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454章 对峙劫匪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一切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地上又多了四具尸体!

  就在萧晨调转枪口,准备再开枪时,那个叫狮子的青年猛地扑了出去,同时手里的枪对准一个人质。

  “别动!”

  萧晨的反应也很迅,再次调转枪口,瞄准想要退回头等舱的独眼老者,冷喝道。

  独眼老者看着萧晨手里的枪,缓缓举起了双手。

  到了此时,机舱里的人才算是反应过来,有人尖叫,有人大喜。

  “都他妈给我闭嘴!”

  萧晨冷喝一声,机舱内陡然一静。

  “哎,你这警察怎么回事?我们受到了惊吓,叫几声怎么了?还有,我作为纳税人交的那些税,都做了什么?华夏治安真是太差了,还好我准备移民了!”

  一个精英不乐意了,冲萧晨喊道。

  “第一,我不是警察,你要是再唧唧歪歪的,我就把你从飞机上一脚踹下去!第二,我他妈也不知道你交的税都给谁花了!第三……你说你准备移民,我就问你一句,你还有钱移民么?”

  萧晨有些嘲弄的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精英呆了呆,对啊,他的钱都没了啊!

  “我的钱……我不管,赔我的钱啊!”

  枪声响了,那个叫狮子的青年用枪指着一个人质的脑袋,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用忌惮的目光看着萧晨。

  “你是什么人?”

  “一个普通的旅客而已。”萧晨淡淡说完,看向墨镜女孩:“小姐,你没事儿吧?”

  “啊?我,我没事儿,刚才谢谢你了。”

  墨镜美女忙摇摇头,俏脸较刚才,稍稍好看了点。

  “呵呵,没什么。”萧晨笑了笑:“你先坐下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嗯嗯。”墨镜女孩忙点点头:“老人家,您没事吧?”

  “我没事儿。”

  老太太摇摇头,不过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心脏应该挺难受的。

  人老了,哪能受得住这种惊吓!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把枪放下,要不然……我打爆他的脑袋。”

  青年盯着萧晨,冷声说道。

  “哦,那你打吧。”萧晨根本不在乎,手指勾了勾扳机:“你打爆他的脑袋,那我也打爆这独眼龙的脑袋。”

  萧晨的枪口,始终对着独眼老者。

  青年脸色微变,看向独眼老者。

  独眼老者神情倒是坦然,他看着萧晨,语气平淡:“如果你杀了我,那你们统统都得死。”

  萧晨眯了眯眼睛:“你在吓唬我?”

  “呵呵,我的人已经控制了驾驶舱,他应该听到了枪声……如果我死了,那他就会驾驶飞机撞向大海或者大楼……到时候,大家一起玩完。”

  萧晨眼中闪过寒芒,这老东西难怪能当老大,比这个叫‘狮子’的青年更难缠啊!

  “你不是警察,又何必多管闲事呢?这样吧,只要你放了我,今天所得给你一半!或者,以后你跟我干,我当老大,而你,做老二!”

  独眼老者见萧晨沉默,脸上露出笑容。

  “老家伙,你以前干嘛的?”

  萧晨神情有些古怪,被自己用枪指着了,竟然还想让自己跟他干,亏他想得出来。

  “以前?在成为劫匪之前,我是一个高中老师。”

  “教什么的?”

  “政治。”

  萧晨嘴角一抽,马勒戈壁的,原来是政治老师啊!

  “只要你跟我混,那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下次坐飞机,可以坐头等舱……”

  独眼老者以为萧晨心动了,继续忽悠着。

  “呵呵,坐头等舱?这瘦子也是坐头等舱的,结果呢?”

  萧晨瞟了眼被打死的瘦子,冷笑着说道。

  “这只是个例外。”

  独眼老者也看了眼,淡淡地说道。

  “我挺好奇,这家伙跟你什么关系?”

  萧晨又看向那个叫‘狮子’的青年。

  “他曾经是我的学生。”

  萧晨彻底无语了,一教政治的老师,结果拉着自己的学生抢劫飞机,也太让人蛋疼了。

  “我的建议,你觉得怎么样?如果可以,那就把枪收起来,我可以给你转一半钱过去……这个时间,地面已经知道了消息,估计已经在做出各种反应了。”

  “呵,人家都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犯罪的也是这样,就怕高智商犯罪啊。”

  “你拒绝了?”

  “让你的手下放下枪,再让驾驶舱里的人退出驾驶舱,要不然,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萧晨神情一冷,懒得再跟他胡扯下去。

  “真是可惜,你是个人才,如果跟着我……”

  “如果你再唧唧歪歪,我绝对打爆你的脑袋。”

  萧晨说着,扣着扳机的手指又紧了紧。

  独眼老者不敢说话了,他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青年敢真的开枪。

  “小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了你的父亲,把你手里的人质放了,然后把枪放下。”

  萧晨又看向那个叫‘狮子’的青年,沉声说道。

  青年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枪,一旦放下,那就全盘皆输了。

  “看来,你这个老师在他心里没多大的地位啊!”

  萧晨冲独眼老者说了一句。

  独眼老者脸色微微沉了一下,不过没有说话。

  “老大,我……”

  “动手!”

  就在青年稍稍分散注意力时,萧晨大喝一声,只见韩一菲扬手又是一道寒光。

  一枚硬币仿若子弹般射在了青年持枪的右手上,力量之大,硬生生嵌了进去,鲜血溅出。

  不等青年再做反应,萧晨手里的枪也响了。

  青年肩膀中弹,满脸痛苦之色,缓缓倒在了地上。

  “别动,再动杀了你。”

  萧晨重新用枪对准想趁机逃进头等舱的独眼老者,冷声说道。

  刚刚转过身的独眼老者,身体一僵,脸色白了白。

  现在飞机上,加上他总共剩下两个人了,能够再占据主动么?

  该死的,这家伙就不怕真来个同归于尽?

  “一菲,你留在这安抚大家,我去解决驾驶舱里的那个。”

  萧晨对韩一菲说了一句,然后走近独眼老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