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五百零二章 不是一个等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花如人生,梅花傲骨,菊花高洁,盛放在其它花凋谢的季节,所以第一印象就会让人感觉它们与众不同。但是牡丹却不同,它盛开的时间并不独特,很多花都会在附近时间段开花,但是在这百花盛开的季节,它却依然能够艳压群芳,这是一种气度,一种不惧。梅花、菊花固然独特,但是若能在众生之中脱颖而出,那就是另外一种与众不同,王道的与众不同。”中年人说道。

  少年人听的似懂非懂,抬头看了看石亭外的牡丹花,好看是好看,可是看多了,就有些让人感觉审美疲劳了。

  想了想,少年说道:“我还是喜欢我们家乡的樱花,没有这么艳丽,不过却也一样美,而且在最美的时候凋谢,不会像这里的花,慢慢的枯萎凋谢,让人想到了英雄迟暮。”

  “刹那的灿烂当然是最美的,不过人生却不只是一个刹那,樱花也不是只开一年。”中年人喝了一杯茶,这才说道。

  少年人连忙又泡了一杯给中年人,中年人喝了之后却说道:“今天这茶的火候还是差了一些。”

  “老师,都出来这么久了,您总是让我泡茶,什么时候教我剑道啊?”少年忍不住问道。

  中年人微微一笑:“从出发到现在,你跟了我十七天,能够忍到现在才问,可见你父亲的教导相当不同。”

  “请老师明示。”少年行礼道。

  “我的剑道与你们家有些不同,讲究的是一个悟字,我已经教了你十七天,你还未有半点领悟,等你领悟之时,就是我教你招式之时。”中年人说道。

  “您教了我十七天?”少年微微一怔,有些质疑地望着中年人说道:“可是这十七天,我们一直游历,您不是让我做些杂务,就是让我泡茶,哪里有教我什么东西啊?”

  “所以说你还没有悟。”中年人微笑道。

  少年人毕竟是少年人,这十七天的时间,似乎已经消磨了他所有的耐心,忍不住反驳道:“如果我什么都懂的话,父亲也就不会让我拜您为师了,还请老师教我。”

  说着,少年人拜伏在中年人面前。

  中年人微微摇头:“你的境界还不够。”

  少年心中有些不服气,抬起头说道:“我今年十二岁,已经晋升了传奇,曾上东天学院与前十的天才比试剑道,打遍东天学院无人是我的对手,如果说我的境界还不够,那么还有谁人够?”

  “切磋毕竟只是切磋,说明不了什么。而且这世界很大,东天学院并不等于整个世界。”中年人淡淡地说道。

  少年见自己怎么说都打动不了中年人,不由得心头起火,可是他的老师名气实在太大,他的家教也不允许他太过顶撞老师。

  心中有一股憋闷的火无处可以宣泄,少年正自难受之时,突然想到了石亭另外一边的周文,就站了起来,走到周文面前,微微鞠躬问道:“请问你是这里的本地人吗?”

  “不是,我是来这里上学的。”周文回答。

  少年听了眼睛一亮,打量着周文又问道:“你是哪一所学院的学生?”

  “夕阳学院。”周文见他还算有礼貌,就随口回答。

  “夕阳学院我听过,联邦能够排进前十的学院,应该是这里最好的学院吧?”少年的眼睛更亮了。

  “应该是吧。”周文说道。

  少年听了就转向中年人问道:“老师,夕阳学院是联邦十大学院之一,排名还在东天学院之上,他们不知道我是谁,自然也就不会让着我,如果我能够打败东天学院最好的学生,您是不是就能够教我剑道了?”

  中年人只是含笑不语,端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

  见老师不回答,少年人行了一礼说道:“那我就当老师您同意了。”

  说着,少年人起身又走到周文面前问道:“请问,夕阳学院现在最强的学生是谁?”

  “最强吗?”周文还真的用心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公认第一的话,应该就是学生会的会长吧?”

  “他叫什么名字?”少年问道。

  “韦戈。”周文答道。

  “韦戈吗?”少年人默念了几遍,然后走到中年人面前行礼道:“老师,我这就去夕阳学院挑战他们最强的学生,等我胜利归来之后,您应该能教我剑道了吧?”

  “这里就有一个夕阳学院的学生,你又何必舍近求远。”中年人看了一眼周文,微笑着说道。

  少年说道:“我要打败的是夕阳学院的最强学生,不是普通学生。”

  “可是在我看来,他比你强。”中年人说道。

  少年自然不肯信,看向周文问道:“你在夕阳学院算是什么水平?”

  “很弱,算是不入流吧,你还是去夕阳学院找韦戈吧。”周文说道,他才没兴趣应付这个小孩子。

  “老师,看来这一次,您是看走眼了。”少年看向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没有理会少年,看向周文微笑着说道:“小友,请问夕阳学院的上一次统考,你排在第几位?”

  “勉强排在第十吧。”周文回答。

  少年听了又重新打量周文,半晌点头说道:“第十确实差了些,不过既然老师开口了,那我就先打败你,然后再去挑战那个第一的韦戈吧。”

  说着,少年做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手势说道:“请您接受我的挑战。”

  “抱歉,我没时间。”周文打着游戏说道,他对于这个少年完全不感兴趣,对于欺负小朋友一点兴趣也没有。

  少年不由得微微皱眉,周文这种态度,让他感觉被轻视了。

  “我是本真樱,请赐教。”少年摆出了出刀的架式,握住了刀柄,好似随时都会出刀一样。

  周文已经拒绝过了,没有必要再说第二遍,索性不理他,自顾自的打游戏。

  本真樱眼中闪过一丝怒气,猛的拔刀而出,只见刀光闪烁,宛若一道道闪电般斩向周文。

  周文依然还在打游戏,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那些刀光最后都只是在他旁边斩过,虽然看起来凶险,可是却连他的一片衣角也没有伤到。

  中年人脸色微变,起身说道:“樱,你退下吧,他和你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