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465章 垂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床上,韩老爷子气若游丝,面色枯黄,眼看就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爷爷……”

  韩一菲握着韩老爷子冰凉的手,再想到往日一幕幕,忍不住眼泪滚落。

  旁边,韩有为眼睛也有些红,韩家四兄弟中,他最得宠,与老爷子的感情也最深!

  所以,他与韩一菲一样,对于老爷子的感情不夹杂其他一些东西,纯粹是儿子的伤心。

  韩建国三人,不能说没有父子感情,但他们考虑的东西比较多,比如家族利益,比如自身利益……一旦老爷子去了,那韩家就不会是如今的韩家了!

  “大哥,现在该怎么办?”

  韩家老三韩援朝,沉声问道。

  “去做该做的准备吧。”

  韩建国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缓缓说道。

  在他看来,老爷子撑不过今天晚上了。

  “好。”

  “该报备的,也准备报备,通知相关部门以及中南海那几位……”

  “嗯。”

  韩援朝看了眼父亲,沉重点头,一旦老爷子咽下最后一口气,那就得立刻报备上去。

  几个专属医生和护理,也都在做着各种准备,尽最大可能去延长韩老爷子的生命。

  可是他们心里都清楚,韩老爷子,已经油尽灯枯了。

  滴滴!

  忽然,心脏检测仪等仪器出警报声,让原本有些沉闷的房间,再度慌乱起来。

  几个医生和护理快上前,准备实施抢救。

  “长心跳越来越弱了。”

  一个医生沉声说道。

  “抢救,快抢救!”

  韩建国大声喊道。

  “韩书记,已经没什么好办法了。”

  几个医生互相看看,该做的抢救,他们刚才就已经做过了。

  韩建国身子一颤,悲从心来,老爷子真不行了?

  韩有为、韩一菲更是哭了,怎么这么快?

  “把这个喂老爷子吃了。”

  就在房间里一片悲伤时,薛云凤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薛云凤的话,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只见她手里出现了一个小瓷瓶。

  “这是什么?”

  韩建国皱眉问道。

  “保心丹,可以护住心脉,暂时保老爷子一命。”

  薛云凤认真地说道。

  “保心丹?这是从哪得来的?”

  “别啰嗦了,赶紧喂老爷子吃了,再迟就来不及了。”

  薛云凤见韩建国问来问去,不耐烦了。

  “不行,来历不明的东西,怎么能给老爷子吃?”

  韩建国阻止,沉声说道。

  “韩建国,什么叫来历不明?这是我的保心丹!还有,现在你有什么办法,能保老爷子一命么?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你心知肚明!”

  薛云凤可不是好脾气,怒了。

  “大伯,我找朋友来给爷爷治病,你不同意……现在我妈拿出保心丹,你又不同意,你到底想干什么?”

  韩一菲也飙了。

  “我……”

  “大哥,试一试吧,如果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

  韩有为也开口说道。

  “承担?你承担得起么?”

  韩建国冷声说道。

  滴滴!

  警报声更大了,医生脸色变幻:“长他……”

  “妈,把药给我!”

  韩一菲急了,一把夺过母亲手里的保心丹,从里面倒出来,不等别人反应,塞进了韩老爷子的嘴巴里。

  保心丹入口即化,很快消失了。

  “韩一菲,你干什么!”

  韩建国大怒。

  “试一试,总比眼睁睁看着爷爷离我而去强!”

  韩一菲说完,死死盯着韩老爷子。

  也就几十秒钟,检测仪的警报声忽然消失了,韩老爷子的心跳也在逐渐恢复。

  “有效果,有效果了!”

  韩一菲大喜,大声叫道。

  韩有为脸上也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药是他老婆拿出来的,是他女儿喂进去的,要是真出点啥事儿,这罪过就大了!

  还好,保心丹有效果,把老爷子又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薛云凤也笑了,不过她想到什么后,马上又冷下脸来,扭头看向韩建国。

  “韩建国,看到了么?保心丹是有效果的!你能不能别整天自以为是,是不是当领导当太久了,惯出来的毛病?”

  韩建国张张嘴,出奇地没有反驳。

  不管怎么说,老爷子状态变好,他心里也高兴,也松了口气。

  “云凤,别说了,大哥也是担心父亲的身体。”

  韩有为怕韩建国挂不住脸,拉了拉自家老婆。

  薛云凤见老公这么说了,也就不再针对韩建国了,毕竟他是名义上的家主,也不好闹得太过了。

  “这,这是什么药?”

  几个医生也都很震惊,一颗药丸下去,效果这么立竿见影?

  “保心丹。”

  “保心丹?哪个药厂出的?”

  “没有药厂,独家秘制。”

  薛云凤摇摇头。

  “这个……这么好的药,要是能推广,能拯救无数人啊。”

  因为韩老爷子暂时没事了,几个医生也放松一些,把心思放在了这保心丹上。

  “推广不了。”

  “为什么?”

  “因为造价太高,需要的药材太珍贵。”

  “多少钱?”

  “一个亿。”

  几个医生吓了一跳,一颗保心丹,价值一个亿?我去,这么大一颗极品钻石,也值不了一个亿啊!

  韩家的人也都是一惊,刚才那颗小药丸,竟然价值一亿?

  “老四家的,你有这种药,怎么不早拿出来啊?是不是以前不舍得啊?”

  韩卫国的老婆开口问道,至于啥目的,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这种药只有在刚才这种情况下有用,平时没什么用处……而且,这药也只是护住心脉,不让心脏停下罢了。”

  薛云凤哪能不知道这娘们恶毒心思,不过也懒得计较,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听到薛云凤这么说,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

  “爷爷……”

  韩一菲握着韩老爷子的手,轻轻呼唤着。

  可韩老爷子还是深度昏迷,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