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365 齐公子来访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本来以为到了临潢府,到了辽人的地盘,会睡得不踏实,可沈茶一觉醒来,已然是掌灯时分。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梅林坐在床榻边上的小杌子上,在很认真的绣着什么东西,那样子看上去像是对待一场至关紧要的大战。只不过这丫头的绣工不太好,十次有九次半,那细细的针都扎在她自己的手上。

  看了一会儿,沈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无奈的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兵随主将的缘故,她身边的这些女将没有一个在女红上有点建树的。稍微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红叶,绣个荷包大概能绣个一年左右。

  “将军,你醒啦!”坐在地上看她姐姐笑话的梅竹,第一个发现床上的人已经醒过来,一骨碌站起身,跑到床榻边上,先给沈茶披上了外衣,又给她端过来一盏温水。“将军这一觉睡得可真好啊!”

  “我睡了多久?”沈茶喝了两口温水,润润有些干哑的嗓子,“小菁哥起来了吗?”

  “差不多三个时辰,将军睡下没多久,外面就开始下大雪了。说起来,嘉平关城的大雪也不少见,但跟临潢府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梅林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给沈茶去取要穿的衣裳。“军师已经起身了,现在应该在楼下的茶室喝茶。”

  沈茶点点头,难怪她觉得这屋里冷得慌呢,哪怕是烧着地龙,也不是很暖和,原来又下了大雪。

  她慢慢的从床上下来,披着外袍走到小杌子跟前,弯腰捡起梅林丢下的东西,翻来覆去的看了几次,也没看出这是个什么物件。

  “这是要给小四的?”沈茶一脸困惑,走到脸盆跟前,把双手伸进热水里面,“是个什么东西?”

  “是给他的,他每年一到冬天,腰伤就总复发,疼的呲牙咧嘴的。五哥跟我说,他每天晚上总是睡不好,总会被疼醒,看着挺遭罪的。临出发之前,我问过苗苗姐,除了敷药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减轻他的痛苦,苗苗姐说做个护腰让他戴着,熬过三个冬天,这种症状就可以缓解了,但是根除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梅林红着脸,“我想着,先缓解一下疼痛也是可以的,就琢磨着给他做个护腰。可将军也知道,我哪儿会弄这个玩意儿,怎么折腾都折腾不出一个样子来。”

  “何止呢!”梅竹凑过来小声的说道,“我姐姐那十根手指,全都被针扎过,可疼可疼了!”

  “小四前世修了大福,今生才遇到了你。”沈茶洗完了脸,拿过梅竹手里的帕子,“你呀,有这个心就好了,也不必亲自动手,回到嘉平关城,寻个手艺好的,给小四做几个就行。”她拍拍梅林,“小四要是等着你的护腰用,岂不是要等上三两年的时间吗?”

  “姐姐,我跟将军不是一个看法,可以找手艺好的大娘给四哥做个护腰,但你的也要继续做下去,四哥肯定更愿意用你做的。”梅竹也跟着凑趣儿,“我相信你在明年的这个时候,一定能做好这个护腰的,要加油,我很看好你的!”

  梅林被自家妹妹调侃得整张脸都爆红,也不管沈茶在场,丢掉手里的帕子就去拧梅竹的嘴。梅竹自然不会让她得逞,看到姐姐扑过来,转身就跑,姐妹俩在屋子里面追来追去的。

  等到梅林如愿的抓到了梅竹,轻轻的拧了她两下,沈茶已经穿戴好,笑眯眯的站在屋门口。

  “走吧,我们也去茶室喝个茶。”

  “是!”

  沈茶带着梅林、梅竹出了门、下了楼,穿过正堂,向右一拐,茶室就在尽头。她们走到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

  “嗯?”沈茶回头看看梅林、梅竹,“这是齐公子吗?他什么时候来的?”

  “属下去问一下。”梅竹小跑着到了正堂,没一会儿的工夫跑回来,小声的说道,“齐公子刚到,说听到咱们来了,要来拜望一下,他大包小包的带来很多东西,说是给咱们带回去的特产。”

  “这小子!”沈茶笑,看梅竹欲言又止,“还有什么?”

  “齐公子说,来看将军和军师一方面,主要还是来蹭饭的。”

  “蹭饭?”沈茶无奈的摇头,伸手轻轻拍拍茶室的门,没等里面的人回应,自行走了进去。看到齐志峰要起身行礼,她赶紧摆摆手,“别起来了,自己人用不着讲那么多的礼数。”

  “小茶姐姐,睡得可好?”齐志峰看着沈茶坐在金菁的身边,笑嘻嘻的说道,“我来蹭饭了,小茶姐姐不会不高兴吧?不会要把我给轰走吧?”

  “怎么会?只不过,这一次酒儿没跟着来,你想见他是不能的。”

  “刚才小菁哥哥已经说过了,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没关系,我得了空,会去嘉平关城看他的。”齐志峰点点头,看看梅林、梅竹,“两位姐姐的气色不错。”

  梅林和梅竹跟他道了谢,转身端上了已经煮好的热茶,还摆上了几盘小茶点,尤其是摆在齐志峰面前的,都是他素来喜欢吃的。

  “齐公子、将军,军师,晚上想要吃什么?”梅林站在桌边,看着三个人,“这也快到饭点了,想吃什么,属下吩咐膳房去准备。”

  “齐公子要吃什么?”沈茶和金菁同时看着齐志峰,“不是说来蹭饭吗?自然要符合你的口味才行。”

  “小茶姐姐,小菁哥哥,咱们都这么熟了,怎么还一口一个齐公子?难道两位不乐意认我这个弟弟吗?”齐志峰瘪着嘴,一脸的不高兴,“要是那样的话,我还是走吧,别在这儿碍眼了!”

  “你这矫情的劲儿是跟酒儿学的吧?南公子可喜欢?”沈茶慢慢的喝着茶,看看满脸通红的齐志峰,噗嗤一笑,“行了,要吃什么就赶紧说,别耽误灶下的工夫。”

  “嗯……”齐志峰不好意思的笑笑,“想吃羊汤锅子,我回来之后,也让府里的厨子照样做了,但就是没有在嘉平关城吃的对味儿。”

  “这也是巧了,我们也想着吃羊汤锅子呢!”沈茶转头跟梅林说道,“多准备些羊肉,炖的烂烂的,齐公子喜欢那个。”

  “知道了。”梅林应了一声,留下梅竹在茶室伺候,自己出去准备晚饭了。

  沈茶拿了一块一口酥放进嘴里,慢慢的嚼了两下,端起茶盏喝了两口茶顺了下去。

  “外面下了这么大的雪,你跑出来做什么?我们要在临潢府待好久呢,你什么时候来蹭饭不行?非要今天吗?”沈茶放下茶杯,“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们说。”

  “小茶姐姐明鉴,确实是有话要说。”齐志峰把手炉放在双膝上,一手拿着绿茶糕,一手端着茶盏,边吃边喝边说道,“明天晚上就是王叔准备招待各位使臣的宫宴了,有很多事情要提前跟小茶姐姐和小菁哥哥说一下,让两位提前做好准备。”

  “慢慢说,别着急。”金菁提着茶壶,给齐志峰续了茶,“怎么着,是有人准备在宴会上闹事吗?是使臣,还是萧,或者其他什么人?”

  “是吐蕃那群野蛮人。”齐志峰一脸的嫌弃,“你们没来之前,他们就在街上捣乱了,跟巡城的兵士打了好几架,阿南都抓了他们好几拨人。但抓了又能怎么样?也就是教训几句、打两下再给放回去。”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老实不了几天,那帮子野蛮人又故态萌发,继续在街上找麻烦。”

  “吐蕃?”沈茶和金菁对望一眼,在对方的脸上都看出了疑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辽跟吐蕃应该没什么交集吧?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想一想应该不算世仇,他们为什么这么不依不饶?”

  “本来是没有的,但现在……哎,如果我是吐蕃的人,我应该也会闹的。”齐志峰闷闷不乐的说道,“事情是这么回事。”

  沈茶和金菁听完了齐志峰讲的故事,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这真是活久了,什么新鲜事都能碰到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