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149章 这名声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召唤鬼门,楚泱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熟能生巧,次数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习以为常了。

  对于地府的鬼差,楚泱还是非常尊重的,每次她都是客客气气。

  真的!

  当然,她对谁都是客客气气,只要不是送上门来自己找抽,她也不乐意去找别人的麻烦。

  漆黑缠绕着森森鬼气的大门缓缓的出现,伴随着沉重的声音,两扇厚重的门朝着两边缓缓开启。

  哗啦啦的铁链拖在地上发出来的声响中,鬼门中有无数的枯骨手挣扎着想要穿过这扇门,原本阴气就极重,如此一来,黑雾缭绕下,仿佛已经来到了地府。

  鬼门打开之后,两道周身散发着森森鬼气的阴差手中拖拉着长长的锁链,出现在鬼门两侧。

  “何人……”

  阴测测的声音刚刚响起,当看到立于不远处的纤瘦身影时,到了嘴边的话倏地咽了下去。

  两个阴差相互对视一眼,怎么又是这个祖宗啊?

  “你召唤我等,所谓何事?”

  楚泱指了指身后,似乎并没有发现两名阴差在见到她时候一瞬间的停顿,认真严肃的说道:“这些都是死人,但他们的灵魂却被困在体内无法入地府投胎转世。这些人,你们管是不管?”

  阴差看过去,一直阴气沉沉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神情染上了凝重,此事颇为严重,只是一眼看过去,明显都是死人,可人死了,必然会引起地府阴差的注意,定然会来拘魂。每个人的生命多长,什么时候死,因为什么死,生死簿上都记录的很是详尽。除非是巨大的瘟疫灾祸发生,否则断然不会发生大量人死亡的事情。

  尤其这些人死了之后,他们地府竟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阴差之一将生死簿拿出来,查看了此处地界的记录。

  他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些死尸的不对劲,都是无辜横死,按照生死簿上的记载,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长寿之人,可偏偏集中的死了不说,还被困在尸体中,魂魄无法下地府报道。

  原本寿元未尽,一个是意外,两个是巧合,三个四个甚至成百上千……

  阴差暗想,上次遇到此等诡异的事情是什么时候?

  也不过才十多年以前而已。

  才不过十多年,阳间的太平日子也太短暂了。

  这是天机,阴阳之隔,本就不能相互插手对方的事情,阴差自然不会多嘴。

  他们合上生死簿,看向楚泱。

  不得不承认,面对眼前的女人,阴差都觉得腿肚子有点发软。

  这个女人凶残的要命,之前差点一把火烧了他们的阎罗殿,打人不知道,但是揍起鬼来毫不手软,他们的兄弟好多都被她揍得差点散了魂,就连十殿阎罗听到她都闻之色变。上面可是交代了,这个女人无论提出什么要求,都尽量不动声色的满足她,千万不能让她察觉。

  阴差心中腹诽:“不动声色的满足?还不能让察觉?怎么不上天呢?”

  不过谁的拳头硬听谁的,反正上司都这么交代了,他们做小鬼可没胆子去讨打!

  都说鬼很可怕,可谁能知道,在许多鬼的眼中,楚泱才是真正凶狠残暴比厉鬼还可怕?

  楚泱浑然不知自己在地府之中的名声有多响亮,她其实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当初的壮举。其实在她的心里面,当初给地府众鬼造成的心理阴影的往事,在她这里也只是年少轻狂而已。她现在长大了,心智也成熟了,那件事情就被她视做黑历史,早就忘在角落里。

  她不当回事,哪里知道地府同样视作耻辱,却怂的要命不敢硬杠,否则何至于别的资历颇深的老天师们,请开鬼门都得花大功夫,她就一瞬间而已。

  任何地方都存在特权!

  虽说阴阳两界的界限明确,但总有一些身份特殊的个体。

  楚泱……

  “他们的魂魄有些已经不全,有些已经濒临消失,还有一些倒是还齐全,死的时间过于临近,怨气还很浓烈!但再这么下去,这数千的灵魂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或许以后还会有更多冤魂。”

  楚泱沉着脸,人已经死了,她不能帮他们起死回生,毕竟死了之后的事情归地府所管辖,她无法插手。

  这些人死的凄惨冤枉,她唯一能做的,只是阻止更多的人步入他们的后尘,找到幕后操纵一切的人,为他们超度下辈子能有一个好的人家。

  她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也不是遇事退缩的人。

  虽说事情并未牵扯到她的身上,但既然自身有这个能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她一样做不到。

  师父说过,既然学了走入了这一行,那有些责任自然而然的就得承担下来!

  楚泱的话让两名阴差有些迟疑,这可是个大疏忽,这么多的人阳寿未尽死于非命,这可不是小纰漏啊!

  楚泱见他们没动静,摸了摸右手腕上的红绳,垂下眸子淡淡说道:“你们要是做不了主,那我就去找那能做主的来。”

  阴差:“……这里交给我们,这是我们的职责!”

  楚泱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很好,我相信你们会安置好他们!”

  阴差:“……”

  “他们虽然可怜,但规矩还是要守着的!”楚泱想了想又说道:“我只是要求你们将他们的魂魄带下地府,但……功是功过是过,这些人无论是枉死也好,寿终正寝也好,他们活着的时候做的善事亦或者恶事,该清算还是要清算的。”

  阴差:“……这是我们地府的事情,闲杂人等不得过问!”

  楚泱点点头,这倒也没错。

  她站在一旁,将场地让了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就和她没什么关系了。

  两名阴差相互看了对方一眼,虽说炼魂阵对楚泱来说有些棘手,但阴差手中有拘魂锁链在,原本就是拘魂的作用,任你阳间再强的阵法,没发现倒还好,发现了……你以为你是那个女人啊?

  楚泱在两名阴差拘魂的时候,原本受她控制的阴气似乎在一瞬间暴动起来,她脸色一白,本就被紫雷所重创,此时就更加难受,一股猩甜在口中蔓延。

  这可不太妙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