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317章 风平浪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她是自/杀的,和我,和公司都没关系。小北,你刚刚声音那么大,要是有人听见怎么办?”

  事实上,这种临时搭建的后台,隔音效果是相当差的。

  正呆在门口的汪星蕊突然一哆嗦。

  她悄悄地,小心翼翼地跑了。

  赫连北被江英一提醒,恢复了正常:“我去看看。”

  推开门,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江英瞅了一眼,拍了拍赫连北的肩膀:“该你上台了。你跟她不一样,你只要积极配合医生,都会好起来的。这年头抑郁症太普遍了。”

  “如果刚刚有人听见了,怎么办?”赫连北总是这样,情绪会突然波动。他刚刚吼那么大声是为了发泄,而现在却又后悔无比。

  “我说了,事实就是蓝夏选择了自/杀。家属那边,公司赔够了钱。就算爆出去,顶多是说我们没公布消息。对公司,没影响的。”江英知道赫连北在情绪爆发后,就会变得乖巧很多,继续耐心地说:“以后有什么不爽,你打我都行,别闷在心里。”

  周弋阳看了眼手表,嘀咕道:“蕊蕊她总不会迷路了吧,怎么上厕所上了这么久?”

  “要不我出去看看?”唐玥顺势伸了个懒腰。如果不是待会儿全体嘉宾还得上台合影,她都想走了。

  这时候门开了,汪星蕊心事重重地走了进来。

  “蕊蕊,你脸色不太好唉!”苏音这时候又递了一块巧克力到汪星蕊的手边:“吃点这个。”

  “不用了。”然而汪星蕊现在心烦意乱,什么都不想吃。

  她脑子里都还是自己刚刚不小心路过,却听到的一番话。

  她觉得要怪就只能怪赫连北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她又不是故意偷听的。

  只不过,听到的信息量太大了。

  “想什么呢?”周弋阳已经是走到了汪星蕊的身边,他一眼就能看出她现在心里在想别的事情。

  “阳哥,”汪星蕊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就跟短路了一样:“你说一个人发生了什么,才会自/杀呢?”

  “蕊蕊,”林萱儿赶紧是跑了过来,把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你又没有发烧,怎么会说胡话呢!”

  汪星蕊自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又想到她没办法把刚才听到的一切说给大家听,心里就更难受了。

  “没什么,”汪星蕊摇了摇头:“就是看到了一个不合理的情节,随口问的。”

  周弋阳却像是没有听到汪星蕊刚刚补上的解释一般,继续说道:“一般来说,都是压力太大了。当那个人发现活着太累的时候,就会想着解脱。其实很多时候,你只要再忍一忍,或许就能看到柳暗花明了。”

  说到这里,周弋阳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地球的时候曾经看过的新闻。一些偶像团体成员往往都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如果不及时疏解的话,还是很容易加重成疾病的。

  “对了,你们所有人,如果发现自己心里不舒服,或者有怎么都解不开的心结的时候,一定要来找我。我给你们说说我悲惨的人生经历,听了之后你们就知道,原来自己过得还不错了。”

  众人被周弋阳给逗笑了,恰好赫连北又登上了舞台,大家的注意力便从汪星蕊身上转移开了。

  只不过汪星蕊一看着舞台上的赫连北,就想到他说的那些话,又同情又苦恼。

  其他人倒是没发现任何的异常,唐玥带着几分羡慕地看着舞台:“赫连北老师是真厉害啊,好久没看过他在舞台上又唱又跳了,我感觉他比好多男团都跳的好看。”

  “是的呢,”苏音都被表演吸引了,完全忘记了要吃东西:“满怀我妈那么喜欢他,果然还是因为实力超群。”

  林萱儿更是睁大了眼睛在学习赫连北的舞台表现:“我发现他的肢体动作没一个是多余的,他一举一动都在散发着魅力,挑逗着观众。这才是舞台王者。我们四个人回头也要好好学习他的台风。”

  汪星蕊依旧没说话,她实在是没办法装得和一个没事人一样。

  等到赫连北的表演结束了之后,月少四人这才是重新回到了舞台上。

  罗晨先一步上去,这时候已经是被主办方安排在了赫连北的身边。

  “苏音,萱儿,这儿,快回来!”他眼睛很好,直接在人群里发现了四人。

  “晨哥在叫我们!”苏音立刻回应,和唐玥一起踮起脚招手:“我们过来啦!”

  赫连北这时候还在跟罗晨聊天,轻松自然,看不出一点崩溃的痕迹。“你那首歌很好听。”

  “真的吗?”罗晨虽然不是赫连北的粉丝,可他对这位传奇的前辈还是很崇敬的。这时候从他的嘴里听到了夸赞,罗晨心里是相当得高兴。

  “嗯,歌词很有意义,鼓舞了很多人。”赫连北淡淡地说道。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他有时候不高兴的时候,就会听这首歌。

  偶尔还会翻一翻这首歌的评论,他在那里还看到了一些和他一样的人。

  当他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时,心情就好多了。

  “谢谢!”罗晨得意洋洋地回头,招呼月少四人站在自己身边。

  谁知道赫连北却开口道:“你们站我右边好了,拍照更显眼。”

  那何止是显眼,按照工作人员的安排,赫连北就是绝对的C位。他的两边都是重要的位置。

  原计划是让罗晨跟洪灏宇站赫连北两边,月少站罗晨旁边。

  然而赫连北开口了,工作人员也不会去违背这位天王的意愿。

  倒是洪灏宇,愣了下,不过他很快回过神,主动凑到了罗晨边上。“晨哥,我们又见面了。”

  汪星蕊这时候悄悄地站到了四个人最边的位置,拉开了自己跟赫连北的距离之后,让她心情好受了很多。

  周弋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江英边上:“江先生,你们家赫连北拍戏么?”

  江英挑了挑眉,拍戏当然是拍的,不过周弋阳的戏么,他不是很想拍。

  “周总这是有好的剧本了?”江英反问道。

  “差不多吧,”周弋阳实际上也是顺口一问。要是真的能把赫连北拉到剧组里来,那这部电影关注度和噱头肯定是足够了。“本子我写的,电影我投资的,导演是张应远老师。”

  张应远这边已经定好了几个演员,剩下的人他说了,让周弋阳去挑。

  周弋阳打算把月少四人送到里面当几个露脸的小配角,张应远也答应了。

  “只要片酬免费就行。”张应远笑起来,反正这电影是周弋阳投资的,他不会砸了招牌。

  江英的眼神果然是变了,张应远的电影,那几乎等同于半只脚踏进了欧洲三大电影节。

  对于赫连北来说,国内的奖项他都拿了,可国际上只有五年前的柏林男配。

  这个资源,很诱人。

  可江英却很纠结。

  一是他知道,星光传媒跟弋阳娱乐正在打擂台。虽然综艺部门和他们不太熟,可毕竟是一个公司的,这个节骨眼加入周弋阳的团队,难免会让舆论以为他们在站边。

  二是关键原因,赫连北的身体状况,偶尔出来唱唱歌,站站台,还不成问题。

  可要是长期待在剧组里拍戏,那绝对会出事。更别提张应远拍戏是出了名的严格,说不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这个我得问问他的意愿。”江英也没有直接回绝。

  “自然,”周弋阳理解地点头。不过他刚才看着江英的表情,感觉到他内心的纠结。是纠结两家公司的矛盾?应该不至于。难道说还有别的原因?他的直觉告诉他,赫连北跟江英或许有什么秘密。“等我把歌交给你们的时候,再给我一个答复就好了。”

  舞台上,所有人都带着笑,拍完了大合照。

  粉丝们还在疯狂尖叫,不过明星们已经一个个离开了。

  月少也一样,她们算宠粉的了,遇到专门守在出口的粉丝,都给他们签了名。

  坐上车离开之后,周弋阳给她们说了一件好事:“刚刚文鸢老师亲自回复了我,说她愿意参加我们的综艺。”

  “真的吗?”话音落下,众人都沸腾了起来。

  那可是文鸢啊,咖位和知名度可都比之前星光传媒截胡的女星要高一档。

  她可是跟四位大花平起平坐的一线明星。

  “阳哥,”唐玥笑得很是开心,这两天因为星光传媒催生的雾霾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文鸢老师怎么会答应你啊,总不能是你用什么去交换了?”

  苏音咳了一声,耳朵都红了:“糖糖,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林萱儿被苏音这么一提醒,那也想歪了,还欲盖弥彰地解释:“不过我觉得文鸢老师不是那种人……”

  本来一直犯愁的汪星蕊也被逗笑了:“阳哥,原来你在大家心里是这种人。”

  周弋阳很无奈,他明明那么伟光正。

  罢了,人间不值得!

  “文鸢老师单纯是觉得很有趣,她跟我说,她前两年在京城买了套别墅,她专门把附赠的大花园改造成了菜园。这次录综艺,也是想跟楚天娇交流交流务农经。”

  请:m.booktxt.net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