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051章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孙玉芳的家里腐臭的味道越来越重,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苍蝇在外面围绕着想要飞进去,可惜根本没有办法,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住了一般。

  来往的邻居每次走捂着鼻子,也报了警,可是警察来了也没有调查出来什么问题来,毕竟这味道的确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但查不出来东西,能让他们怎么办?

  有些人家实在受不住这样的味道,陆陆续续的搬出去住,也不是没吵过没闹过,可是警察来了都查不出来什么东西,加上孙玉芳的为人挺不错的,她家老头子也刚走,人也只能避着,毕竟邻里邻居这么多年了,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再有,或许人心里面都有一种畏惧的心理,这种查都查不出来的东西,还是人吗?

  这样一来,孙玉芳家周围基本上都没什么人住了。

  恰好也是暑假期间,再过段时间暑假结束,小孩子都要上学了,再解决不了怕是会引起很大的不满了,外人再如何,也没有自己家人来的重要,因为别的事情而闹得自己家都住不了,还影响到孩子学习,这问题就升级了。

  孙玉芳这个时候哪里还能想得到外人心里面的想法,她快要被家里的怪物吓死了。

  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但或许是她的态度变化引起了那怪物的怀疑,今天她刚刚打完电话给楚泱后,那怪物突然就爆发了。

  原本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突然变得一望无际,怎么走都找不到尽头,四周漆黑一片,熟悉的家具装饰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不变的就是这段时间鼻翼间充斥着的腐烂臭味。

  “妈,这,这到底怎么回事?雯雯怎么了?”

  今天一早她哥哥嫂子出去上班去了,她担心母亲因为父亲的过世伤心,请了半个多月的假,所以就留在家里陪着母亲了。

  可是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打了个奇怪的电话,后来雯雯就出现了。

  雯雯身上的变化她当然感觉得出来,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去想,这个人不是她的侄女。

  眼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变得诡异,周珊感觉整个人仿佛浸在冰窖中,冷的打颤。

  这种不科学的场景到底怎么回事?

  她不知道!

  眼看着熟悉的侄女当着她和母亲的面,变得面目全非,面皮腐烂脱落,臭味蔓延,蛆虫涌动,腐烂的血肉顺着脸颊不断的掉落下来,眼眶中眼珠吐出猛地弹出掉在地上,吓得她连尖叫都忘了。

  孙玉芳紧攥着女儿的手,呢喃道:“她不是雯雯,雯雯不是她,她是怪物,是个怪物……”

  ‘雯雯’弯腰捡起掉落的眼珠子,重新放回到空荡荡的眼眶中,嘴角随着她的裂开,一直撕裂开来到她的耳垂,血红发黑的皮肉绽开,露出里面狰狞的如利齿一般的牙齿,上面似乎还夹杂着不知名东西的血肉。

  “奶奶,我是雯雯呀,这段时间不是我一直在陪你吗?你这么说,雯雯心里面好难受,好伤心呀。”‘雯雯’咯咯笑着伸出手,她的手上皮肤一样的已经脱落,随着她手的凑近,腐臭味道更重。

  周珊眼睁睁的看着伸到眼前的那只手,上面白色的蛆虫从肉里面钻出又再次的钻进去,有些则掉落下来。

  呕——

  周珊感觉胃部一阵翻涌,恐惧蔓延,她猛地攥住母亲的手,拽着她不断的超前跑。

  她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怎么来了这里,但是她们必须逃,否则那个怪物一定会杀了她们。

  到底怎么回事?

  那怪物是个什么东西?雯雯又在哪里?

  眼见他们逃走,‘雯雯’脸上的表情愈发的狰狞,猛地扑了过去。

  “啊——”

  周珊尖叫一声,孙玉芳母性天性使然,周珊下意识的挡在她面前,她却本能的一把拽住周珊的胳膊,将她拉拽到自己的身后挡住。

  周珊大惊:“妈——”

  孙玉芳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浓烈腐臭,眼眶下意识的闭上。

  突然,那只手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伴随着一道尖锐刺耳的尖叫,轰的一下,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