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460章 楚狂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楚狂人?!

  龙战看到来人时,着实震惊了!

  因为楚狂人在京城非常有名,尤其是太.子圈里……

  据说,这位曾经压得京城所有太.子党都抬不起头来,在属于他的时代,独领风骚!

  京城太.子党,各有各的圈子,互相谁也不服谁,经常斗来斗去!

  可是,唯独楚狂人,却藐视群雄,让所有太子都不敢与其作对!

  这是怎样的实力?!

  当然,楚狂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当初那批被楚狂人压制的太.子,如今在各个领域都混得非常不错,有人身价百亿,有人官拜厅级。

  再看楚狂人,这几年却没了动静,不入仕途,也不经商,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所以,此时再见楚狂人,龙战才会震惊!

  “龙家小子,你好啊。”

  楚狂人先跟萧晨来了个熊抱,然后看向龙战,咧嘴一笑。

  “楚,楚……”

  龙战张张嘴,想叫大哥吧,又觉得不对,两人差着半个辈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呵呵,前一阵我还去拜访过龙大哥,你……叫我楚大哥就行。”

  楚狂人哪能看不出龙战的为难,笑着说道。

  龙战无语,他知道楚狂人口中的‘龙大哥’是谁,正是他老子龙军!

  他管自己老子叫大哥,然后又让自己管他叫大哥,这特么什么辈分啊!

  不过,也正如传说中的那样,楚狂人不受世俗礼数所约束,而且喜欢践踏一些东西!

  既然楚狂人都不在乎,那龙战也不矫情。

  “好,那我就管你叫楚大哥,回家也管我老子叫‘大哥’去。”

  “哈哈哈……好,有点意思,难怪能跟萧晨这小子成为朋友。”

  楚狂人先是一愣,随即大笑着,用力拍了拍龙战的肩膀,显然这小子颇合他的胃口。

  “哎,老楚,他不是我的朋友,而是跟你一样,是我的兄弟。”

  萧晨淡淡的纠正了一句。

  楚狂人再一愣,深深看了眼龙战,拍着他肩膀的手又用力了几分:“好,既然是萧晨这小子的兄弟,那自然也是我楚狂人的兄弟!”

  听到这话,龙战明显激动了。

  要知道,楚狂人可是他年少时代的偶像啊!

  能跟偶像成为兄弟,那能不激动么?

  “好,楚大哥,我们是兄弟!”

  龙战用力点点头。

  “哈哈哈,好,走,我们进去再说!”

  楚狂人对龙战印象着实不错,最重要的是,能成为萧晨的兄弟,自然不会差了!

  三人进入四九会所,乘坐专用电梯,直接升到了最顶层,然后进了四九会所最豪华最牛逼的包间——中南海!

  没错,这包间就叫中南海!

  这让龙战又禁不住感慨,就算楚狂人再不行了,那也是曾经的太.子一哥……在京城太子圈里,能进入这中南海的,可没多少!

  哪怕是他龙战,也只是勉强能入!

  所谓的太.子圈,不光是说当代的太.子,而是从建国以来,大大小小,只要出身摆在那的,有一个算一个,都算是!

  哪怕有些太.子如今已经成为封疆大吏,有的已经成为华夏有名的富豪,身上依旧打着‘太.子’的标签!

  比如他老子龙军,如今官拜大军区的司令,但依旧有‘太.子’的标签,算得上是京城第一代太.子!

  太.子党一茬换一茬,但能说成为传奇的,也仅仅那么少数几人罢了!

  “来,一人三杯,先干了!”

  楚狂人坐下,拿起一瓶茅台,然后找出九个杯子,倒满,端起了杯子。

  龙战看得有点懵逼,这是干嘛啊?

  倒是萧晨一笑,也端起了杯子:“呵呵,又是老一套,我怕你不成?”

  “嘿,那就干了!”楚狂人说完,看向龙战:“你要是喝不了,可随意。”

  听到这话,龙战一咬牙:“既然你们都干了,那我自然也得干了!”

  “哈哈,好,干了!”

  楚狂人大笑,仰头,一连三杯。

  萧晨同样痛快喝完,把杯子放下。

  龙战见两人都喝完了,再咬咬牙,也大口喝了进去。

  “萧晨,刚来京城,就干了件大事儿,不错嘛。”

  楚狂人又重新倒上点酒,看着萧晨说道。

  “不就几个劫机份子嘛,算啥大事儿,不值得一提。”

  萧晨摇摇头,他知道这事儿瞒不过楚狂人。

  “不值得一提?嘿,这件事儿背后,可不是那么简单。”

  楚狂人咧嘴,眼中闪过寒光。

  萧晨一愣,不过也没多问。

  “你这次来京城干嘛?”

  “呵,关老头儿没告诉你?”

  “关老也不知道。”

  “我还以为没有关老头儿不知道的事情呢,原来也有啊。”萧晨嘲弄一笑:“你是来帮他探我口风的?放心,我来京城不是来闹事儿的,我是为韩老爷子来的。”

  “韩老爷子?”

  楚狂人一愣。

  “嗯,我和韩一菲是朋友,她请我过来帮我给韩老爷子看看病。”

  “看病?”

  楚狂人瞪大眼睛,虽然他和萧晨是兄弟,但从未听说过这家伙还会看病啊。

  “对啊。”萧晨点点头,随即想到什么:“哎,关老头儿和韩老爷子没仇吧?我先说了,我要给韩老爷子看病,谁阻止也没用!”

  “你瞎说什么,关老和韩老爷子没仇。”

  “哦,那就行。”

  “你认真的?”楚狂人看着萧晨,“你真会看病?”

  “当然了。”萧晨没好气,然后仔细打量几眼楚狂人,微皱眉头:“你前一阵干嘛去了?”

  “怎么了?”

  “把手给我。”

  楚狂人疑惑,把手递给了萧晨。

  萧晨一根手指扣在楚狂人的手腕上,仔细诊断着。

  “跟死尸有过接触?”

  几分钟后,萧晨松开了楚狂人的手腕。

  “对啊,到底怎么了?”

  “中了点尸毒,轻微的,不严重,等我给你开两副药。”

  楚狂人目瞪口呆,尸毒?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