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436章 酒醒清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天未亮,萧晨就醒了,不过脑子却有点懵逼。

  他这是在什么地方?

  怀里的女人,又是谁?

  昨天心情不好,喝酒,然后喝醉了,好像白夜把自己给送酒店来了……可这也不像是酒店啊,酒店哪有这么硬的床啊?

  难道白夜把自己扔三十块小旅馆来了?

  萧晨咬牙,要是那小子敢把自己扔三十块小旅馆,今天非得踹死丫的不可!

  算了,在哪先不考虑,怀里的女人是谁?

  白夜给自己安排的?

  嫩.模?

  女明星?

  还是啥?

  不对,昨晚在酒吧喝酒,解益玲也在……

  难道?

  萧晨想到某种可能,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卧槽,不会吧?

  他轻轻低头,向着怀里的女人看去,可房间里黑乎乎的,只能看到个大致的轮廓,长得什么模样,根本看不清楚!

  他又不敢动作太大,怕惊醒怀里的女人。

  要是什么嫩.模、女明星还好,万一真解益玲的话,那可就尴尬了,怎么面对她啊?

  经过接触,他对这小妞印象挺好,真把她当作了朋友。

  但也仅仅只限于朋友,根本没其他方面想法!

  是,这小妞长得不错,但世界上美女多了去了,他总不能是美女就拱吧?

  那成什么了?

  种马?

  就算种马也得累死!

  怎么办?

  萧晨暗恨白夜,麻痹的,都是这小子搞出来的!

  忽然,怀里的女人扭动一下身子,那柔软的肌肤,与他身体产生摩擦,让他禁不住又有了反应。

  萧晨缓缓吸了一口气,必须得赶紧弄明白怀里的女人是谁!

  如果不是解益玲,那他才不会委屈自己,马上再翻身上马,驰骋沙场!

  可是房间里实在是太黑了……

  最让萧晨犯嘀咕的是,这女人身上有浓浓的酒味儿,而昨晚解益玲也喝了不少酒!

  “你醒了?”

  忽然,萧晨开口了。

  因为他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呼吸有了变化,虽然在故意装睡,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他本来也想继续装睡的,但想了想,早晚也得面对,又何必装傻呢?

  怀里女人微微一颤,她没想到萧晨也醒了。

  “嗯。”

  简单一个字,萧晨就差点哭了,真的是解益玲!

  “那……那什么……昨晚……”

  确定了怀里女人身份后,萧晨就有点尴尬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昨晚你喝多了。”

  “哦哦,然后呢?”

  “然后白少说,让我照顾你。”

  解益玲的声音,还算平静,不过仔细听,会带着那么点点颤抖。

  “哦哦。”

  萧晨点点头,心里却暗骂,白夜,你小子他妈完蛋了!

  “那这是在哪?”

  “我家。”

  萧晨嘴角抽搐了一下,跑人家女孩家里,把人家给睡了?

  他心里又骂了白夜几句,此时的他,哪还猜不到白夜的一些小心思!

  “那什么……是不是我昨晚酒后乱性了?”

  萧晨下意识问道,问完他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

  要不是酒后乱性,现在能光溜溜抱在一起么?

  解益玲听到‘酒后乱性’四个字,俏脸微红,昨晚要不是她偷偷亲了萧晨一口,估计也不会展成这样了。

  萧晨见解益玲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忙说道:“那什么……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

  “我知道,我没怪你。”

  解益玲摇摇头,幽幽地说道。

  萧晨也不知道该说啥了,甚至双手都有点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房间里陷入安静之中。

  安静到两人能彼此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解益玲趴在萧晨怀里,她能听到这个男人强健而有力的心跳声,砰砰砰……带给她无限的安全感。

  她想爬起来,可是又有点不舍。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是童颜喜欢的男人,你不是把童颜当做了朋友么?

  解益玲想到童颜,有那么一丝负罪感。

  “晨哥。”

  “嗯?”

  “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生吧。”

  解益玲轻声说道。

  萧晨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作什么都没生?

  可能么?

  他是把她当朋友的,不是酒吧里那种一夜.情。

  那种睡完了,穿上衣服,出门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不会再有第二次纠缠!

  可他能把解益玲当作一夜.情么?

  貌似不能!

  可要说给她什么承诺,他又觉得给不了。

  他连童颜的承诺都给不了,一直在逃避着。

  最重要的是,他只是把解益玲当作朋友,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

  甚至,连男女之间的好感都称不上,只是朋友之间的好感罢了。

  见萧晨沉默了,解益玲眼中闪过一抹苦涩,不过一闪即逝。

  “就这样吧,只当是醉酒后的一场梦。”

  解益玲脸上带着笑容,但却很苦涩。

  她说完后,坐了起来,可因动作过大,忍不住出‘哼’声。

  “你怎么了?”

  萧晨也坐了起来,难道她受伤了?

  “没什么。”

  解益玲摇摇头,有几分痛苦。

  听解益玲这么说,萧晨也没再多问,倚靠在床头,伸手向两边摸去。

  “你在找什么?”

  外面的天,比刚才亮了一些,能看到动作轮廓了。

  “烟。”

  “给。”

  解益玲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香烟,递给了萧晨。

  萧晨接过来,有些惊讶:“你家还有烟?”

  “嗯,混夜场的女人,哪能不会抽烟喝酒呢?”

  解益玲淡淡一句,帮萧晨点上了烟。

  火苗很大,映衬着解益玲漂亮的脸蛋。

  萧晨深吸了一口,火机灭了,房间内重新归于黑暗。

  “晨哥,心情好些了么?”

  解益玲坐在旁边,给自己点上一根,问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