  罗杰可以立即跑到无人的角落里。

  做一个安静优雅的打桩少年。

  掏空这些光头的存货后。

  罗杰将他们打晕后松绑。

  然后悄然离开。

  当晚。

  他一路向西。

  在废墟西部发现了红袍法师的营地。

  老实说。

  在看到那个营地的第一眼。

  罗杰就被惊呆了。

  那是一座平坦开阔的河谷。

  河谷两侧是矮山峭壁。

  两三条清澈见底的溪水从中穿过。

  哪怕是夜里。

  谷内依旧灯火通明。

  一名名表情麻木的奴隶正在红袍监工的指示下纷纷钻进北方的原始森林。

  大量的木材从森林边缘运送过来。

  水源站。

  伐木场。

  矿场。

  奴隶工坊。

  临时营地。

  供应口粮的流动帐篷。

  围墙。

  防御沟壑。

  地下城挖掘入口。

  热气球瞭望站。

  大量的建筑正在拔地而起!

  这哪儿是什么临时营地啊。

  分明是一座来自奎南星的殖民小镇!

  「提示:你发现了血滴镇」

  借着「高等潜行」。

  罗杰躲过了瞭望热气球的侦查。

  缓缓地摸向了血滴镇。

  而在镇子外面。

  他又遇到了好几层设计严密的防御结界。

  幸好。

  罗杰手里还有老朋友于松留下的法剑。

  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

  他挥剑刺破结界。

  成功钻了进去。

  接下来的几天。

  罗杰混迹在血滴镇里。

  打探着红袍法师组织的底细。

  关于这个组织。

  罗杰是有些印象的。

  红袍法师以邪恶冷酷而著称。

  这个组织的中层从各地掳掠大量的人口。

  将他们送入「红袍新人训练营」。

  训练营里的教官都是一等一的PUA大师和杀人狂。

  加入训练营的新人会被剃光身上所有的毛发。

  并被灌输「无须无发可以震慑对手」、「红袍组织里的强者才配蓄发,弱者只能光头」等自相矛盾的荒谬理念。

  据说这些理念是维兰亲自把关设计的。

  从洗脑效果上来看。

  那确实是上佳。

  洗脑过后就是实战。

  每期训练营的新人必须相互厮杀,才能成功晋级。

  在这种情绪卡。

  10个新人里。

  最多只有3个能从训练营里毕业。

  很多红袍法师都在训练营里留下了隐疾。

  据说在这个组织的内部。

  毕业后复仇教官是一件被默许且鼓励的事情。

  据说是维兰认为。

  这是贯彻搏杀法则内容的一部分。

  更邪恶的还在后头。

  在经历了艰难困苦的训练营生活后。

  每个新红袍都会迎来自己的毕业任务。

  只有完成它。

  才能真正离开训练营。

  所有红袍的毕业任务都是一样的:

  「选项A:杀死10个手无寸铁的无辜者,并割下他们的鼻子送给教官」

  「选项B:杀死30个老人或小孩,并割下他们的手掌送给教官」

  「选项C:杀死3个孕妇并亲手将死胎挖出来送给教官」

  从教官们的收藏不难推测出。

  大部分的红袍都选了B或C。

  对于很多红袍来说。

  一开始可能是迫不得已。

  后来也就逐渐麻木了。

  对于刚毕业的红袍而言。

  在经历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后。

  他们依然只是组织里身份最低的「杂役」。

  只有不断地为高层工作。

  他们才能换得单薄的贡献点。

  这些贡献点维持生计有余。

  但快速晋升很难。

  为了学习更多的法术。

  他们必须干更多违背良知的事情。

  在这种扭曲的设计下。

  绝大多数的红袍都坠入了罪恶的深渊。

  此生不得救赎。

  总而言之。

  这是一个维兰为了满足自身利益而创造出的怪物组织。

  在这种情况下。

  红袍天然就是邪恶的。

  每个光头手上都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

  与此同时。

  红袍也是强大的。

  所有红袍法师都精通肉搏、匕首和弩箭。

  大部分红袍强壮的像个战士。

  他们所掌握的法术也是严重偏科——

  所有的一切都只为实战服务。

  理论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

  这就导致了红袍法师在面对同等级对手的时候会有很大的优势。

  罗杰先前遭遇到的那群红袍是最低级的杂役。

  所以收拾起来还算轻松。

  要是等级再高一点。

  他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几天下来。

  罗杰对血滴镇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这里活跃着2000多名红袍法师。

  其中有三分之二是杂役。

  超凡法师的数量在20名上下。

  但其中有一大半暂时去向不明。

  除此之外。

  血滴镇附近还活跃着8000名左右的奴隶。

  在红袍监工的眼中。

  这些奴隶连人都算不上。

  只能算是牲口。

  不过或许是初来密星缺乏稳定的奴隶源。

  那些监工在鞭打奴隶的时候没有下死手。

  提供的食物也能让他们混个半饱。

  在这种情况下。

  血滴镇的建设速度反而越发地迅速起来。

  越来越多的设施拔地而起。

  红袍杂役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了。

  这对罗杰来说是个好事。

  摸清楚了红袍们的活动半径以及纠察队的出动时机。

  罗杰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借着中年男子的人皮面具。

  罗杰不断地寻找着落单的红袍实施清仓式打劫。

  为了维持自己的人设。

  他偶尔也会去侵犯一下光头们的后身。

  而在这个过程中。

  罗杰对麒麟臂失控的应对做的越来越完善了。

  就这样。

  忽忽两周过去。

  被罗杰抢劫过的光头数目超过了150个。

  死在他手里的日光水母也来到了167只。

  多出来的那些数字。

  是因为有些光头是常客。

  被罗杰抢了不止一次。

  老实说。

  抢劫杂役能收获的东西并不多。

  这半个月下来。

  罗杰唯一看得上眼东西还是从一名50级的红袍身上扒下来的。

  那是一双淡粉色的手套。

  「反冲手套(手套/超凡)」

  「评级:SS」

  「属性:智力1/魅力1」

  「固化:反冲结界」

  「反冲结界: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你可以用这双手套100地反弹所有附带伤害性质的法术」

  「反冲」的判定机制很复杂。

  但戴上这手套后一拳打回去一个火球术是没问题的。

  理论上来看。

  「反冲结界」是可以适当延伸的。

  但具体效果仍需要实战检验。

  而除了这双手套外。

  罗杰收获的只有一份赫赫威名。

  「你在血滴镇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区域声望100」

  「你的里程碑乡野传奇刷新了新纪录」

  「乡野传奇(血滴镇):你的所作所为已在红袍们之间广为流传。

  大部分红袍对你的态度是‘肃然起敬’或‘暗自钦佩’。

  少部分红袍对你的态度则是‘相逢恨晚’或‘蠢蠢欲动’。

  不管怎样。

  ‘午夜黑手’的名号已经打响。

  纠察队虎视眈眈。

  红袍们在对你拥有极大的认可的同时。

  他们也会竭尽全力杀死你」

  邪恶能让红袍们心悦诚服。

  但在他们眼里。

  对一个人最大的认可就是杀死他。

  这是维兰刻录在这群光头脑子里的不二法典。

  罗杰知道。

  是时候收手了。

  所以当天下午。

  他就离开了血滴镇的外围。

  然后进入了镇子中心。

  傍晚。

  血滴镇广场附近。

  三五个光头正在窃窃私语。

  “还是组队吧。”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没有人想要单独遭遇午夜黑手吧?”

  “我可不是那种喜欢被人干屁股的家伙。”

  那人的脑袋锃光瓦亮。

  手里的双头蛇法杖看上去颇为醒目。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