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书页

第283章 气到吐血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李憨厚杀人在行,放火也在行!

  很快,仓库里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们走!”

  小刀上了悍马车,半躺在后座上,今晚除了死了几个兄弟外,算得上是收获满满了!

  几辆车浩浩荡荡驶离,而身后的仓库,已经被大火给吞没了!

  燃烧的火焰,冲天而起,染红了半边夜空,在夜晚格外的显眼!

  远处别的仓库里的值夜人,发现这边着火了,赶忙打了救火电话。

  一场乱,又是免不了的!

  “小刀,用不用给晨哥打电话?”

  李憨厚开着车,回头问小刀。

  “不用,我感觉没什么事,现在已经挺晚了,就别打扰晨哥了。”

  小刀摇摇头,除了不时抽痛外,没什么太要紧的。

  “放心,他死不了……我师父炼的回春丹,不敢说活死人肉白骨,但效果也是非常霸道!他只是外伤,止住血后,就没什么了。”

  副驾驶上,孙悟功也回头看了眼,说道。

  “哦,那俺就放心了。”

  李憨厚点点头,加大油门。

  “哎哎,憨货,你能慢点开么?忘了来的时候,开那么快差点掉沟里的事儿了?要不是老子抢了一把方向盘,咱俩现在还在那臭水沟里游泳呢!”

  孙悟功大声喊道。

  “哦。”

  李憨厚点点头,放缓了车速。

  后座上,小刀无语,还有这茬呢?别没被人干掉,再出车祸死了,那得多冤啊!

  同时,他暗暗感动,好兄弟啊,这是在拿绳命支援自己啊!

  后面货车上,光头蛇亲自压货!

  在路上,他压制下兴奋,给黄兴打去电话。

  “兴哥,出大事了!”

  那边黄兴一惊,声音都变了:“出什么大事了?”

  “刀哥他……”

  “小刀怎么了?”

  “刀哥他把任海的老窝给抄了。”

  “什么意思?”

  “飞鹰帮存放毒品的仓库,被刀哥给端了!”

  “啥?”

  黄兴那边也瞪大了眼睛。

  光头蛇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那边黄兴迟迟没作声!

  他实在是被震住了,这小刀还真敢干啊!

  同时,他也有点蛋疼,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真正的动荡要来了!

  他们把毒品全给抢了,那任海会是什么反应?

  是,可能会气得上面吐血下面尿血,可吐完血尿完血以后呢?

  肯定会展开疯狂的报复!

  现在,猎鹰堂全面对上飞鹰帮的话,并不占优势,一旦全面开战,那面临的挑战实在是太大了!

  随即,他又想到了那个大佬派人过来递的话,真要拒绝的话,那会不会给猎鹰堂带来灭顶之灾?

  看来,该给晨哥说一声,让他拿个主意了!

  “你们马上回来,注意安全!”

  一个个念头转过,黄兴交代了一句。

  “好嘞!”

  光头蛇则没考虑那么多,反正他觉得能坑了任海,浑身舒坦!

  飞鹰帮总部,办公室里,一片狼藉!

  就在刚才,任海发了一通脾气!

  甚至,连办公桌都给掀翻了!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地上,有一个歪倒的盒子,旁边滚落着一颗血红色的脑袋!

  没错,血狮的脑袋!

  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用鲜血写着一行字——五大高手的人头,一颗一颗送,早晚凑够一只手的数!

  山鬼的人头,送来了!

  现在,血狮的人头,也送来了!

  五大高手,还差其三!

  “是谁杀了血狮?那个瘸子?”

  任海终于压下怒火,看着花蝎子问道。

  “不是,是……”

  “谁?!”

  “是萧晨!”

  “什么?萧晨?我不是让血狮去击杀那个瘸子,顺便烧了他的酒吧么?怎么会遇到萧晨?”

  任海皱起眉头。

  “应该是巧合,萧晨正在寂寞酒吧玩,然后血狮去了。”

  任海愣了愣,这都行?

  那他该说血狮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啊?

  不过,他很快脸色就更阴沉了。

  萧晨?

  萧晨!

  这是老天爷派来针对自己的么?

  为什么,哪都少不了他啊!

  “花蝎子,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苏小萌抓来?抓个高中生,有那么困难么?!”

  任海难以抑制心中杀机,他现在恨不得把萧晨碎尸万段!

  而他也明白,想对付萧晨,必须得抓其软肋!

  苏家姐妹,应该就是他的软肋!

  不过,此时的他,根本没想到,苏家姐妹不光是萧晨的软肋,更是他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往往,只有触动龙之逆鳞的人,才会明白一旦让龙动怒,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因为是周末,苏小萌跟萧晨在一起,我们没法动手……等星期一,我们就会动手。”

  花蝎子看着震怒的任海,身子微颤。

  还没等任海再说话,手机响了起来。

  “喂?”

  “任先生,出大事了……”

  一个慌乱的声音,自听筒中传来。

  任海脸色一沉:“出什么事了?”

  “我们……我们的仓库,着火了!”

  “什么?”

  刚刚坐下的任海,猛地站了起来。

  “哪个仓库?!”

  “就,就是南郊那个!”

  听到这话,任海身子一晃,那仓库里可是有两吨多的毒品啊!

  虽然,都是掺兑好的,但价值也非常惊人了!

  这些毒品,都是他从金三角回来时,带回来的!

  想着在龙海市扩大市场,牢牢把这块肥肉攥在手里!

  刚卖出三分之一都不到,现在剩下的三分之二,全毁了?

  “任先生,现在火警已经到了,正在救火……”

  任海脸色苍白无比,两吨多的毒品,就这么付之一炬了?

  他为了带回这些毒品,一路上担惊受怕,付出多少心血?

  他不敢说,这是龙海市最大的毒源,但绝对是之一!

  “该死!好端端的,怎么会起火?!老查他们人呢?都死了么?!”

  任海暴怒,大声吼道。

  旁边,花蝎子一惊,难道南郊仓库出事了?

  “他们……他们都死了……据附近仓库的值夜人说,在起火前,听到过枪声。”

  那边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到这话,任海更怒,这是有人在黑吃黑?

  “妈的,不管是谁,敢动我的货,我杀你全家!”

  任海咆哮着,额头青筋跳动,脸上的蜈蚣疤痕,也扭曲可怕!

  紧接着,他摔碎了手机,快步向外走去。

  “任先生,你去哪?”

  花蝎子忙跟了上去。

  “南郊,仓库!”

  任海捏着拳头,这可不是几斤几十斤的毒品,而是整整两吨多!

  他必须要查个明白!

  有人敢抢他的货,那就要做好他疯狂报复的准备!

  从没有一刻,让他如此杀意沸腾,哪怕不断有人头送过来!

  “噗!”

  刚到门口,气急攻心的任海,身子一个踉跄,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如纸!

  “任先生,你怎么了?”

  花蝎子忙上前,扶住了任海。

  “去,南郊,仓库!”

  任海摇摇头,双目赤红!

  路上,花蝎子了解到了情况,她也呆住了,两大巅峰高手,就这么被杀了?

  还有诸多枪手和好几个二流高手啊,也全都死了?

  是什么人,动了任先生的货?

  忽然,她想到某种可能,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任先生,会不会是猎鹰堂动了我们的货?”

  听到花蝎子的话,任海眼中寒光爆闪!

  刚才,他只是在考虑其他势力,着实没想到猎鹰堂!

  现在经花蝎子提醒,他也怀疑起来,难道真是猎鹰堂干的?

  两大巅峰高数,三四个二流高手,再加那么多枪手,猎鹰堂有那个实力么?

  随即,他又想到了萧晨、李憨厚、小刀以及孙飞几个人!

  如果是他们,那肯定有这个实力,可萧晨在寂寞酒吧,肯定不会去南郊仓库!

  那么,剩下的李憨厚、小刀以及孙飞,会是他们?

  几分钟后,他攥起拳头,猎鹰堂,如果真是你们,那你们统统死定了!

  “马上查李憨厚、小刀以及孙飞,看看他们今晚有什么活动。”

  “今晚蔡三被杀,是李憨厚动的手,有人看到他了!”

  “还有吴军,是孙飞下的手,被击杀在自家别墅里!”

  “另外还有朱河,在情妇家里被干掉……出手的,是那个叫孙悟功的青年。”

  花蝎子快速说道。

  “那小刀呢?”

  “不清楚。”

  “查!”

  “是!”

  “孙悟功的来历,查到了么?”

  “还没,只知道他是萧晨带去的,而且……”

  任海眉头皱起:“而且什么?”

  “而且,他打赢了李憨厚,如今已经是猎鹰堂第一高手了!据说,他可能是宗师级的高手!”

  花蝎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任海一拳砸在前面车座上,脸色难看异常!

  宗师级的高手?!

  此消彼长,猎鹰堂高手越来越多,而飞鹰帮的高手则不断被杀!

  还好,巫老应该马上就到了,他是暗劲中期的实力,什么一流巅峰、宗师级,到时候,统统都要死!

  半小时后,任海赶到南郊仓库。

  此时,火已经被扑灭了,现场一片狼藉,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任海看着仓库废墟,想到那两顿多的毒品,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任先生……”

  “监控都毁了么?”

  任海擦了擦嘴角鲜血,冷冷问道。

  “全毁了。”

  “去调周围所有监控,总会查到蛛丝马迹……最重要的是查一下,那两吨毒品是被烧毁了,还是被运走了!”

  任海盯着废墟,眼中无尽杀意。

  “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鹤楼文学
书页