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284章 私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几个女生聊完了之后,又开始排练了。

  毕竟白杨羽了解到了《团队无极限》的规则,每一期直播,都会由现场观众,三位评委,三十位媒体人,以及网络投票,四方数据综合得分,末位直接淘汰。

  没有待定,没有缓冲,上来就是淘汰,可以说是残酷至极。

  这十个团,没有一个人愿意成为第一个被淘汰的人。

  恐怕现在每个人都在加紧地练习着。

  晚上的时候,周弋阳却接到了一个宝岛的电话。

  “喂?张导?”周弋阳欣喜起来:“张导这是玩够了,打算开拍《一一》?”

  “哪能,素材还没找好。我在参加金马。”张应远的声音听着有些虚弱。

  周弋阳哦了一声,反应过来。明天,不就是万众瞩目的金马奖了。“张导有作品报名?”

  “没,”张应远笑了笑:“我每年他们都邀请我,今年是让我去当颁奖嘉宾。”

  “可以啊张导!”周弋阳却觉得有些奇怪。张应远这个人素来低调,再加上被冯朵朵诬告,他更是避免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怎么现在突然就要去当颁奖嘉宾了?肯定有问题。

  果然,张应远接着说道:“主要是今年金马学习人国外的电影节,弄了个开场秀,要播放一部短片。”

  周弋阳明白了。“所以你想在上面放《雪国的舞女》。”

  “嗯,反正我参加的比赛,也不管我什么时候公映。”张应远说得很是轻松。

  “谢谢张导啊,”周弋阳瞬间猜到了张应远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做。”

  “没事,那个叫苏音的小姑娘,很有天赋。她这次表现很好,如果因为我的性格,让她失去了让大众见识的机会,不值当。”

  张应远的确是因为苏音,才决定让这部短片公开放映的。

  虽然这不太符合他的性格,可这个举措对苏音来说,那绝对是个好消息。

  周弋阳甚至可以想象,这部短片放映之后,她的演技会收到多少赞誉。

  对于正在热播的《欢乐颂》,恐怕也能带来推波助澜的热度。

  初晨的阳光落在窗前,伸出手去抓住光,暖洋洋的,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冬日那样,冷冽的阳光了。

  春天,终于静悄悄地来了。

  金马奖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那天热搜的主人。

  先是各路女星的红毯照从宝岛传来,引发网友们的热议。

  紧接着就是各路影视博主,开始针对几个热门奖项,预测最后的归属。

  虽然也有微博提到了混在嘉宾席的张应远,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

  冯朵朵也去了金马。

  她之前在一部电影里饰演女配,虽然她的角色没提名,可那部电影提名了年度最佳影片。

  于是冯朵朵跟着剧组来到了金马。

  她走红毯的时候碰到了莫如萱,跟马诺薇。

  莫如萱见到她依旧是毕恭毕敬地笑着,可转头就跟马诺薇走了。

  “哼,”冯朵朵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开始骂人:“谁红贴谁!”

  马诺薇最近虽然没有热播剧,可三月初她主演的轻喜剧小爆了,成功接档《月光少女》,半个月砍下五亿票房,大赚一笔。

  而冯朵朵的大ip《云龙传》是上了,结果收视率却不如人意。更不要说那如腹泻般狂跌不止的评分了。

  马诺薇走远了之后,才笑眯眯地跟一旁的莫如萱说道:“你看《云龙传》没啊?我看那个评分,都不敢点开看了呢!”

  “没,”莫如萱挽着马诺薇的手,沐浴着闪光灯的洗礼:“我看剧还是喜欢看质量好的,那个《欢乐颂》挺不错的。”

  “是呢,”马诺薇勾起嘴角:“这一开始没人看好的低成本剧,口碑爆了。倒是我们争得头破血流的ip剧扑街了,现在的市场真是难以预测。”

  冯朵朵沉住气,默默地走向了几个大牌身边。

  当然了,如今她的身份,刚过去,几人就转过身来和她打了招呼。

  被他们拥护在最中间的,则是巴莎慈善晚会跟月少也有过一面之缘的大花,于丽娜。

  于丽娜今天穿得倒是朴素很多,和上次慈善晚会比起来,整个人都没那么锋利了。

  作为三年前的金马影后,于丽娜自然也是今晚的颁奖嘉宾。

  “朵朵,好久不见了。”于丽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眉眼间又有几分看热闹的感觉。

  “是好久不见了,”冯朵朵抿了抿嘴:“于老师这一身是香奈儿的高定吧,穿在您身上太合适了。”

  “就知道你跟我一样,懂衣品!”于丽娜揽过冯朵朵,却悄悄地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张应远张导今天也来了。要我说,你们有什么矛盾,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该烟消云散了呢!”

  冯朵朵先是一惊,片刻后才回过神来:“于姐,说什么呢,我,我早就释然了。不过张导他不是不喜欢出席这种活动吗?”

  于丽娜审视着冯朵朵,看到她慌乱的眼神后,假装信了她的话:“是啊,可真是奇怪,我也以为张导他不会来这里。他也没提名!不过我从别人那儿听说,他的短片会在这里首播。”

  什么短片,冯朵朵当然清楚。刹那间,她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

  “真稀奇。”冯朵朵有些魂不守舍:“张导都会宣传自己的电影了。”

  “是吧,我也觉得奇怪。”于丽娜一脸满足:“张导当年拍电影都是悄无声息的,怎么会宣传。可能人老了,心态变了。也不知道他这短片主角是谁,有这么大的福气。我看啊,张导是相当看好这个演员了。”

  “怎么可能!”

  冯朵朵突然抬高了声音,以至于周遭都有人看了过来。她赶紧冷静下来,尴尬地笑了笑:“于姐,我,我有些不舒服,去趟洗手间。”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金马奖颁奖典礼已经开始了。

  周弋阳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吃着零食,愉快地看着直播。

  当主持人告知大家,会首先播放一部短片的时候,弹幕也热闹了起来。

  “开场秀放电影?有意思了!”

  “谁的电影啊,如果水平不够的,岂不是公开处刑!”

  “不是说短片么,我看应该是金马奖的宣传片吧?今年的影后会不会是江碧芸三封金马啊!”

  随后,诺大的屏幕上出现了张应远作品几个大字。

  弹幕就更热闹了,肉眼可见的混入了很多冯朵朵的粉丝。

  “金马有毒吧?qj犯的电影都能放的?举报了!”

  “张应远不就是那个对我们家朵朵图谋不轨的,凭什么他还能活跃在一线,国家不封杀的吗!”

  “这就是我们华夏!女演员出轨被封杀,男导演qj女性依旧可以出席各种活动,蝈蝻真是恶臭!”

  “就是啊,谁知道是不是冯朵朵泼脏水啊!总不能因为她是女的,她说的就是对的吧!”

  周弋阳看着弹幕开始撕起来,不得不佩服金马奖的主办方。恐怕他们早都已经预料到了这一波热度。

  不过看直播观众里还是以默默看电影的人居多,等短片正式开始之后,撕逼的弹幕就少了很多。

  “听说是手机拍摄的?不会吧,这也太有质感了!”

  “雪国的舞女,很好听的名字啊!女主是谁啊?”

  苏音的双脚第一次入镜,也引起了讨论。

  “啊啊啊,这脚,好美,我可以!”

  “这一幕拍得好涩情哦,我喜欢!”

  苏音第一次露面,更是让弹幕直接暴涨。

  “我死了,太美了吧!”

  “苏音?是她吧?完全和《月光少女》里不一样了!”

  “虽然不认识这个演员,可颜值真的可以,而且好清纯啊!”

  “那眼睛,好纯粹,演技也好自然,不愧是张导的女主,都是电影脸!”

  “有一说一,不管张应远人品如何,他看女演员,那是真的毒。”

  现场的反响同样很激烈。

  原本是看热闹的于丽娜,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苏音这张脸很能打。在场这么多大导演,恐怕之后都会记住这张脸了。

  张应远,这次是下了大手笔。

  随着剧情的推进,众人看得越来越入迷,也越发喜欢玉珍。

  这样纯粹的人,太难得了。

  而她在雪地里的那一场舞,更是成为了经典。

  “截屏了,拿回去做壁纸!”

  “真的,我看哭了这段舞。我仿佛看到了她的一生!”

  “我们玉珍太可怜了,如果她不是哑巴,如果不是生在这里,她可以有更好的人生!”

  冯朵朵看到这里,眼前却浮现出多年前的一幕。

  “导演,”杀青后冯朵朵并未离开:“我们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

  “不会上映。”

  “什么?”冯朵朵懵了:“那你拍它做什么……”

  “纪念某个人。”张应远看了眼冯朵朵,有些失望。除了这张脸,哪里都不像。野心,快溢出来了。

  “导演,那你下一部戏,我能继续拍吗?”冯朵朵往前凑了下。

  “不能。”张应远都没看她一眼。“你没什么天赋。”

  “可是你选了我!”冯朵朵怒吼道。

  “因为你很像她,只有脸像。你不适合做演员,不过做个明星足够了。”

  冯朵朵恨极了张应远。

  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她除了脸一无是处!

  后来她进了娱乐圈,没有别的心思,就是要红,她要让张应远知道,他说错了。

  而污蔑张应远,在冯朵朵看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报复。

  “他伤了我的自尊心,我毁了他名誉,扯平了。”这么多年,冯朵朵都这么安慰自己。

  可如今,那个从来不会高看演员一眼,自私到极点的男人,竟然大张旗鼓地捧苏音,凭什么!

  短片最后,月光下跳动的红舞鞋震撼了无数观众的内心。

  抛开偏见,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这次的短片太惊艳了。

  而苏音,也借此走进了无数导演的视线。

  只有冯朵朵,看着已经黑掉的屏幕,满心嫉妒。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